martin-widenka-490547-unsplash.jp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Photo by Martin Widenka on Unsplash

 

其實,比較精確的說法,應該是金聖嘆批點的《西廂記》教會我的事,金聖嘆是清代名人,著名的六大才子書就是由他定下,才子書是才子必讀之書,不催眠大家,不說是哪六大了,反正《西廂記》是其中一本。

小紅是被此書捧紅的人物,即現今很流行的牽線「紅娘」,紅娘會那麼紅不是沒有原因,她是小姐身旁辦事伶俐又有個性的小丫鬟,偷遞情書這件事在她嘴裡,密不透風。

 

從女主角崔鶯鶯的經典情書名句說起:「待月西廂下,迎風戶半開,隔牆花影動,疑是玉人來。

這段極其曖昧的文字可把男主角張生害慘了,張生自詡才子,解得:「(待月西廂下)著我待月上而來,(迎風戶半開)她開門等我,(隔牆花影動)著我跳過牆來,(疑是玉人來)這句沒有解,是說我至矣。」

張生就這麼跟紅娘解釋,紅娘半信半疑,她家姑娘擺明不太理張生,情書看起來也回得很勉強。

當張生真挑準時機跳過牆來,崔鶯鶯又假裝沒這回事說:「有賊!」紅娘回:「是誰?」金聖嘆則在下面寫:妙,妙!賊也,而又問誰哉?

其實那句「隔牆花影動,疑是玉人來。」不是要張生真的跳牆過來,只是一種「少女情懷總是詩」的心情,比較接近「茱麗葉喊著羅密歐,羅密歐便心有靈犀地出現在她家窗下」而非真的跳進她家牆下。

 

以下,就來分享讀此經典的心得:

 

小說家筆法:金聖嘆開頭寫「讀第六才子書西廂記法」其中:「沉潛子弟文必雅馴,苦不透脫;高明子弟文必透脫,苦不雅馴。極似分道揚鑣,然實同病別發。何謂同病?只是不換筆。……夫真雅馴者,必定透脫;真透脫者,必定雅馴。問誰則能之,曰西廂記能之。夫西廂記之所以能之,只是換筆也。

看起來很白話,其實不好理解。透脫指文筆流暢,無拘無束,雅馴指文辭善修飾,注重章法。整段的意思為:真正善於用筆之人,能寫文字質樸自然的文章,也能寫擅於雕飾的文字,兩者之間能取得很好的平衡,西廂記就是典範。

這段文字,為作家最高心法,寫小說的人是不得不努力的方向,畢竟,一本小說要顧及大局,總不能老是寫很美的字,或是很平淡的文,寫咖啡店要有咖啡店的樣子,寫小吃店要有小吃店的樣子。

另一位大文豪曹雪芹也有此格調,他的《紅樓夢》不只寫高格調的詩詞和氣氛,也寫幽默,他的幽默之處也是換筆得當之處:

16回:「那秦鐘早已魂魄離身,只剩得一口悠悠餘氣在胸,正見許多鬼判持牌提索來捉他。那秦鐘魂魄哪裏肯就去,又記念著家中無人掌管家務,又記掛著父親還有留積下的三四千兩銀子,又記掛著智能尚無下落,因此百般求告鬼判。無奈這些鬼判都不肯徇私,反叱吒秦鐘道:「虧你還是讀過書的人,豈不知俗語說的:『閻王叫你三更死,誰敢留人到五更!』我們陰間上下都是鐵面無私的,不比你們陽間瞻情顧意,有許多的關礙處。

 

幽默文字的價值:金聖嘆的批點文字─凡能使人失笑文字,悉是刳心瀝血而出,莫容易讀過古人文字也。先分享《西廂記》張生初次跳牆抱錯人的精彩片段:

張生:小姐,你來也。(摟住紅科)

紅娘:禽獸,是我,你看得好仔細著,若是夫人怎了?(豬頭!你長眼一點,是我,要是抱到夫人怎麼辦?)

張生:小生害得眼花,摟得慌了些兒,不知是誰,望乞恕罪!

紅娘:便做道摟得慌呵,你也索覷咱,多管是(八成是)餓得你個窮神眼花。

 

搞笑和幽默不一樣,愛搞笑的不一定愛幽默,愛幽默的人肯定無法接受太無理頭的搞笑。

幽默文字很難刻意為之,但偶爾的神來之筆,不只能逗笑別人,客倌們不知道的是,作者才是笑得最厲害的那位,只是笑完後,要趕快把靈感寫下來,用理性文字整理過。金先生說失笑文字都是刳心瀝血而出,個人感覺沒那麼誇張,只能說得來不易,那種靈感說來就來,像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不至於刳心瀝血,但是很值得珍惜,人人都愛幽默,可是幽默作家是少之又少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