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ho-729593-unsplash.jp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Photo by Антон Воробьев on Unsplash

 

《聊齋》是短篇小說集,雖然是短篇,說故事的技巧也很夠我們借鏡了,以下擷取自〈聶小倩〉:

甯以新居,久不成寐。聞舍北喁喁,如有家口。起伏北壁石窗下,微窺之。見短牆外一小院落,有婦可四十餘;又一媼衣黦緋,插蓬沓,鮐背龍鍾,偶語月下。婦曰:「小倩何久不來?」媼曰:「殆好至矣。」婦曰:「將無向姥姥有怨言否?」曰:「不聞,但意似蹙蹙。」婦曰:「婢子不宜好相識!」言未已,有一十七八女子來,彷彿艷絕。媼笑曰:「背地不言人,我兩個正談道,小妖婢悄來無跡響。幸不訾著短處。」又曰:「小娘子端好是畫中人,遮莫老身是男子,也被攝魂去。」女曰:「姥姥不相譽,更阿誰道好?」婦人女子又不知何言。

這段短短的二百多字讀來,畫面感十足,聲光效果尚可,大意是:甯采臣剛到新環境,無法一下子就入睡,夜裡,聽到牆外的小院落,有兩位老婦人在月光下交談,說:「小倩怎麼還不來?」「應該快來了。」「她該不會對姥姥您有什麼不滿吧?」「是沒聽說,只是最近她的心情很憂鬱的樣子。」 「聽起來真不像話!您可別給她好臉色看。」 沒多久,正牌女主角小倩悄悄出現了,兩位老婦人見到本尊,便話一轉:「我們兩人正說著呢,這丫頭就無聲無息過來了,好在沒說她的壞話。」接著又對小倩說:「這小姑娘還真是畫中走出來的美人兒,我要是男的,大概也會被她勾魂了。」小姑娘回答:「那是您不嫌棄。」

依個人見解,小小一段文字,已經為〈聶小倩〉定調,與書生有關,女鬼勾人,女鬼背後還有主使者,「月光」不只用來營造氣氛,還隱含,故事的主角可能不是人。這裡可以提供不少寫作上的難題解答,例如,用對話去推展細節,用情境細節來暗示故事調性。這些對話可以提供讀者的訊息是:「小倩是很漂亮的女鬼,她的絕招是勾引男人,那兩個歐巴桑背地裡嘴巴不饒人,因為小倩有很高的利用價值,所以見面三分情,還是得給面子。」

「對話」可以解決很多事,前提是,你懂得自然運用,而非刻意為之,為什麼強調「對話」?因為對話可以用來解決小說中的大量「解釋」,用字面描述不是不行,但讀起來不太像「故事」比較像「旁白」,要是過度解釋,故事會很假,你的「高端讀者群」馬上就不會理你了。還有,故事的節奏不知不覺在往前走,作者可以把專注力放在發展的大方向,而不是過多的「細節」描述。

我為什麼能從對話中理解出那麼多事情?對話不只能交代細節,也點出人物性格的差異,歐巴桑的說話方式,和嬌滴滴的閨女絕對不一樣,故事中的歐巴桑其實是很恐怖的夜叉,可是,聽我這麼一說,她們也親和力很強不是嗎?

畫面感是強烈的磁力效應,只是看完這小段文字,你不會知道故事會如何走,就是會忍不住一直往下看,想知道後續發展,就像現在流行的圖文配合,一張照片能透露出來的,有時會比一大段文字還多。當然,想成為專業的說書人,絕對不能以「圖文配合」為藉口。

再來要談的,是更細膩的手法,即「詩的意象」經營,運用在小說上,可以說是圍著主軸「說行話」,也可以說是「資料蒐集」,以〈聶小倩〉為例,專業的說書人,一定會再丟出女鬼界勾人的專業術語:「狎昵我者,隱以錐刺其足。彼即茫若迷,因攝血以供妖飲;又或以金,仍羅剎鬼骨,留之能截取人心肝。二者,凡以投時好耳。」說的是兩大絕招,愛女色的 親熱時暗中用尖錐刺其腳掌,趁失去知覺之際取他的血給妖怪喝, 愛錢的就丟金子,其實是羅剎的骨頭,留著的話,會把人的心肝挖走,這兩種手段的運用,是投男人所好。

有時候,讀者在意的,是故事的細微處,那是聽故事的驚喜來源,正因為會說故事的人很多,故事的性質也都大同小異,專業的說書人更要懂得出奇制勝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