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wpixel-702141-unsplash.jp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

 

談小說寫作,幾乎所有類似書籍,都會告訴你,「人物性格設定」的重要性,也會花很大的篇幅作描述。

說來有些玄妙,是不是像我這種類型的小說家神經夠大條,自己看故事,不管電影或小說,從來沒有特別注意過人物性格,我只在乎故事情節,大概不外乎故事好不好看、情節合不合理、故事的整體性協不協調、故事背後的策略性、商業性故事的芭樂組合齊不齊全(如王子和公主、女的善良、男的性格,最重要的,好結局)等等。

 

商業型故事,女主角、男主角、女配角與男配角,看在眼中相似度極高。迪士尼公主們面相接近,氣質皆優雅,唱歌一定驚為天人,壞人如烏蘇拉、後母、火恐龍,也是商品包裝手法的差異性,不一樣在於魚尾巴、人型和噴火巨大哺乳類。神奇的是,這種最沒特色也最沒創意的人物性格設定,永永遠遠有一大票鐵粉支持,來自全世界,來自各年齡層,還能穿越時空,不必轉換角色,作自己就能成為經典。

 

人物性格的刻劃,往精緻的方向走,不在「想像力」有多豐富。如果有人告訴你,他筆下的人物性格皆是憑空想像,只有兩種可能性,兩種可能性是同時存在,他在說謊,還有,他的小說會很難看。

 

性格設定本身是一種迷思,「設定」包含預設的意思。很多種人都能寫小說,於是乎,沒有例外,也不可能有例外,本文呈現的內容,只會是像我這種人的思考模式及寫作習慣:

 

人物性格最初是模糊概念

小叮噹中的大雄代表善良且無力感強,靜香是溫柔又勤奮,技安無理又粗暴,阿福勢利眼兼牆頭草。

觀照每個人物的特性,都可以代表某部分的自己,每個角色的人生劇本,也就是某種特性強化的演變,大雄懶所以功課爛,靜香上進所以是模範生,技安只有力氣所以凡事用力解決,阿福大小眼所以總是西瓜偎大邊,最重要的人物,小叮噹,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可遇不可求。

這幾種特性構成小叮噹的故事發展,人類說起來好像也沒那麼複雜。

 

人物性格是社會觀察學

翻開寫小說的稿紙,想寫一個校園故事風格,會怎麼思考?想起暗戀過的國小同學?老愛帶頭吵鬧的風紀股長?也許是必需當和事佬的高中導師,卻每次都不太成功?

 

小美人魚的〈Part of your world〉有幾句很動人的歌詞:「what would I give to live where your arewhat would I pay to stay here beside youwhat would I do to see you smiling at me?」

沒有人能夠真的瞭解美人魚在想什麼,不過,身為人類,我們總是能夠很輕易知道,我想要什麼?

對於愛情,對於夢想,我能付出什麼?又能得到什麼?憶起童年初戀,那個人的笑容,不管事隔遙遠,那份悸動似乎總是很珍貴?

魔法,就在人類的同體心,每個人都是一顆心。

 

人物性格非事先設定,而是由情節發展去成全

小美人魚太想得到愛情,即便要出賣聲音,也輕信烏蘇拉有如惡魔般的低語:「妳還有妳的外表啊!而且別忘了最重要的一點,身體語言,岸上的人類不愛聒噪的女孩……」有沒有覺得很熟悉?惡魔的低語,總是看似甜美而合理卻充滿陷阱,一旦聽信,難以回頭。

人魚的聲音是美麗的本質,本質沒了,要如何追求更美好的幸福?有單純的美人魚渴望,才會有邪惡的烏蘇拉。

 

重溫動畫《Cinderella》,發現美麗動人的純真童話,暗藏許多現實人生劇本的隱喻。每當善良的Cinderella一派輕鬆又神情自信,就是後母盯上她的時候。於是,她總是找不到時間縫補去舞會的衣裳,滿心歡喜準備試穿玻璃舞鞋,又剛好被鎖進高塔小屋。(像不像《耶加雪夫的思念》中的瘋老闆和萩寧姐?幸好萩寧姐既美麗又遍嘗人生百態)

職場中「一派輕鬆」容易招來禍端,說故事則要盡情「一派輕鬆」才能一路斬將過關,前者狀態來自太快被看穿,後者狀態源於怎麼也看不透。

 

要是故事步調是一貫輕鬆和諧或緊張衝突,正反派角色特質都難以現形,像我這種老追故事發展直線思考的單細胞小說寫作者會存在,是有其宇宙的冥冥之道吧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