垃圾車店長照常在五點半準時下班,看她匆忙的步伐,是急著回家寫沒營養的短文吧!在生活中沒存在感的人,只能在虛擬環境裡證明存在感,因為別人看不到她真實的模樣。

難怪她的臉書要搞得很做作,這樣才能增加好友量。要是她臉書上的好友,看到吳美麗的生活真實狀況,大概會嚇到只剩下沒幾個,哦,也不對,這世界上跟她同等級的人說不定也不在少數。

Alice店長還說過,她有觀察到咖啡店客人的素質比一般店面客人的素質還高。幫幫忙!她那副德性也搭不上高素質的客人啊,素質高的客人都被她嚇跑了。而且,她能來咖啡店當店長,還不只是因為老闆娘看人看走眼嗎?

我開始無聊地找事情做打發時間,這種咖啡店,五點過後就沒什麼客人。

店門口響起一串鈴鐺聲,我抬頭看,是意想不到的人,我又驚又喜:「萩寧姐!妳怎麼會來這裡?」

「嗨!好久不見,妳在這裡上班啊!」

「哦!萩寧姐,妳走之後,我好想妳哦!」

我再也待不住吧檯,快速走到她的面前,拉著萩寧姐的手臂:「真的是太開心了!妳是剛好經過嗎?」

「嗯,之前就聽說,這邊新開一家咖啡店,剛好現在路過,走進來看看。在外面的時候,我還在想,裡面那個人好面熟,真的是妳。」

「好在妳有進來,妳來的真的是時候,現在,我可以跟妳好好聊天。」

我實在太慶幸,垃圾車店長能夠準時下班,她不在店裡的時段,是我最自在的時候。

「哈!那就來一杯熱的原味拿鐵,不加糖。妳現在應該很會煮了。」

「妳不點別的嗎?這裡也有賣黑咖啡。」

萩寧姐淺笑:「不用了,我自己煮過那麼多咖啡,我還是愛喝拿鐵的味道。」

 

秋天的傍晚來得突然,本來還有些亮的天色,一下子就暗下來。

在義式咖啡機前,我打好熱奶泡,晃了晃鋼杯,浮在杯面的奶泡色澤光亮,我拉高角度將熱牛奶倒進咖啡液中,再微調角度,一片讓人得意的葉子便浮了出來。

我端上有拉花的熱拿鐵,萩寧姐露出讚賞的笑容:「唷!這麼會拉花!這個葉子的形狀真的漂亮。」

「是妳不嫌棄,萩寧姐。」

「在這裡工作還可以嗎?」

「普普通通,不好也不壞。」我淡淡回答。

雖然工作環境的人事物不是太好,可是我靠的是自己的專業技能,心理上還過得去。

我看著萩寧姐,越看越是覺得她是一個不凡人物,整個人清爽高雅,一舉一動之間,神閒氣定。難怪,每次只要是萩寧姐出去發傳單,店裡的人氣一定爆增。

聽說,這種人就叫「金屁股」,特別會幫人旺財。我還記得,那時候和萩寧姐一起在「托斯卡納」門口發傳單,客人會主動跟萩寧姐要傳單,這種情況會有連鎖效應,一個人主動要之後,後面會有其他人跟著主動拿,萩寧姐連動都不用動,還有人誤認為她是店長、老闆之類的。而且,萩寧姐出去發傳單,有個有趣的現象,那些客人離席的桌面,會遺留附近店家的傳單,印著像是「普羅旺斯」、「莎士比亞」等等同個街道的餐廳名字。話又說回來,「托斯卡納」的瘋老闆,情調才沒那麼高咧!

萩寧姐優雅地拿起那杯熱拿鐵:「加油!妳只要繼續努力,一定會有更好的機會。」

「咖啡好喝嗎?」

「很不錯,是順口的味道。妳能練到這種程度,在『托斯卡納』一定受了不少磨練。」

「是啊!在當時真的有很多抱怨,可是我現在覺得,撐過來了,就是自己的。」

「妳能這樣想,真的很不容易。」萩寧姐放下杯子,開始娓娓道來:「在那間咖啡店,能待久一點的,通常不是大好,就是大壞。當你能力弱的時候,別人有正大光明的理由指指點點,說你有待加強;當你能力強的時候,別人更有理由在背後指指點點,說你自尊心高。其實自己的工作態度根本從頭到尾都一樣,到頭來,你也只能作自己,別人的三言兩語一點都不重要。那家店,妳還有很多不知道的事,之前他們還開過一間咖啡器具專賣店,已經收起來了,紋暄本來是待在那邊的。」

「是哦!完全看不出來,她的咖啡器具賣得很爛耶!每次紋暄去顧門市客人的時候,好像都跟客人聊很久,結果什麼也沒賣出去。」

「她就是因為一開始沒有主要待在『托斯卡納』,每次過來幫忙的時候,都心不甘情不願。結果,幫忙了半年,還什麼也不會,隨便一個工讀生都比她強。」

「原來如此!難怪她每天臉都很臭!」

我終於懂了一件事,為什麼紋暄每天來上班的樣子,感覺好像所有人都欠她好幾百萬一樣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