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吸著下班途中買來的綠茶,垃圾車店長的文筆,真是超級沒有內涵的鐵證,只會一些「葉片翩翩墜落」啦,還有「當夜幕低垂」啦,這種偽文青的專屬短語。

她的下一則短文會不會就寫什麼「當秋天的最後一片楓葉落下」之類的?然後附上一張手掌上的楓葉圖,灑狗血級的圖文配合。

我又將頁面往下拉,她很常發一些店內相關的圖文,店裡的氣氛根本沒有那麼和諧唯美,只要那種垃圾車店長還在的一天,這種事絕對不會發生。

在開店初期很常發一些咖啡店的圖文,要是哪天把老闆娘的店搞跨了,她根本不會說自己經營的店倒了吧?只是繼續發一些打卡文,假裝過著沒事的悠閒生活。

我可以理解她那種神秘的驕傲來自哪裡,不過就是幾百人的好友數量,既不是幾千人,也不是幾萬人,話又說回來,這種內容可以多達兩百多人追蹤,人類敷淺程度的進化還真是令人難以想像。

此刻,又有一個關鍵字竄進腦海,我在鍵盤上敲打出:托斯卡納。

臉書上出現許多讓我覺得莫名其妙的留言:

老闆服務很好,也懂咖啡。

餐點很不錯,重點是,我喜歡這種古典寧靜的氛圍。

餐點好吃,很多元,氣氛佳,老闆服務態度好,是很值得再來的難得好店,可以堅持20年以上的老店,果然不簡單。

店內有台烘豆機,老闆的烘豆技術高超,咖啡香醇好喝。

我搖了搖頭,現在的人都生病了嗎?一家店到底好不好,竟然沒有任何的判斷能力,說到底,還不是虛榮心作祟?不是用舌頭去用心品嚐食物,是用膚淺的眼光膜拜外在的裝潢,被鬼糾纏以為是神保佑,喝到爛咖啡還以為是瓊漿玉液,怪誰?

最近的一則發文是公佈公休日,呿!這家爛店以前根本不休息,現在搞公休,還連續三天,找不到員工了吧?蕭老闆的名聲都不知道被傳得多難聽,他還以為把員工換掉就沒事了,把這種肖仔頭家的良心丟給狗啃,狗還嫌臭!

關掉無聊的臉書頁面,手機響著來電鈴聲,看到顯示的名字,我開心按下通話鍵:「妳終於想到我了?」

「怎麼會沒想到妳?我跟妳說,我明天去找妳玩好不好?」

「有點難耶,我明天上晚班,八點半過後才有空。」

「沒有關係,我要去過夜的,而且,會去好幾天。」

「這麼好?妳媽放妳長假?」

「哪裡好啊!我在我媽的店裡幫忙之後,業績狂飆,每天都很忙很累。我跟我媽說,妳要是再不給我放假的自由,我就要離鄉背井了!」

我呵呵笑:「看來,妳在店裡很受歡迎,是搖錢樹。」

「還可以啦!那我就明天去找妳囉!在妳下班前,我去店裡找妳。」

 

「你們在作清潔的時候,要多注意一下放糖漿的地方,我發現有幾隻螞蟻在爬,好幾天了。」接著,垃圾車店長語帶陰沉:「老闆娘不喜歡螞蟻。」

是嗎?我手上擦著剛洗好的玻璃杯,垃圾車店長妳在說謊吧?怕螞蟻的人是妳才對。

老闆娘一個禮拜才來店裡一次,就算老闆娘真的怕,也輪不到垃圾車店長來提醒,因為,根本用不著啊!螞蟻要是真的除得掉,我就直接升級妳為神店長!

「現在,我們來討論一下,如果說要跟客人推廌咖啡的話,要怎麼說?」

四周鴉雀無聲,那是當然的啦!因為這家咖啡店的人都不懂咖啡,怎麼可能知道?

我只好先開口說話:「拿鐵的話,我會推薦原味。其實加糖漿的味道,喝起來會有點怪怪的。」

垃圾車店長煞有其事地說:「那時候我在另一家店學,那邊大部份的客人,都是點原味拿鐵,所以糖漿用量很少,不像我們這裡,很常用到糖漿。」

我接著說:「會喝拿鐵的人,通常就是會點原味拿鐵,不加糖。」

垃圾車店長翻起白眼:「我真的覺得,妳說話的藝術有待加強。所以,像我這種喝榛果拿鐵的人,就是不會喝拿鐵的人囉?」

對啊!我就是這個意思,垃圾車店長,妳幹嘛自己把實話說出來?

我還沒說出口的是,一杯真正厲害的原味拿鐵,就算不加糖,自有一股淡淡的香甜,那是加任何糖漿都無法替代的風味。

「妳要這麼說的話,我也沒辦法。」我兩手一攤,話不投機,半句多。

垃圾車店長有什麼資格教訓別人說話的藝術?

昨天下午的時候,不知道是誰那麼會說話,對著一位有點肚子的女客人,當面嘲諷人家肚子還有一個?我可不覺得那是玩笑話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