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nja-heffner-260690-unsplash.jp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     Photo by Tanja Heffner on Unsplash

 

寫故事的核心,得讓讀者相信這個故事是真,儘管每個人都知道,小說是虛構文學,可是呢,每當作家成功完成一部好看的作品,讀者群們又常常希望,那本小說有其真實性。

 

我開始認真動手寫第一部小說的時候,不擔心故事的好看性,比較煩惱的是故事的真實性,前者需要「天眼」,後者需要「技巧」。

 

天眼,指「第三隻眼睛」,作家能夠用冷眼旁觀的角度審視自己的創作,進而得到客觀價值的分析。

「能夠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」、「自己覺得好看,別才會覺得好看」這兩種句型成立的基礎,就在創作者的天眼是否開啟。

寫作初學者一開始會有看不懂自己作品的瓶頸,換句話說,自己作品的好壞分辨不出來,或是看了也完全沒感覺,這表示「第三眼」還在沉睡,持續精進以外,別無他法。

 

關於故事真實性的經營,根據自身經驗,有三部份可以著手:

 

詩的語言─畫面感:

先來看「詩」有哪些特性:用字簡潔、想像空間大、渲染力強和容易產生視覺性。

余光中〈壁虎〉:「此刻,你攀伏在窗玻璃外,背著一夜的星斗,五臟都透明。」

那句「背著一夜的星斗」比什麼都有魄力!夜晚、星空、壁虎的樣貌和生活性,一切躍然紙上。

什麼樣的文字能夠產生畫面感?多讀好詩吧!

 

描述細節─具體感:

聽說,真正的寫故事高手,不需借用高迭起伏的情節,也能讓讀者看得開心,說得具體一些,說故事能手就算只是描寫一段喝茶過程,也足夠賞心悅目。

試著揣摹故事高手的筆法,來作粗糙的講解,最差的狀況也不過「畫虎不成反類犬」,我想,應該不至於是老虎和小狗的差別,頂多是活的老虎和紙上老虎的分別而已,舉例如下:

耳邊聽著廣播,她隨手泡了一杯高山茶,茶湯色澤由透明漸漸轉為青黃,茶香瀰漫。陽台方向傳來清脆聲,是綠繡眼的幸福召喚。

如果只是寫她泡了一杯茶,喝茶總能平靜心情,茶香怡人之類,會很乏味吧?要是文筆好一點,精緻一點,對讀者來說,閱讀也會好過一點。

小說是看故事發展的過程,如果你是這麼想,那再多抓一點讀者的心理狀態,其實商業性故事的發展都大同小異,能抓住讀者的心,不過就是作者多一點心思花在文筆上的用心。

 

空間感─眼耳鼻舌身的感受度

耳邊聽著廣播,電台主持人的溫柔聲音,聽在耳中格外療癒,她隨手泡了一杯高山茶,茶湯色澤由透明漸漸轉為青黃,茶香瀰漫,古色古香彷彿是一種禪意,慢慢滲入心田。陽台方向傳來清脆的『吉利吉利』聲,是綠繡眼的幸福召喚,青黃色的倩影跳啊跳,也跳進她的心崁上。

這一小段文字讀起來有什麼感覺?是不是更為踏實,更有真實感?跟上一段比起來,多添加了耳朵、眼睛與心裡的感受。

 

總結一下,故事讀起來為真,是以立體感來經營,而不是平面感,小說所包含的多元性題材也是主軸之一,多元性的廣泛度,只能靠作者平時累積,「臨時抱佛腳」這種訣竅很難在寫小說上發揮效用。

多元性為什麼是主軸?很簡單,一部小說能包羅萬象,有成長的層次性,又有知識的豐富性,如包含佛學、算命學、四書五經、愛情、經濟、醫學……等等,作者的文筆又沒能搞砸這一切,這種作品誰不喜歡?真實性是肯定,因為這些總是存在你我的生活之中,重點在於,這種作品,永遠供不應求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