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by Krissia Cruz on Unsplash.jp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Photo by Krissia Cruz on Unsplash

 

一位家庭主婦被雜貨店男孩敏捷速的服務所感動,所以問他叫什麼名字,男孩說:「莎士比亞。」
主婦回答:「哦!那是一個相當有名的名字。」
雜貨男孩說:「應該是這樣吧,我在這附近送貨已經有三年了。」

 

這是一則笑話,從奧修的書上看來的。我自己很喜歡雜貨的回答,這種回答透露出創意的本質,沒有太多的知識化,聽到這樣的答案,大部份的人都能會心一笑。笑話能博君一笑的關鍵,在於人類對笑話的理解是出於直覺,笑話要是需要解釋,根本笑不出來。對於「莎士比亞」這個名字,誰又能想出比這個更有趣的全新詮釋?莎士比亞本身太有權威性,也太多人知道。

讀奧修的書,覺得他有永遠說不完的笑話,笑話又總能跟靈性觀點的闡述相吻合,笑話與靈性的交會點,是奧修個人的創造強項。

 

笑話可以用來解釋很多事,像是以下的佛學義理:

蘇東坡和佛印是好朋友,有天兩人相對坐禪,蘇東坡一時心血來潮,問佛印禪師:

「你看我現在禪坐的姿勢像什麼?」佛印禪師:「像一尊佛。」蘇東坡聽了之後得意洋洋:「可是我覺得你看起來像一坨牛糞!」 佛印禪師只是微微一笑

 

佛學基調,即人人心中皆有佛性,你視眾生為如來,你就是如來。笑話除了跟直覺有關,用來傳述真理也很管用。真理之所以為真理,不是舉了多少例子去證實,或是用多麼思考縝密的文字去證明,是出於一股直覺性的力道,你很確定,這是對的。

 

笑話的發笑點出於直覺,直覺為潛意識的反映,神話則是一把開啟潛意識的鑰匙。人類的集體潛意識,用隱喻躲在神話篇章的各個角落,因是故,神話是文學、哲學及藝術之母。佛家說,世間的一切,皆源於「緣起性空」,最符合這個主題的是一則女媧神話:

俗說天地開闢,未有人民,女媧摶黃土作人,劇務力不暇與,乃引繩於泥中,舉以為人,故富貴者黃土人,貧賤凡庸者絙人也。──《風俗通》

女媧神話屬於「人類起源」神話母題,這則女媧造人資料,反映人類已進入陶器時代(搏土),那個時期搏燒陶器是女性專業,奠定女媧為創世女神的形象,當時人類的社會也已經出現明顯貧富階級概念。中國古代神話中,女媧神話有很完整的母神系統,由女媧掌管的事項包含補天、治水、化萬物、造人、主婚姻、生子等事,稍微細心思考,這些事務跟人類的繁殖習習相關。

 

神話與笑話的成立邏輯,遍佈日常生活,用來提醒人們:不要輕易忽視心底那道細小且微弱的聲音,它的作用遠超過自己想像。對於一位認真的作家,那道細微又脆弱的質疑聲音,應該是也最可能是:

創作者應該寫自己喜歡的,還是寫讀者想看的?

 

思及奧修賣弄笑話的程度,心血來潮也來賣弄一下博學多聞,以下是關於這方面可參考的書目:《約定。帶著愛去旅行》、《開啟創作自信之旅》、《點子都是偷來的》、《為什麼你的故事被打X》、《非虛構寫作指南》和《編劇之路》。

 

《點子都是偷來的》──

每個年輕作家遲早都會問的問題是:「我應該寫什麼?」標準答案是:「寫你知道的東西。」可惜這個建議總是生出一堆乏味的爛故事。

我建議你最好不是寫你所知,而是寫你所愛。寫你最喜歡的那種故事,寫你會想讀的故事。同樣的道理也可以用在你的生活和職場上,每當你對下一步要往哪裡走感到困惑,只要問自己:「這個故事怎麼發展比較好?」

 

《約定。帶著愛去旅行》的序言──

經過那本書(《享受吧!一個人的旅行》)的暢銷旋風之後,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自然寫作。我並非想要虛假地表現出懷念晦澀難懂的文學作品,但是我過去寫作時總認為只有少數讀者會讀我的書。……最後,我了解自己無法寫出滿足數百萬讀者的書,內心因此感到安慰。這是無法刻意去做的事。我其實不懂得怎麼依照需求寫出一本受歡迎的暢銷書。如果我知道怎麼做,早就做了,因為這樣可以讓我的生活在數年前就變得輕鬆許多。……最後我發現唯一能讓我繼續寫作的方式,是盡可能地限制我所預設的讀者數量──至少在我的想像中。

 

《非虛構寫作指南》──

我是為誰而寫?答案是:「你是為你自己而寫。」千萬別設想你有一群廣大的讀者,每一個讀者都是不一樣的人。

 

《編劇之路》──

我總是一邊寫一邊想著:對於我這時寫下的這一字、這一句,或許會有人跟我有同樣的感覺,並且感同身受。這樣看來,寫小說就跟寫情書一樣,只是我書寫的對象與我素昧平生。讀者與我有所牽繫──這連結雖然微弱,但感覺自己與讀者之間存在一對一的連繫,是我創作小說的動力。

 

《為什麼你的故事被打X》──

永遠都要寫你想說的故事,而不是你認為比較好賣的故事。沒有什麼東西會比較好賣。

 

這些書籍試著從商業性、理性、感性或極富邏輯性的說法,通通只是在說明一件事:你自己,就是創作的主角,不用想太多,因為想太多也沒用。

 

對最後一本書作補充,那句「沒有什麼東西會比較好賣」反過來說,也沒有什麼東西是會比較不好賣,如果知悉佛學的空性義理,一定深深贊同我的補充說明。

撇除笑話和神話一個簡單又明顯的共通性──容易廣泛流傳,還有另一個隱性基因,鮮為人知,弔詭的是,兩者的來源都是潛意識,即直覺,一種渺小的聲音,微弱非常,卻都用著無比強大的模式存活下來,並且韌性堅強。

反觀那些,三不五時老愛出現在大腦中的聒噪聲,往往是現下的主流浪潮,常常是長江後浪推前浪,通通死在沙灘上,不是嗎?

 

人的心,永遠超乎想像,所以,Open your mind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