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個人的關係有點微妙,那是什麼意思?我沒記錯的話,曉玫也有自己的男朋友,我往嘴巴塞一塊雞塊。「怎麼了嗎?」

「有一次休假,我和男朋友,還有曉玫和她男朋友,我們開車一起出去玩。」

「想不到妳們有這麼要好,還來Double Date!」

「因為一大早就要起床,到達目的地的時候,曉玫就說要幫我們買早餐。然後,她傳簡訊來跟我說,她幫我男朋友買美式咖啡,不加糖不加奶。」

這下子,我停止咬嚼嘴裡的雞塊,先開口說話:「她跟你男朋友有這麼熟?知道人家喝美式咖啡,還要無糖,也不要奶油球?」

「是吧?不是我多心對不對?後來,我才知道,她會趁我男朋友來店裡接我的時候,找機會跟他聊天。」

「當然不是妳多心啊!她也表現得太明顯了吧!在人家的女朋友面前傳這種簡訊,她是想讓別人覺得她有多貼心啊?拜託!在店裡記客人要不要糖包、奶油球,都沒有記得那麼清楚。」

薰雅翻了一個大白眼,「就是說啊!我男朋友雖然喝美式咖啡,也不是早上的時候喝。我只是沒有直接回她,其實我們平常早餐是不買飲料的,都是喝自己煮的豆漿,不然就是冰箱裡的牛奶。

「妳應該要直接回她的,這樣子,她才不會總是覺得自己好像很瞭解別人,又用很奇怪的方式去摸索別人,結果,根本都不是她想的那樣。」

說了一大串話,我開始感到口渴,打開玉米濃湯的蓋子,用湯匙舀了一口解解渴。

「妳很瞭解她耶!實在太有智慧了!還不只這件事,有一次她放假,特地在打烊前送宵夜來給我,還分成兩份裝,說另外一份有兩個肉圓,是要給我男朋友。」

這下子,我也忍不住翻白眼了:「妳是說,她還特別顧慮到說妳男朋友食量比較大嗎?如果是我的話,要嘛就只給妳,要嘛就只買兩個肉圓,看妳要不要分一個給妳男朋友。」

「是吧?一般人都是這樣送宵夜才對,會想說要跟朋友的男朋友避嫌,我那時候也是想,她會不會太過貼心了?」

「我問妳,曉玫她會跟妳聊我和柏晉的事嗎?」

薰雅先是想了一下,才開口:「其實,妳和柏晉的事,我很遲鈍,都是曉玫先發現,然後再跟我說,我就很慢半拍,她說完之後,我才有感覺,哦!好像耶!」

我看著眼前薰雅老實的模樣,腦海中則是浮現另一段對話:

「我和薰雅在聊,都覺得是妳喜歡柏晉比較多。」

「是嗎?為什麼?」

「我想說,是不是我們傻呼呼的湘實對柏晉告白,柏晉才想對妳保持距離。兩個人在店裡一起工作,又都不說話,你們的互動真的很好笑!」

「不是,我沒有對柏晉告白,柏晉也沒有對我告白。」

她停頓了一下,才接話:「像我和薰雅,我們就只會對阿富那種型的有興趣,柏晉那種的不會是我們的菜。」說完,她的嘴角有一抹言不由衷的笑。

我當時還想著,這個女生有什麼資格談論我和他的感情?

還有,我到底看起來哪裡傻?不管是待人接物,或是咖啡方面,顯然都比她強不是嗎?還有一點,讓當時的我很不爽,為什麼曉玫會篤定地覺得,是我跟柏晉告白,而不是柏晉跟我告白?

這個女生難道對他有意思?先不說曉玫有男朋友這件事,既然對他有感覺,卻又時時懷著得不到的酸葡萄心理?

不管是我喜歡他比較多,還是他喜歡我比較多,全部,都不關她的事。

「我覺得,曉玫不是只有對你男朋友這樣,她應該對很多男生都一樣吧!」我用湯匙攪拌著濃湯,把我所理解到的事,慢慢說出來:「她那時候也有跟我說,她覺得是我單方面喜歡柏晉比較多。可是,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和柏晉之間發生什麼事,我們的故事,她根本不瞭解,有什麼資格說這種定論?」

「對嘛!別人的感情真的不要隨便去評論。妳的眼光很好,很會挑。其實,我覺得我男朋友真的很幼稚,很不成熟。」

我笑了笑,對薰雅的話,不置可否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現在的我,沒有辦法說,姚柏晉是一位成熟穩重的男人。不過,在聽完薰雅的故事之後,我可以肯定,姚柏晉看女人的眼光,並沒有想像中的差勁。

一開始,柏晉會對曉玫那麼反感,必定是從曉玫的言行舉止中看出一些端倪。

「曉玫跟我說過,對不太熟的人,她不習慣直接喊別人的名字兩個字,說是剛來的時候,有考慮過要叫柏晉叫『晉哥』。妳覺得,叫『晉哥』真的有比較生疏客氣嗎?」

薰雅先喝完湯匙裡的濃湯,才回答:「那是她自己覺得吧!柏晉搞不好還覺得『晉哥』聽起來很不舒服。」

是啊!晉哥這種稱呼,真的很不生活化,就像當初曉玫對我說,她其實是一個很慢熟的人是一樣的道理,鬼才相信!她才到「托斯卡納」沒幾天,就打聽到晉哥喝調酒的習慣,真正個性慢熟的人,誰會幹這種事?

我望向玻璃窗外,夜越來越深,路上的車輛與行人,即使在盛行宵夜的生活商圈中,也已經寥寥無幾。

人行道旁,紅綠燈依然閃爍,速食店裡依舊人聲鼎沸,我將目光收回,對著薰雅說:「我們下次再約吧!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