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hara-woods-252667-unsplash.jp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Photo by Krissia Cruz on Unsplash

 

「為賦新辭強說愁」出自詞人辛棄疾的〈醜奴兒〉,詞的開頭是:「少年不識愁滋味,愛上層樓。愛上層樓,為賦新辭強說愁。」

 

至於,愛上層樓,能不能真的能更上層樓,這之間的樓層距離,很耐人尋味。

 

以下列出幾種常見的愁滋味,來細細品嚐:

 

強烈的文言色彩:

除非確定操控古文的能力夠強,否則,文章只會呈現出很尷尬的姿態,就像現在文青手上的那杯咖啡,只是一種「偽文青」的強化及標誌。

 

特別用很輕鬆的語調作開頭:

「泡杯茶,聽首音樂」或是「坐在咖啡店中」、「……的下午」、「經過某街角」……

把這種壞習慣改掉吧!這種習慣不只對寫作者沒好處,對讀者也是。或許你會覺得這樣寫的自己文筆高人一等,可是,這種「高人」根本滿街跑。

 

耍憂鬱:

在藝術性小說界中,有句話很有名:「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……」

通常,此種類型句子一旦被創造出來,會有一堆仿冒者,就跟所有的流行一樣,第一個用的人是天才,第二個就是笨蛋。

耍憂鬱的筆調被廣泛使用不是沒有道理,憂鬱的語氣有文筆好像很好的錯覺。

文筆好和很憂鬱畢竟是兩回事,錯覺只會是錯覺,所謂「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。」就算同樣是在夏季生長的瓜類,灑下菜瓜的種子,永遠生不出大西瓜。

 

那闕〈醜奴兒〉的全文是:「少年不識愁滋味,愛上層樓。愛上層樓,為賦新辭強說愁。

而今識盡愁滋味,欲語還休。欲語還休,卻道天涼好個秋。」

當能褪去強說愁的外衣,輕輕鬆鬆道出天涼好個秋,其實,也就距離好文章不遠了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