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近晚上845分,有一對男女走進「托斯卡納」。

我值打烊班,最不喜歡的,就是客人在這種尷尬的時間進來。九點過後,依照規定,不再接客人,之後,就是我們工作人員專心忙打烊的時間。

我開始觀察那對男女,主要點餐的是女生,點了青醬蛤蠣麵套餐,飲料升級為漂浮冰咖啡。兩人不太說話,重點是,女方點了一堆,卻沒吃上幾口,莎拉和麵包幾乎沒碰,主菜義大利麵也只是吃了幾口就沒動。倒是那杯漂浮冰咖啡,讓男生以很快的速度喝光。

總而言之,那對男女之間的氣氛,很詭異。

出完餐之後,阿富和往常一樣,從內場走出來,打算偷喝今天沒賣完的紅茶。

吝嗇的蕭老闆說過,不能喝店裡的飲料,就算是作錯,多出來的那杯也不能喝,更何況是沒賣完的紅茶?

「那對客人應該是對餐點很挑的那種人。」阿富從小冰箱拿出紅茶,倒進shake杯中。「反正,我是照老闆給的食材去作的,客人不喜歡,我也沒辦法。」

是啊,客人何止不喜歡你煮的青醬蛤蠣麵,阿富你的奶油鮭魚燉飯也是出名的客人不喜歡,你的七分熟牛排永遠不是七分熟,你的烤豬腳吃起來像滷豬腳,你就一輩子活在自己的象牙塔裡面吧!

阿富爽快地喝完那杯冰紅茶,就轉身走去打卡,然後下班。

大約915分,店門口響起叮咚聲,我抬頭一看,來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「哈囉!你們店現在還有咖啡嗎?」

 

打烊時間過後,也就是晚上十點過後,店內只有我和柏晉。

「妳的愛慕者找妳幹嘛?」

嗯,他的臉色看起來有點沈,聲音聽起來有點緊繃,語氣有點酸。

「哦,他過來說要買外帶咖啡。我直接跟他說,咖啡機已經洗好了,我不想再洗第二次,如果他要手沖單品,我可以沖給他。」說到這裡,我停頓一下,又接著說:「你不覺得在九點十五分還進來買拿鐵,是很討人厭的事嗎?都已經進入最後清潔的時間了。」

「真的。」他語帶溫柔,呵呵地乾笑起來,笑意輕盈,「真是笑死我了!」

 

有句話叫,禍福相倚。在我覺得最幸福的時候,同時,我的心裡也有一股隱約的聲音在悄悄耳語,要是有一天,他不在「托斯卡納」了,我該怎麼辦?

「妳的咖啡油脂不對。」

「濃度太淡嗎?」我說。

「這樣拉花的顏色會跑不出來。」

我看著剛淬取好的咖啡液,眼神充滿疑惑。

「跟妳說話不對,那以後都不要跟妳說話?」

奇怪,我本人並沒有那個意思啊!我只是在思考,認真思考而已。

「你是不是在生氣?可以不要把氣出在我身上嗎?」

「跟妳說話不對,不跟妳說話也不對?」

我和姚柏晉會有這種奇怪的對話,起因於「冷凍的奇異果」事件。

正值盛夏,買回來的奇異果特別不耐放,沒幾天就爛掉。因此,吝嗇的蕭老闆又有奇怪的規定,他說要把已經爛掉的奇異果先切好,放進冷凍,要用的時候再拿出來。

「妳以為會有這種規定,是因為誰?還不是妳很常買太多水果的關係。」

姚柏晉很不以為然地對我說。

奇怪了,就算他年紀比較大,有必要這樣說話嗎?追根究底,這種事情是應該怪員工的嗎?應該要怪蕭老闆冷凍爛奇異果吧?把那種品質的東西硬塞給客人,難道是正確的?這是三歲小孩子都能判斷的是非問題。

「所以拿出來之後,要解凍嗎?」

阿富看著幾片硬得跟石頭一樣的奇異果片,愣愣地問。

從此以後,我決定了,再也不負責買水果。

「以後要是水果沒了,你們都不要問我,也不要叫我買。」

說完這句話之後,我便直接走到店外發傳單。

這家咖啡店開二十年了,吧檯下的小冰箱也二十年了吧?如果是冰箱的問題,哼!要怪誰還不知道咧!而且,偶爾壞掉一兩顆奇異果,成本是有多高?以後,我看到冰箱只剩下一顆奇異果,我絕對不會自動補貨。說到底,這家店的吧檯生意時好時壞,又能怪誰?

萩寧姐還在的時候,都會請我幫忙買水果,我自然而然就養成注意水果量的習慣,現在,是我改掉這種壞習慣的時候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