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總是在挫折中學習,我一直覺得,要是把這句話套在紋暄身上,是不是有種「殺雞焉用牛刀」的感覺?

自從「托斯卡納」的意見單上被寫著:「水果茶的味道太酸,完全不甜。」在這之後,紋暄便開始勤勞地打聽飲料的作法。

當然,因為那壺烏龍水果茶,紋暄被瘋子老闆名正言順地臭罵了一頓。那天我剛來上班,正好聽到蕭大老闆罵人的聲音從內場傳出來:「店裡的品質,全部都被妳一個人拉下來!一粒老鼠屎,壞了整鍋粥!」打卡的時候,我想著,瘋子老闆,你現在才來罵這句話,有什麼用?

「那個,柏晉,冰的焦糖瑪其朵,是不是要作漸層?」

現在,我在咖啡機前練習拉花,但是,紋暄的問話對象,不是常常跑外場兼吧台的我,而是常常待在內場的帥哥。

胖暐婷的病好不了,那也就算了,連紋暄都被傳染了嗎?

只見,咖啡熟男姚柏晉的頭,撇向我的所在位置:「她在,妳問她。」

紋暄還不願意轉頭看向我咧!30歲老處女的臭臉我也懶得看啦!我只好順水推舟:「對啊!要做漸層,跟冰拿鐵的作法一樣。」

我覺得奇怪的是,紋暄什麼時候開始關心過漸層的問題?她每次端出去的冰拿鐵顏色,都跟奶茶一模一樣,照標準來說,要有非常清楚的三個層次,奶泡、咖啡液和牛奶。

雖然人家帥哥的黑咖啡是很厲害,可是,拿鐵對他來說很陌生,人家他也不是專門站吧檯的,上次的烏龍水果茶事件,她問的對象也是柏晉先生。

不知道吹的是什麼風,紋暄在吧檯開始沒頭沒腦地碎碎唸,自言自語也就算了,我沒辦法理解的是,她自恃滿肚子的驕傲,嘴角上揚地說:「小小螺絲釘也是很重要的,沒有螺絲釘,機器根本就沒有辦法動好嗎?」

我在咖啡機旁邊冷眼旁觀,明明就是妳自己工作能力差,幹嘛嫁禍給螺絲釘?

更何況,以紋暄的工作能力來比喻小螺絲釘,只是汙辱了小小的螺絲釘而已。小螺絲釘可以讓機器正常運作,紋暄只會破壞運作。

 

那天「托斯卡納」的中午,老闆正在烘豆。我下班之後,柏晉在吧檯的另一端,用著他特殊的柔嗓子,輕輕問:「妳要喝哥倫比亞嗎?我要幫老闆試豆子的味道。」順道挑了挑眉毛。

他真的……真的很愛挑眉,而且,是不自覺的那種。我嚴重懷疑,那是他放電的方式。他那種與生俱來的空靈柔嗓,很多女生光是跟他說話,就會莫名地陶醉起來。

也難怪,連紋暄這種歐巴桑型的女生,儘管心中暗戀著阿富,跟柏晉這種熟男一起上班的時候,花痴病依然發作得厲害。

「好啊!」雖然是一般豆,不過,要是他手沖的,應該很好喝。

三分鐘後,吧檯上多了兩杯義式濃縮杯,裝著我和他的咖啡。

「妳看,咖啡的上面,有浮著一層煙,那是香氣的呈現。」

我低下頭,貼近espresso杯,張大眼睛看,真的!「這麼厲害?連這個都知道。」

「如果是一般的煙,會垂直往上飄,可是,它只是浮在咖啡的表面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剛剛不是解釋過了?妳不要一直讓我想翻白眼。」

我品嚐了一口,嗯,果然是哥倫比亞味,微酸之後有著飽滿的核果尾韻。

所以,我上次用虹吸式煮,還是有煮出正常哥倫比亞的味道,只是兩種咖啡壺表現出來的味道有些微的差別。

「唷!差點喝錯杯,這杯比較少的,才是我的。」

柏晉突然大驚小怪,拿錯杯子像遇到鬼一樣。

「你也太誇張了吧!」

「我是怕妳喝錯口水,會懷孕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