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沸騰的耶加雪夫」安然過關,可是,這個事件中隱含的不定時炸彈,並沒有被安全解除。

「她竟然跟客人說,煮咖啡的光爐出問題!」

「不然,我要怎麼跟客人說?光爐就真的不能用,我要讓客人一直在那邊等嗎?」

「妳不要有那麼多理由藉口,我不喜歡妳這種態度!」

「光爐就不能用啊!」

說真的,我也沒有要他這個蕭大老闆喜歡,我只是一個工讀生,大不了就是直接不幹了!

簡直莫名奇妙!如果對客人連現場有狀況都不能透露,又沒有其他的解決方式,他蕭老闆有種就直接生一台可以用的光爐出來,我絕對沒有第二句話。

光爐最後還是恢復正常,不然,我就會對客人說,今天本店沒有單品咖啡!

「這件事真的沒辦法怪她,光爐之前就一直怪怪的,反應很慢,有時候可以正常開,有時候沒辦法,我之前也有跟你說過。」柏晉語氣平穩地對肖仔頭家說。

肖仔頭家轉頭看向吧檯,指向兩個並排的杯子:「這兩種咖啡杯的大小,看起來差那麼多!還給同一桌的客人用,這能看嗎?」

很不巧,那兩杯咖啡杯正好是我煮的,咖啡杯當然是我選的。

哪些咖啡杯是用來裝拿鐵,哪些是用來裝卡布奇諾,哪些是用來裝單品咖啡,全都是蕭大老闆、肖仔老闆、瘋老闆親自教的。

那兩杯咖啡杯的容量,根本是一樣,只是一個高而瘦,一個矮而胖。

「不好意思,可以打擾一下嗎?」一位女客人走到吧檯前。

「請說。」蕭老闆說。

女客人眼神嚴厲看著肖仔老闆:「你是老闆吧?」

「我是。」

「可以請你不要在我們想安靜喝咖啡的時候,罵員工給我們聽嗎?很破壞氣氛!」

頓時,店內更顯得安靜無語,只有千篇一律的英文老歌。

接著,那位女客人看向我,眼神溫和許多:「這位小姐的服務態度很好,說實話,我來過這家店幾次,覺得她煮的咖啡特別好喝,如果不是她,我不會想再來這家店第二次。我記得我寫過意見單,反應老闆突然從裡面一出來就是罵員工,讓人覺得很不舒服,也很莫名其妙。服務流程沒問題,出餐速度還可以,就是不知道老闆是在罵什麼?難道你身為老闆,擺意見單是擺好看的嗎?」

女客人說完這些話,便頭也不回走回座位。

「老闆,我的時間到了,我要下班了。」

我的人生的字典裡,下班時間,就不歸老闆管,我無視蕭老闆的臭臉,打完卡之後,就開始練習我的拉花拿鐵。

蕭老闆很機車,也很卒仔,欺善怕惡,就是指他這種人,他知道要是再繼續待在店內,也是自討沒趣,便匆匆忙忙走了。

我懶得理他,他又不是什麼真正很忙的大老闆,頂多就是急著回去看監視器,偷聽員工在背後怎麼說他壞話而已,閒得很!完全是一台「員工壞話吸收器」,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。

這家店咖啡一直賣不好,就是老闆花太多時間責怪優良員工!爛員工他捨不得罵,留著,也賺不了錢。

柏晉看我火氣大,貼心地問:「妳要不要拉兩杯?另外一杯我可以幫妳喝。」

「你是不是看我心情不好,要讓我多練習一杯?」

「這是一定要的,雪中送炭。」他又再強調一下:「看妳啦!如果妳不想多拉一杯,我就喝我的巧克力牛奶,我沒差。」

我不再說話。等我再次開口的時候,大約是我煮一杯拿鐵的時間。

「你就喝巧克力牛奶就好了,那才是你的菜。」

這一天,我雖然是上早班的,可是我下班後的心情,是前所未有的糟糕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