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茉莉冰咖啡──你說,茉莉冰咖啡適合情傷的人喝。可是,後來我知道了,茉莉也象徵愛情。這讓我理解到,不管戀愛還是失戀,愛情都在,只是處理愛情的方式不一樣。

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

 

對黑咖啡不屑一顧的紋暄,此時,竟然一臉羞澀,將她剛用虹吸式煮好的安堤瓜花神,倒滿一杯Espresso杯遞給柏晉。

看到這一幕,我可納悶了,紋暄不是喜歡阿富嗎?還有,她討厭黑咖啡,平常煮咖啡根本不試喝的人,我剛才看到她特意試喝,她喝得出來嗎?

只見咖啡熟男用他敏銳的鼻子聞了一下,又把杯子推回去。

我不知道紋暄煮的花神有什麼問題,但是,那杯咖啡的問題再也挽回不了,那杯安堤瓜花神,紋暄已經端給客人了。

「怎麼了嗎?」

「聞起來一點香氣也沒有,根本不想喝!」

「那問題出在哪裡?不是攪拌後,一下子就好了嗎?」

「不是一下子。」

咖啡熟男用這句話作結尾,離開吧檯。

我看完這荒謬的故事之後,直接跑去打卡,準備下班。

那杯花神,不只是淬取時間的問題,紋暄已經倒給客人約150c.c.的咖啡量,還剩下一杯義式濃縮杯的量,整整一杯。淬取時間過短,水量過多,所以,不受咖啡熟男這種品味貴族的青睞。

難怪,這家咖啡店的咖啡,老是賣不好。

 

除了第一次用虹吸式煮咖啡的時候,我沒有像現在,這麼害怕把一杯咖啡煮壞掉。

一位中年男子點一杯耶加雪夫,剛好店裡的的咖啡豆也只夠煮一杯,更糟糕的是,虹吸式專用的光爐好像壞掉了,我試著開開關關好幾次,它都沒反應。

最後,我只好硬著頭皮,使用並不熟悉的小瓦斯爐。

對於已經很習慣使用光爐步調的我,小瓦斯爐的加熱速度大大超出我的意料之外,下壺的水一下子就上升,我還來不及轉小火,眼看接近沸騰的熱水,咖啡粉就在上面劇烈翻滾,我看得心驚膽顫,省略攪伴的動作,直接關掉火源。

按照常理來說,這杯耶加雪夫算是毀了,過度高溫下的萃取,咖啡只會又苦又澀。

我試喝味道,不是很好喝,可是也只能這個樣子了。

我忐忑不安地將這杯單品咖啡端給客人。

回到吧檯之後,我的心情很不平靜,我洗著杯子,心裡惦記著那杯失敗的耶加雪夫。希望那個客人品味不要太好,就這樣很無所謂地度過喝黑咖啡的下午。

然而,在這個世界上,總是事與願違,不到半小時,那位男客人來櫃檯結帳。

我心裡冒著冷汗,這麼快就要離開,難道是咖啡太難喝嗎?

「這麼快就要走了?」我試著展開我最和善的笑容。

「只是特地來喝個咖啡而已,喝完了,就想差不多該離開。」男客人語氣溫和地說。

「那咖啡的味道,還可以嗎?」

「咖啡是妳煮的是不是?」

「嗯,喝得還習慣嗎?」

「妳剛才煮的那杯咖啡,一開始喝的時候,味道有點太苦太濃,不過溫度下降之後,它的香氣和果酸味就出來了,喝到最後,餘韻還在,還有回甘的感覺。」

「所以,你是因為咖啡很好喝,才喝那麼快?」

「是啊!好喝的咖啡,一下子就喝完了,意猶未盡啊!」

我目送那位客人的背影,直到他完全離開店門口。

我真的搞不清楚,到底是他太不會喝咖啡,還是我太會煮咖啡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