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決定留在嫻靜的房裡過夜。現在,我們兩個人窩在溫暖的棉被中,盯著烏漆抹黑的天花板,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。

「湘實,妳有想過,畢業之後要做什麼嗎?」

「有時候會突然想一下,可是又想不出什麼,最後就會想說算了,反正離畢業還有一段時間。」

「妳沒有想過,要回到咖啡店工作嗎?」

回到咖啡店工作?說實話,我還真的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。對我來說,曾經到咖啡店打工這件事,完全是無心插柳柳成蔭。

「沒有,不過,聽妳這樣問,之後可能會考慮吧!」

「妳要是真的回到咖啡店,很容易想到他吧?會不會有一種,在傷口上灑鹽巴的感覺?」

我將手臂交叉重疊,枕在後腦勺。如果再回到咖啡店,會想到姚柏晉這個人,應該是難免的事。

我看著眼前黑漆漆的天花板,嫻靜的問題,讓我想起,當初那個人離開的時候,留下我獨自一個人在咖啡店,被美麗又無情的回憶淹沒。

吧檯上的虹吸式、手沖壺、磨豆機以及Espresso杯,木櫃上的各種器具,每一個咖啡器具,便是一個故事。

每當我在「托斯卡納」的各個角落排徊,美麗的回憶,像一把利刃,讓人心如刀割。

冷風依然呼呼地吹,在被窩裡的身體很暖和,我的思緒卻變得異常冷靜清晰。

不知道是不是洋甘菊茶發揮效用,嫻靜說的話,提醒了我一件事。

過於老舊的思念,是時候該對它瀟灑地揮一揮衣袖了。

「如果可以回到咖啡店,我希望,我自己已經把他忘得一乾二淨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思念是不是一種習慣?當你不想思念的時候,它緊緊跟隨,當你開始可以放掉它的時候,反而無法太過灑脫,好像有些捨不得。人類是慣性動物,但是,有些習慣,還是能擺脫就擺脫吧!

早上九點,我在嫻靜的床上醒來,竟然有種應該聞到茉莉花香的錯覺。

事實是,現在早就已經不是茉利花的花季了,外面呼呼吹的冷風,提醒著我。現在是寒風刺骨的一月,到底是哪裡來的幻覺?該不會是昨天晚上的睡眠品質太差吧?

「妳起來啦?早餐要吃什麼?我出去買。」

「讓妳隨便買就好了,我好懶得想哦!」

我說完話,伸手打了一個大哈欠。

「好吧!那就我買什麼吃什麼囉!」

嫻靜出門之後,我看著陽台上那一盆沒有開花的茉莉,開始發呆。

顏湘實!妳給我振作一點啊!我對自己說完這句話,便用力掀開棉被,很賣力地從床上跳起來。

幾分鐘後,我和嫻靜坐在有巧拼的地板上,享用剛買回來的早餐,玉米蛋餅和熱豆漿。

「阿靜,妳為什麼要種茉莉花?」

問完這句話之後,我想咬斷自己的舌頭。我覺得自己對茉莉花有太多眷戀,是不健康的那種眷戀。

「就是想種,沒有特別的原因,真的要說的話,茉莉種起來好看,開花的時候,香氣也很好聞。」嫻靜的嘴角沾上玉米粒,她用手指撥掉,突然動作靜止。「對了!妳不問我還沒想到,茉莉和愛情有關哦!新鮮的茉莉花香,會讓人比較好睡,也可以帶來預知夢。」

我咬著蛋餅,心裡有一個聲音冒出來:我真的是受夠愛情和茉莉花了!

「妳等一下泡檸檬香蜂草好不好?」

「是可以啦!不過,妳不是最近想喝洋甘菊嗎?

「我改變心意了,我要移情別戀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