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湘實,妳看!」

我順著嫻靜的眼光轉頭,看到兩張有點熟悉的臉孔。

「他們怎麼會來這裡?」

「也是來喝咖啡的吧!妳沒有跟他推薦咖啡店嗎?」

「沒有,我哪來的閒功夫理他?」

我開始喝耶加雪夫,不過,他既然能找到這間咖啡店,就表示他這個人對喝咖啡還算有些心得。

「哈囉!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妳。」

鄭文德一看到我,快步走過櫃檯,跑過來打招呼,他的旁邊跟著江明諺。

「嗨!來喝咖啡嗎?」

都面對面碰上了,我只好勉為其難擠出幾個字:「嗯,今天剛好想過來。你們也是來喝咖啡?」

「是啊!明諺說這間的咖啡還不錯,就找時間過來了。」

我點點頭,原來是江明諺找他過來的,這點是很合理,江明諺的品味比鄭文德好太多了。

「那我先去點餐囉!待會再聊。」

我的雙眼直盯著嫻靜:「妳用最快的速度喝掉一杯拿鐵要多久?」

「這個嘛,真的要喝的話,一下子吧!」

「那就用一下子的速度解決。」

「好啊!喝完後就直接去買晚餐。」

 

我和嫻靜的晚餐,是土鮀魚羹飯,當然又是嫻靜的主意,她說這種冷冷的天氣,想吃有熱湯的食物。

「妳要不要試著接受鄭文德?」

「接受?別鬧了!根本八字都還沒一撇。」

這個阿靜,又在發什麼神經?

「我是覺得,男生應該是有在偷偷注意妳,也想辦法在接近妳。」

「照妳這麼說,所有的女生都應該接受偷窺狂嗎?太扯了!」

「好吧!妳要這麼想,我也沒辦法。吃飽了,泡茶去!」

嫻靜開始忙著找她想喝的茶,我的思緒則是飄到別的地方。

我對他的思念,似乎已經淡掉許多,時間都過那麼久了,不淡掉也不行。

不過,也沒有到開啟新戀情的地步,先不管有沒有把姚柏晉忘掉,鄭文德完全不是可以跟我有火花的類型。嘖!死阿靜,頭腦到底裝什麼?

「阿靜,妳在泡什麼茶?」

「洋甘菊,很適合在晚上喝的花茶。」

「洋甘菊茶,好像有聽過。」

「它是很普遍又溫和的花茶,睡覺前喝,會很好睡哦!給妳。」

我深深吸一口洋甘菊茶的味道,好舒服的味道,很溫暖。

「這種天氣熱熱喝,再加一點蜂蜜,超級好喝。它有鎮定情緒的功用,我媽說,當生活中遇到瓶頸的時候,喝杯洋甘菊茶,可以冷靜思考,突破難關。」

「所以,它算是瓶頸的解藥花?」

說到瓶頸,我的思念現況是不是有點類似?好像已經不復存在,又在某些時刻跑出來,讓人措手不及。

「妳要這麼說,好像也沒有不可以,我記得,洋甘菊的花語就叫『逆境中的能量』。」

「我還滿喜歡它的味道的,妳以後常泡這個好不好?」

「好啊!現在剛好是冬天,很適合喝這種熱茶。」

我聞著洋甘菊的香氣:「真的好舒服哦!這就是幸福的感覺,我都懶得再回宿舍睡覺。」

喝著手中暖暖的洋甘菊茶,耳朵同時聽到窗外寒冷的風呼呼地吹,吹得我更懶得騎車回去了,雖然我的宿舍距離嫻靜這裡,只有不到五分鐘的車程。

「不想回去的話,就睡我這裡,反正明天不用上課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