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天早上,剛忙完兩組來吃輕食的客人,我慢慢把客人桌上的空盤一一收回,順便利用空檔,在吧檯作清潔。

柏晉將虹吸式的瀘器勾上,倒進已經磨好的咖啡粉。

「你要煮今天喝的咖啡嗎?」

「是,怎麼了嗎?」

「沒,只覺得你今天煮咖啡的時間特別早。」

他沒有回答,把攪伴用的木棒放在上壺,等候下壺熱水上升的時機。

有個咖啡高手來到店裡,真的很不一樣,虹吸式原本又黑又髒的瀘布,現在已經全部換新,我這才知道,瀘布真正的顏色長什麼樣子。

「這種顏色的瀘布,根本不及格。」

這是柏晉一開始在吧檯教我虹吸式咖啡壺的時候,說的第一句話。

所謂英雄所見略同,萩寧姐的話又彷彿在我耳邊:「事實是,如果蕭老闆真的那麼注重品質的話,這家店的吧檯不會是這樣的。」

我洗著杯子,眼睛觀察客人的用餐情況,三桌客人的盤子已經快要空掉了。

「妳要喝咖啡嗎?」

「那是什麼?」

「妳猜。」

又是這一句,每次都讓我猜,他真的很奇怪。

雖然我好像也猜得到,上次他煮的,我就覺得是黃金曼特寧,可是又不敢把心中的答案直接跟他說。後來,聽胖暐婷說,那支豆子就是黃金曼特寧。他為什麼只把答案告訴別人?

他遞來Espresso杯,我接手之後,先聞了聞香氣,嘴巴湊近杯緣,眼見三桌客人的盤子已經淨空,我只好放下杯子,對他說:「我先收桌好了。」

然後,他的嘴角噙著一抹淺淺的柔笑,有一種很忘情的溫柔。

收完空盤,我回到吧檯,拿起那杯剛剛擦身而過的咖啡,那個味道,是我印象中很神秘的味道,既陌生又熟悉。

店裡的特級藍山,和這杯咖啡有點神似,卻又不一樣。

對於藍山咖啡,我記得兩個關鍵字,柔酸與清香。

咖啡豆的酸,分很多種,我在店裡的特級藍山,找不到柔酸的味道,這杯咖啡卻給了我答案。

所謂的柔酸,即是酸中帶柔,在咖啡豆當中,是一種很特別的酸,我因此領悟到,那也是愛情的其中一種滋味。

我遇到想要的答案,也想到他淺淺的柔笑。

那是我第一次,在咖啡中,找到屬於愛情的味道。

 

當天下午,胖暐婷依舊不改本色,趁下午茶時段,她又伸手跟柏晉要咖啡喝:「你今天還沒煮咖啡!」一樣又是咖啡的尾音會超級上揚的那種聲線。

「今天不想煮,沒心情喝!」

他說完這句,便酷酷地走進廚房。

姚柏晉的拒絕真是越來越白熱化,可是,胖暐婷的花痴病不是一般人可以媲美的。儘管他一直冷冷淡淡,我卻覺得,胖暐婷目中無人的花痴眼界,只看得到他的真心。

後來,不知道胖暐婷跟柏晉說了什麼,在我下班前,柏晉又開始煮咖啡,胖暐婷則在一旁錄影。煮完咖啡,他直接走進廚房忙碌。

「妳要喝嗎?」胖暐婷問。

我拿起她裝著咖啡的杯子,喝了一口:「這是什麼?」

「是藍山。」

果然是藍山咖啡,我又品嚐一口,和早上煮的味道是一樣的,只不過,口感上略遜一籌。

他啊,是不是煮得心不甘情不願?

胖暐婷又開始故作姿態,自以為優雅又品味高尚,她開口問:「妳覺得,和妳自己煮的有什麼不一樣嗎?」

哼!我在心裡冷笑,妳這個死胖暐婷有什麼資格這樣問我?

「早上煮的那杯,比較好喝。」我誠實地說,完全不痛不癢。

胖暐婷臉色變得比翻書還快,一股酸氣在她的圓臉上發酵:「那是因為剛剛在錄影!」

「為什麼要錄影?」

「因為我自己想要學起來,我覺得,老闆的教法很不專業。在別的地方,都是等水上升之後,才放咖啡粉。」

胖暐婷用鼻子噴氣的方式說話。

「先放咖啡粉和後放咖啡粉都可以啊!萩寧姐明明就有說過,只是店裡的作法,是習慣先放粉。」

胖暐婷聽了,默不吭聲。

所以說,眼前這個完全不懂咖啡的胖暐婷小姐,她的判斷標準到底在哪裡?根本沒有判斷標準吧!只是想耍花痴病而已。

煮咖啡的手法,只是表面上的形式,重點在於煮出來的味道好嗎?

「兩種方法都對,只要夠熟悉,先放和後放都可以。」

柏晉突然從後場走出來,說完話,又走回去,簡直就是來去一陣風。

這下子,我對胖暐婷的咖啡程度又更加不以為然了,應該說,她沒有程度可言吧!

「如果妳真的覺得柏晉比較厲害,那他之前親手教煮咖啡的時候,妳幹嘛不學?只是看影像的話,不會變得比較厲害啊!」

說完這句話,我拿走置物櫃上的包包,離開店內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