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,結束打烊後,我騎車往嫻靜的住處,本來想直接回自己的宿舍睡覺,後來想到,有個東西一定要馬上拿來給她。

「第三杯,是老男人愛喝的味道。」

不知道為什麼,我聽到柏晉說出這一句話,在瞬間,覺得「托斯卡納」的吧檯變得浪漫到不行,是我的問題嗎?

昏暗的光線,咖啡香,閃著光的虹吸式咖啡壺,佔滿吧檯的Espresso杯,還有一位充滿知性的咖啡熟男,溫柔仔細地,對我說品嚐咖啡的方式,我對開始對咖啡店的環境心動了?

「嗯,這就是在咖啡店工作的好處,妳也不用想太多,既來之,則安之,有吧檯、有帥哥又有咖啡,好好享受。」嫻靜聽完我的描述,給了一個建議。

「說得好像妳很懂咖啡店一樣!這個給妳。」

嫻靜接過塑膠袋,「這是什麼?咖啡嗎?」

「對啊!我煮的拿鐵,趁老闆不在,偷渡出來給妳喝,夠意思吧!」

反正,多煮一杯,可以讓我多練習一次拉花,那個白痴蕭老闆不在,誰理他那個「練習的咖啡不可外帶」條款?不管是咖啡還是牛奶,都是我自掏腰包花的錢,本小姐愛煮幾杯,就高興煮幾杯,這種規定真是有病!

「這個好耶!每天聽妳在說咖啡店的事,都還沒喝過妳親自作的咖啡。」

「不用特地跑去看我打工的咖啡店,妳喜歡喝的話,我想辦法帶回來給妳。」

嫻靜拿著那杯拿鐵,表情看起來很開心:「好在,你們店後來又來了一個很會煮咖啡的人,這樣的話,妳還是可以學到東西。」

「嗯,難得來一個討喜的人,打工的時候,心情可以開心一點。」

像這個樣子,在嫻靜宿舍的樓下聊天,還真是不常見,我通常都是直接進去她的閨房,直逼夏天的夜,外面的溫度滿舒適的。

「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?」

「妳想問就問,幹嘛裝嚴肅?」

「妳覺得,跟他有可能嗎?」

「跟誰?有可能什麼?」

「談戀愛啊!跟那個咖啡熟男。」

「不會吧!我和他差很多歲,是兩個世界的人,他哪會喜歡我?」

「年齡不是問題,身高不是距離,體重不是壓力!都什麼時代了,談個感情,沒那麼多拘束吧!」

這個阿靜,竟然可以把那三句很經典的愛情廢話完整說出來!她到底偷偷背了多少次?說得這麼溜,想唬誰啊?

「妳說年齡不是問題,妳又沒有跟比妳自己年紀大的人交往過,怎麼可以這麼肯定?妳交往的,是同年紀的。」

「正因為交往過同年齡層的,才覺得年齡真的不是問題。」

「怎麼說?」

「會開始發現很多問題,同年齡的男生,很幼稚、無聊、沒大腦,也不懂欣賞有個性的女生。」

原來……我之前沒想到要問她,都不知道嫻靜談戀愛後,有那麼多心得。

可是,她還有一項魔法啊!

「阿靜,妳的花草茶不是很厲害嗎?」

「那又怎樣?」

「妳的感情出問題的時候,花草茶的配方沒有用嗎?」

「如果我要用這種方式的話,會花掉我無數的花花草草。」

「所以妳有用嗎?」

「所以,與其去浪費那麼多寶貴的花草茶,我決定,直接換掉沒價值的男人比較實際。」

 

時序漸漸進入夏季,也就是說,我的打工日子,即將進入暑假。

暑假的時候,我的班表,幾乎被排在早班。被排在早排有很多好處,我可以很早就下班,一樣可以賺到錢,下班之後,我自己還有很多空閒時間。

早上的「托斯卡納」,步調很慵懶,在暑假上早班那段時間,為我的咖啡紮下穩定的基礎。所謂,無巧不成雙,最常和我搭早班的,是咖啡強人姚柏晉。

「喀啦!喀啦!喀啦……」

柏晉先生百般無聊地玩弄著,吧檯上的手搖磨豆機,這就是早上的慵懶時刻,完全不忙,卻也硬是要找點事情來打發。

「你是有那麼無聊嗎?硬是要去玩那台磨豆機,它很可憐。」

「妳覺得吵?」

「還好,會覺得你很無聊。」

他依然搖著磨豆機,持續發出,喀啦喀啦聲。

「我不會覺得無聊,這是一種樂趣。」

「樂趣?你好變態。」

他笑了笑,繼續說:「手搖磨豆機,不適合個性急的人用,這種磨豆機只能慢慢磨,咖啡粉的顆粒才會比較均勻。對喜歡的人,它這種聲音可以放鬆心情,有些人就是喜歡慢慢磨豆子的感覺,感受咖啡豆慢慢被磨碎的手感樂趣。」

「聽起來……更變態了,你家是不是有一堆咖啡器具?」

「嗯,除了義式咖啡機。」

「你真的對拉花沒有興趣?」

「嗯,我對拉花還好,不過,我有一個朋友為了學咖啡,特別跑去義大利。他說,要是在那裡點拿鐵,會很尷尬地拿到一杯牛奶。」

「那如果想喝真的拿鐵,要怎麼辦?」

「你要說『拿鐵咖啡』,才會喝到咖啡和牛奶。還有,義大利只有在早上才喝卡布奇諾,就跟我們早上會喝豆漿是一樣的。」

「卡布奇諾和豆漿?好難聯想在一起。對了!你不是說,你的朋友都不喝拿鐵嗎?」

「那個朋友不一樣,他自己是咖啡師,很會煮咖啡。」

他持續轉動著磨豆機,咔啦咔啦的,依然響個不停。

「妳剛剛有看到嗎?」

「看到什麼?」

「妳的愛慕者,剛才,他牽著一條狗從店門口經過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