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種人的幻想症狀很嚴重,不論是在學校、家庭或是工作環境,你一定遇過這種人:總是以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,覺得自己對週遭人的影響無比大,喜歡用演戲的方式過度表達自己的付出,有著世界非他不可膨脹個人能力的妄想。

我在「托斯卡納」就遇到一個這種典型人格,胖暐婷,她是我在這間咖啡店看到的,與正常社會人格脫軌的第三號病人,在排除掉老闆與老闆娘之後。

胖暐婷的這種扭曲性格,在「黑豆水」事件中,表露無遺。

說到黑豆水,紋暄最愛的,就是暐婷煮的黑豆水,說是黑豆水對女孩子有多好,然後,暐婷也很投紋暄的意,每天很勤勞地用店裡的不鏽鋼鍋煮黑豆水。

關於這件事,我一直覺得很奇怪,「托斯卡納」吧檯生意有越來越好的趨勢,我來上班的時候,總覺得煮店裡的紅茶都沒快時間了,胖暐婷哪來的美國時間煮她的黑豆水?

或許,就跟她老是有時間跑到內場跟無腦帥哥聊天,是一樣的道理吧?

「湘實,妳要不要喝黑豆水?不只紋暄很喜歡,連阿富每天都會喝一杯。」

胖暐婷這天突然假好心這麼問。

阿富每天都會喝,跟我有什麼關係?

我只能說,如果胖暐婷想要用黑豆水討好我,拿阿富當誘餌是她的致命傷。

「不用了,我喝水就好。」

我從咖啡機的溫杯盤拿起一個骨瓷馬克杯,倒進溫開水之後,走回吧檯繼續清洗我的吧檯杯子山。

這時候,胖暐婷走來旁邊對我說悄悄話:「昨天,我吃阿富煮的義大利麵。」

「哦,好吃嗎?」

「阿富煮的義大利麵,是我吃過最難吃的,又乾又沒味道。」

我連看胖暐婷的力氣都不想使,只是聳聳肩,不置可否。

內場的門被打開,柏晉從裡面走出來,他拿走吧檯後方的玻璃水杯,嘴上嚷著:「好熱!」他打開製冰機,盛冰塊到杯子內。

此時此刻,胖暐婷咯咯地嬌笑起來:「你真的很討厭耶!想喝黑豆水就說一聲嘛!」

「我只是口渴,想喝水而已。」

他將溫水倒進放滿冰塊的水杯中,又走進廚房。

原來,黑豆水,沒有想像中的受歡迎。

胖暐婷拿阿富當例子要說服我喝黑豆水,是失敗了,但是其中的事實,也和她想的不一樣。以我對阿富的瞭解,阿富根本不是對黑豆水有興趣。

每天晚上的打烊,阿富也不會放過店裡沒賣完的紅茶,非得喝完一杯再下班,名字是叫阿富,卻非常愛貪小便宜。

 

這一天,我在吧檯洗杯子,腦中閃過許多想法,我又有幫那對智商低的夫妻取新綽號的靈感。

這對夫妻大概很不缺錢,又或者是早期開咖啡店賺了不少,又盡全力壓榨掉員工不少薪水,瘋子老闆最喜歡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:「現在的員工都很不耐操!」

於是,在他們不顧員工品質,也不顧經營品質,更不顧產品品質的前提下,這種消極的行為,與他們的姓氏正好十分一致,「蕭紀」夫妻檔,等於「消極」夫妻檔。是的,白痴夫妻,又叫消極夫妻。我得到這個靈感時,覺得自己簡直太過文藝,又太過聰明!

老闆娘的名字叫杜蘭,叫「肚爛」比較實際吧!把「寄生蟲」換成「肚爛」老闆娘也不錯。紀杜蘭,忌妒蘭?不!這真的太過文藝了,肚爛老闆娘才不配這種格調咧!

看來,今天,我是靈感泉湧的顏湘實。

那對消極夫妻,說是要去韓國玩五天,所以,這幾天都不會出現在店內,因此,「托斯卡納」的空氣變得異常新鮮自由,那對瘋子夫妻不在,世界真是太美好了!

「妳要不要學煮咖啡?」柏晉問。

「你是說拿鐵嗎?」

「練習拿鐵也可以,不過,我現在說的是,用虹吸式煮咖啡。」

「可以嗎?」

不只是學拉花,其實我也想認真學煮單品咖啡的方式,只不過,秋寧姐還在的時候,一直沒有機會仔細教我。

「老闆說可以用義式咖啡豆來練習,就是虹吸式連煮三杯的練習。」

「哦!那個哦!我真的可以練習嗎?」

虹吸式連煮的練習,就是為了要應付,同時間有客人點三種不同單品咖啡的狀況。如果不熟悉虹吸式咖啡壺的操作,遇到這種時候,一定手忙腳亂。

「嗯,不過,我們換別的咖啡豆。」他從吧檯後方拿出一罐咖啡豆,上面寫著耶加雪夫。「這件事,妳不能跟老闆說。」

「好!沒問題!」

真是奇怪,那個瘋子老闆轉性了嗎?竟然跟柏晉說,可以用義式咖啡豆來練習。咖啡店裡來了一個懂咖啡的人,還真是益處多多,連廉價老闆都變得高級了。

「妳可以先想一下,如果有同時有三杯咖啡要作,會怎麼處理?」

「嗯,我想看看。」

虹吸式咖啡壺,麻煩的地方,就是要等水的溫度上升,很費時間,第一個動作,就是先將熱水倒進下壺,再馬上把下壺拿到光爐上加熱。

我邊思考,邊開始動作,店內只有兩支虹吸式,和一個光爐,等於說,在我煮完兩杯的空檔,還要找時間清潔其中一支咖啡壺,才能再煮第三杯。

在我絞盡腦汁之後,現在,吧檯上有三杯耶加雪夫,分別是第一杯、第二杯及第三杯。

柏晉擺出九9個義式濃縮杯,一一溫杯。

「把每杯的量,再倒進三個小杯子,這樣的話,就可以讓其他人幫妳試喝味道。」

「我不用別人幫我喝味道啊!」我喝著第三杯耶加雪夫,「我自己喝的出來,這三杯的味道都不太一樣。」

喝黑咖啡的高手,可以一喝味道就猜得出是什麼豆子,我沒那麼厲害,可是,如果是同一款咖啡,喝幾次或喝幾杯,分辨其中的差異,我還可以。

柏晉的眼神變得若有所思,他繼續說:「妳煮的這三杯,第一杯跟第二杯的味道比較接近,第三杯的味道差異比較大。」

「嗯,我也是這麼覺得。哪一種味道比較好?」

「第一杯和第二杯,比較清爽,第三杯比較苦澀,有點焦味,不過,也在合理範圍內。」

「嗯!你說的感覺,我知道。」

確實,前面兩杯雖然清淡,也還不致於失去咖啡味,第三杯是濃厚許多,在他的提點下,我對尾韻的焦味,還有一點感覺。

「妳需要練習的,是讓三杯的味道都很接近,不管哪一種味道都可以。通常女生會喜歡前面兩杯的感覺,第三杯,是老男人愛喝的味道。」

「哦!哦!原來是這樣,也就是說,我要練習的是穩定度。」

「沒錯,等到妳煮出來的三杯味道都接近,妳就成功了。」他又瞄了我一眼,「妳喝得出來吧!」

他為什麼要用那種眼神看我,難道說,有人喝不出來?

「你們在練習煮咖啡哦!」胖暐婷從內場出來,「這些都是妳煮的?」

「對,是耶加雪夫,要喝嗎?」

雖然沒辦法太過期待胖暐婷的品味,我基於好奇心,還是想測試她的程度。

「她在練習,妳就幫忙喝看看吧!」柏晉說。

胖暐婷分別拿起那三杯義式咖啡杯,各喝一口,表情開始沈思。

「怎麼?有妳喜歡的味道嗎?」

我看著她,到底是會喝還是不會喝?胖暐婷的思考時間也太久了吧!

只見胖暐婷又拿起第一杯和第三杯確認味道,我開始揣測,難道她的個性比較特別?喜歡的反而是老男人愛的那種味道?

最後,胖暐婷挺直身子,一副專家的口吻:「第一杯和第三杯的味道比較接近,第二杯的味道,喝起來有點怪。妳應該要調整一下,是不是中間有什麼細節要注意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