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低頭看手錶,203分,真是開心!我可以直接打卡下班,不用跟紋暄浪費我的口水。打卡完畢後,我轉頭準備拿東西,看見置物櫃上有一張畫著「正」字記號的表格,表格的最上面有一段前提:

(1)練習的咖啡不得外帶,也不能招待來店消費的朋友。

(2)本表格,只限「個人」使用,不得與其他人共用。

(3)店內義式咖啡豆一磅280元,牛奶自備。

(4)練習的時間,只限下班,要標記杯數,並會同同事簽名。

對了,我記得小冰箱裡的牛奶還有剩的樣子,看來還不能馬上回去,至少要先煮完一杯拿鐵再說。

這張拿鐵的杯數表格,只有我和萩寧姐在用,現在只剩我一個人練習了。萩寧姐的技術,其實可練可不練,她光是煮給客人喝的拿鐵量,對她來說熟練度也已經足夠。

「妳要練習拉花嗎?」柏晉剛煮好他的黑咖啡,他用店裡的瓷杯裝,正拿在手上,現在是他的休息時間。

「對啊!感覺好久沒練習了,再不練習,牛奶都要過期了。」

一開始,為了價格便宜,我買的是特大瓶的牛奶,後來發現,那麼多的牛奶量,根本來不及在保存期限內用完,就改買一般的瓶裝量。

「是因為牛奶快過期的關係?」

「不然呢?」

「我以為,妳很喜歡練習拉花這件事。」

「哦!是、是沒錯啦……練拉花是很好玩,不過,很常練習的話,也滿累人的。」

我沒說的是,如果每次都能成功的話,當然好玩,問題是,跑出不知所云的「山水畫」的機率總是比較高,再有興趣,也會精神疲乏。

「對了,你……會拉花嗎?」

大概是因為他的咖啡知識真的太厲害,我一度忽略掉,他並不熟悉義式咖啡機這件事。

「我不會拉花,也不喝拿鐵。」

「為什麼不喝拿鐵?」

「我只喝黑咖啡,對拿鐵的味道沒有特別喜歡,我的朋友也都不喝拿鐵。」

我從冰箱拿出牛奶,他這個理由還真是簡潔有力,不但自己不喝,連朋友也不喝,所以更加沒有學習義式咖啡機的動力,是吧?

「那看到漂亮的拉花,會想學嗎?」

「我對拉花沒興趣。」

「哦,是哦。」

這點完全跟我相反,我一開始是完全不喝咖啡的,連拿鐵也不喝。

與其說我不喝,還不如說我完全不懂咖啡,也對喝咖啡這種事沒興趣。來「托斯卡納」打工之後,看到萩寧姐的拉花拿鐵,才開始奮發向上。

那時候,我看到萩寧姐拿著鋼杯晃個幾下而已,一片葉子便浮現在咖啡表面,頓時覺得,那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事。

剛才經過內場門外,看到柏晉正用著生米練習甩鍋,換成是我進去內場的話,我大概會對甩鍋這種事情完全沒勁。

「妳對拉花很有興趣?」

「當然啦!你看,」我指著那張紙的上面,「這家店的拿鐵練習,員工是要付費的,沒興趣的話,我幹嘛花這種功夫?你知道蕭大老闆是怎麼說的嗎?他說,他願意付薪水來讓我們學習,已經很好了!練習拉花,他只提供器材就很不錯了!要我們自己握機會。」

我才一個小小工讀生,蕭大老闆連這種事情都要佔員工便宜,還真不是人。

曾經問過萩寧姐,老闆會不會拉花?只見她冷哼一聲:「他怎麼可能會拉花?別人拉出來的葉子是葉子,他只拉得出像魚骨頭的葉脈而已!每次拉花都還要特地換又白又胖的典型拿鐵杯,笑死人了!那是新手用的,他的成功率還不是百分百。

我還沒學到萩寧姐煮咖啡的高超技巧,倒是把說老闆壞話這件事,學得維妙維肖。管他的!那種爛老闆誰理他?

我開始填壓上把,看著咖啡液快速流動,我喃喃自語:「萩寧姐拉花的樣子很輕鬆,隨便晃幾下而已,圖案就跑出來了。我什麼時候可以像她那樣?」

「不是幾下而已。」

「蛤?」

「其實是很多下,但是動作很快,妳看不出來而已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