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面響起開門聲,柏晉從內場走出來。

一開始,我還搞不清楚柏晉是內場還是外場的,後來才知道,他主要是待在內場,有時候出來支援外場。

柏晉和阿富真的很不一樣,阿富一天到晚只會死守著內場,半步都不敢踏出來,他到底是有多害怕跟客人接觸?已經整天都待在內場了,打烊的時候永遠無法準時下班,我和阿德一起打烊的時候,才不是這樣,阿德永遠可以提早從內場出來,阿富永遠只在下班前一秒鐘才出來。

偏偏呢!這種膽小如鼠的人,還特別喜歡在別人背後說壞話,孬種男!

聽萩寧姐說,阿富為了不要那麼累,又可以提早下班,跟蕭老闆說她的壞話,想調出來外場。

我是很希望不要跟阿富搭打烊班啦!不過,人家萩寧姐可是外場兼吧檯女王,又很會煮輕食,是專門開店的,阿富憑什麼跟人家調班?累不是只有他在累啊!他以為跑外場很輕鬆嗎?阿富連上打烊班也還每天遲到,最好是世界上有可以睡到自然醒又提早下班的工作啦!阿富的少爺病是徹底的沒救了。

「妳要不要喝咖啡?」

一道柔中帶有磁性的嗓音,把我的思緒拉回現實。

柏晉不知道什麼時候,已經站在我的旁邊,虹吸式咖啡壺的前面。

「那是什麼咖啡?」

「就是咖啡。」

就是咖啡?他是什麼意思?我就是不懂才問的。

「你的咖啡沒有名字嗎?」

我的咖啡知識再爛,也知道,咖啡豆都是有名字的。他自己前幾天才教過我的不是嗎?

「我的咖啡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妳可以把咖啡的名字,想成是『我的咖啡』,My Coffee。」

 

「湘實,妳真的進步很多,現在的妳,很有女服務生的架勢。」

那時候的我站在吧檯,手上正忙著用shake杯搖冰紅茶給客人,紋暄就站在旁邊,她用一種鼓厲的語氣對我說。

「是嗎?我一開始的狀況就沒有很糟吧!」

拜託!我可是混過早餐店的,餐飲業最要求速度根本難不倒我。        

我不喜歡紋暄用那種高高在上的語氣跟我說話,何止不喜歡,是很討厭!因為我覺得她沒有資格。

一個實力在別人之下的人,是最沒有資格鼓勵別人的,更何況,紋暄那麼常替別人惹麻煩,怎麼還敢這樣評斷別人?

我現在正忙著搖紅茶的原因,就是這位紋暄小姐把飲料送錯桌了!紋暄送錯餐的記錄,在「托斯卡納」是屬一屬二的。

「妳確實是滿需要人家噹妳的,妳被老闆噹之後,速度有變比較快。」

「我不覺得啊!速度真的慢的人,是阿富吧!他每天打烊都被老闆唸,因為很多東西都沒洗乾淨,還忘東忘西,害我都不能準時下班!」

紋暄好像當作沒聽到阿富的事,又繼續說:「妳知道嗎?我們都覺得,妳剛來的時候,老闆對妳很好,不太會找妳麻煩。」

「我不覺得啊!我覺得他很喜歡找我麻煩,只是妳沒看見而已。老闆不是只有喜歡找我麻煩,他是喜歡找『大家』的麻煩,人家萩寧姐那麼優秀,那個白痴蕭老闆有什麼資格挑剔她?」

而且,她說的「我們」是誰啊?腦殘的阿富,還是只有會耍花痴的暐婷?

說到白痴老闆對誰好,應該是對紋暄最好了吧?

她來了一年,什麼也不會,不懂咖啡,不會認咖啡味道,不會介紹咖啡器具,連吧檯最基本的飲料配方也記不住。瘋子老闆還處處牽就她的不專業,紋暄不會作飲料,就讓她跑外場就好了,紋暄喜歡對客人擺臭臉,瘋子老闆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還喜歡把他對紋暄的不爽,發洩在其他員工身上。

就連喜歡找女員工麻煩的紀老闆娘,也懶得理紋暄。

有什麼樣的老闆,就有什麼樣的夥計,這句話套在紋暄和蕭老闆身上,再適合不過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