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姚柏晉來到「托斯卡納」後,店裡的氣氛開始有些微妙的變化。

說起來很奇怪,本來就是咖啡店,不論是外表或是氣氛上都是咖啡店的模樣,不過,他來之後,變得更像咖啡店了。

「你今天還沒有煮咖啡!我要喝你煮的美式。」

暐婷對他這麼說,用很嬌滴滴的那種聲音,咖啡的尾音會拉長加上揚的那種。

「我不會操作這台機器。」

「你騙人!你怎麼可能不會?」

你怎麼可能不會?奇怪,這個胖暐婷和他很熟嗎?他自己都說不會了,胖暐婷是他的誰嗎?還專門指定美式咖啡是他煮的才喝,店裡的咖啡是妳想喝就可以喝的嗎?蕭大老闆的金口說過,店裡所有的飲料都不可以喝。

當然,飲料要端出去前的試喝,不算範圍內。

人家才剛從內場忙完,胖暐婷就這麼懂得抓緊時間,馬上黏著帥哥不放。這種恨不得釣到金龜良婿的把戲,還真是讓我這種小小工讀生大大開了眼界。

胖暐婷不是完全不挑的嘛!我還以為只要是男的,她都要呢!

「義式咖啡機,我真的不熟。」姚柏晉的嘴巴是這麼說,他的動作倒是開始操作那台義式咖啡機,幾分鐘後,他將一杯熱美式推到胖暐婷面前,「妳如果想喝的話,就喝吧!」

我在旁邊觀察他的動作,他還真的是不太會煮義式咖啡,不愧是熟男,說起話來一點也不做作。也就是說,那杯美式咖啡的味道,嗯,有待商確。

我覺得,我開始欣賞他了。

胖暐婷自以為陶醉的喝起咖啡,她也不想一下,要是她在吧檯悠閒喝咖啡的模樣被老闆撞見的話,會有什麼後果。

我跟胖暐婷相處快一個月了,還真不知道她有那麼愛喝咖啡,之前完全沒聽胖暐婷說過呢!

柏晉離開義式咖啡機的位置,走到吧檯內,虹吸式咖啡壺前,拿出他的咖啡豆,開始煮今天要喝的黑咖啡。

胖暐婷就是看人家每天都煮咖啡,才會那麼厚臉皮跟人家要咖啡喝。

結果,她喝到的,不是他帶來的咖啡豆,也不是他擅長的咖啡器具,還真不曉得胖暐婷是在陶醉哪一點?

「你有在咖啡店工作過嗎?」

他現在就站在我旁邊,我的好奇心終於有機會得到解答。

「沒有。」

「所以你的咖啡是自己學的?」

「對。」

「是哦!那還滿厲害的。」

如果他的咖啡是自學的,那不會操作義式咖啡機,就是非常合理的事。誰會沒事在家擺一台商業用的咖啡機?

 

萩寧姐離職後,我在「托斯卡納」的日子,特別寂寞,奇怪的是,好像萩寧姐離開之後,店裡的生意也跟著蕭條不少,總是冷冷清清。

與萩寧姐在吧檯閒聊的時光,是我最懷念的時刻。雖然萩寧姐只帶我一個月,時間非常短暫,但是在我心底的重量,卻最難以抹滅。

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緣份的深淺吧!我與紋暄、阿富之間,相處的時間很長,卻是什麼情感也累積不了。

「紋暄,妳會不會覺得,萩寧姐離開這裡,很可惜?」

「我不會這麼覺得!像人家暐婷那種有能力的,早就可以自己開一間咖啡店了。」

紋暄說話的同時,嘴角有一抹明顯的嘲諷。

暐婷那種有能力的?我從來不覺得暐婷有能力可以開咖啡店啊!

「是嗎?」我不置可否,突然理解,為什麼萩寧姐跟紋暄搭話,都只是用兩個字敷衍過去,因為懶得理她。

人家萩寧姐煮熱拿鐵還要打奶泡和拉花,不管怎麼算都不會超過三分鐘,胖暐婷的的熱美式只是加個熱水而已,就要三分鐘以上,不管怎麼比都很鳥好嗎?店裡忙的時候,她連一杯冰的玫瑰拿鐵都作不出來,最後還是我這個小小工讀生自己解決的。只是讓胖暐婷站吧檯而已,又沒讓她跑外場。

萩寧姐站吧檯的時候,氣勢可強的咧!萩寧姐不只可以把所有的飲料單及時作出來,還可以幫忙跑外場。

胖暐婷要是想不開的話,真的跑去開咖啡店,我連看不都不用看,幾個月內就收了啦!我懶得再跟紋暄搭話,歐巴桑永遠就只會跟歐巴桑要好,程度永遠也只是歐巴桑。

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我顏湘實不想年紀輕輕,就有歐巴桑性格,所以,從今以後,絕對要離紋暄越遠越好。

一組客人正要過來櫃檯結帳,女客人問紋暄:「妳是老闆吧?」

只見紋暄整張臉得意到不行,只差屁股沒有真的翹起來而已,她假裝不好意思地回答:「我不是老闆啦!」

「是哦!看起來很像。」

「哎喲!人家真的不是老闆啦!」

我冷冷看這一幕,不懂紋暄在瞎高興什麼?那位女客人只是覺得紋暄年紀看起來最大,又剛好站在櫃檯招呼客人的樣子,有一種似乎是老闆的假象而已。

簡單來說,就是紋暄看起來又老又很會裝腔作勢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