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密封罐──密封罐開始流行,是因為咖啡豆的關係,它可以拉長咖啡豆的保鮮期。這讓我聯想到,時間靜止。你不會知道,我曾經多麼希望,我們的愛情可以停留在某些時刻之前。

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

 

「我兒子的朋友,有在說要報名咖啡師的課程,要去考咖啡師證照。」

「那個是給年輕人考的!像我們這種已經自己開店當老闆,你也知道,就不希罕那個。」

是嗎?開店當老闆就不用學習?能開店當老闆一定比較厲害?這些特質,我全部都沒在蕭老闆身上看到呢!要是他真的比較厲害,那不考證照、不上課這點可以原諒,偏偏完全相反。

我一邊洗著吧檯的水杯,一邊聽著蕭老闆和客人的對話,「你也知道?」哼!最好客人知道你這種白痴老闆在想什麼,人家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。

蕭老闆還真是會替自己找藉口,他也不想一想,他開這間20年的咖啡店,老是喜歡號稱是咖啡老店,結果,咖啡的生意是最爛的,專門來喝咖啡的人沒幾個,咖啡豆也賣不出去,更不用說咖啡器具。

難怪秋寧姐會說瘋子老闆的咖啡豆老是賣不出去。如果我是客人,別說是咖啡豆,根本不會想買這家店的任何東西。

「事實是,如果蕭老闆真的那麼注重品質的話,這家店的吧檯不會是這樣的。」

我現在終於可以理解,萩寧姐對這家店的不以為然的態度。

當然,最後那個客人沒買東西便離開了,除非他是笨蛋。

客人走之後,蕭老闆倚著吧檯,突然對我說:「剛才我停車的時候,讓一個老婦人先過,等她走了,我才把車子開進去停,結果她就進來店裡買東西,妳看,感覺好的話,客人就是會上門。」

是那個老婦人的感覺不準吧!明明你這種老闆給人的感覺根本就很不好啊!我在心裡大翻白眼,所以蕭老闆你這種人連停車禮讓行人的時候,都在計算人家要不要進門買東西嗎?誇張!

店門口響起叮咚聲,紋暄推門進來,她一看到老闆,馬上臭著一張臉,慢慢走到吧檯內。

太好了!今天是假日,我上的是早班,可以現在下班了。這是我看到紋暄最快樂的時刻。我打完卡,拿著包包,準備用腳底抹油的速度離開,此時,吧檯內一段極為不合理的對話傳進我耳朵:

「我覺得很奇怪!我是老闆,可是常常要看妳的臉色。」

「我不會對員工這樣。」紋暄別過臉,嘴角浮起一抹故意的笑。

「那我身為老闆,我就不會加薪!」

 

「托斯卡納」吧檯前方的橫木,有一排包裝好的咖啡豆,包裝上的名字有義式濃縮、巴西、曼特寧、哥倫比亞、曼巴、藍山和摩卡。

這天的我心血來潮,我看著那些咖啡豆,又看向在吧檯內的姚柏晉先生。

我的身旁,正好有一位咖啡很厲害的帥哥,隨便問問有關咖啡的問題,不會得罪人吧?

「為什麼咖啡豆的名字叫『巴西』?」

「因為是巴西產的咖啡豆。」

「所以,叫『哥倫比亞』,也是因為是哥倫比亞產的咖啡豆?」

「對。」

「那義式濃縮咖啡豆,也是來自義大利?」

問到第三種咖啡豆的時候,我在開口的那一瞬間,超級想咬斷自己的舌頭。他會不會覺得,我是一個白目的死小孩?

「不是。義式咖啡豆,是指咖啡豆的混合,也就是說,它是好幾種咖啡豆混合出來的味道,還有指它的烘焙特性。」

「原來……原來如此!」

原來,我沒有問錯問題,不但沒有問錯,還誤打誤撞,讓我問到應該問的。

一位女客人走到吧檯前,她把整排咖啡豆由左而右看了一輪,欲言又止,姚柏晉先生率先開口:「需要什麼嗎?」

「我想買咖啡豆,又不確定買哪一種才好。」

「妳喝酸嗎?」

「嗯……不排斥,可是太酸的話,也不喜歡。」

「那妳可以試試耶加雪夫,它的酸,是很適合入門品嚐的一款非洲豆。」

「是哦!耶加雪夫嗎?就是我剛才點的咖啡嗎?」

「嗯,就是妳喝的那種味道。」

「好啊!那我就買一包這個,直接拿這裡的嗎?」

「對,來櫃檯結帳就可以了。」

那位女客人開心地拿起一包半磅的耶加雪夫,走近櫃檯。

我看著這一切,內心驚嘆不已,哇!不愧是咖啡高手兼熟男,沒幾句話就把咖啡豆賣掉了。

姚柏晉先生幫客人結完帳後,他貌似對我說話:「對了,我還有一件事要說。」

「嗯?」

「我剛才還沒解釋完,義大利不種咖啡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