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開那間鬼咖啡店的日常,日子就是一天一天過,雖然平淡無奇,卻讓我有一些這個年齡不會有的體悟,能有寧靜的日常,本身就是一種幸福,心中的平靜,好重要。

思念,會越來越淡,理智,則是會隨時間漸漸增長。

失意的愛情,就是思念與理智的消長曲線。最後,失意的主人翁,總是會為這段失落的情感,下一段註解,那便是愛情智慧的成長結晶。

我還沒辦法有什麼註解,所以,只會一直思念下去,直到思念的盡頭。

陽台外,傳來一陣淅瀝嘩啦的聲音,這遲來的冬天,終於,在十一月下旬,下起綿綿冬雨。

是冬天的緣故吧!讓我的心情,沒來由地染上憂鬱的顏色。

我斜躺在嫻靜的大床上,翻看言情小說,突然想到一個問題:「阿靜,妳從小到大喜歡過幾個男生?」

「不包括大學交往的,有兩個吧!一個在幼稚園,一個在國中。」

「幼稚園!妳還真不是普通的早熟耶!一般的小朋友,在那種年紀,只會顧著搶玩具。」

「會嗎?我記得很清楚,我第一次喜歡上男生的時候,就下定決心,要他的新娘子。」

「噗!妳人生的第一個夢想,就是當新娘子。很難實現吧!那時候的年紀還那麼小。」

外面的雨聲,越來越大。冬天的時候,我最怕下雨,寒冷的天氣,一下起雨來,變得又冰又潮濕,令人難以忍受。

「當然不可能實現。算了,這種無聊的事沒啥好聊,妳也不想看電視吧?現在的電視節目也沒什麼好看的。還是來喝點東西吧!」嫻靜說著,人便移動到她的小廚房去。

這種又濕又冷的鬼天氣,來一杯熱熱的飲料,是最適合的。還是我們家的阿靜貼心,不愧是從小立志要當新娘子的人,溫柔體貼與蕙質蘭心兼具。

不對啊!如果只是要泡茶,嫻靜幹嘛特地跑到小廚房去?

「阿靜,妳要弄什麼?」

「月桂燉奶,最適合這種濕濕冷冷的天氣喝了。」

「哦?為什麼?」

「因為它是月桂燉奶啊!」

「妳這樣有說不是等於沒說?妳該不會對月桂很不熟吧?」

「顏湘實!妳有什麼資格說我?我都沒跟妳計較泡麵煮法的答案了!那種三位一體的愛,妳還是留給自己好了。」

「哦!也是。那我要喝好喝的月桂燉奶哦!難喝的我不要。」

人生真是難以想像,誰知道一個從小立志當新娘子的人,才二十歲初頭,就變得那麼老氣橫秋。人生啊!要懂得幽默,幽默很重要。

我繼續翻著小說,對了,三位一體又是什麼東西?算了算了,聽起來就是,三個東西其實是同一個東西的意思吧?

外面的冬雨還是一直不停地下,我覺得,房間的溫度好像也跟著下降。

「月桂,用來讚美愛情和獲得榮譽。」小廚房的方向,傳來嫻靜的聲音:「妳應該對『月桂冠』有印象吧?那個就是用月桂葉編成的頭冠。」

「是跟運動會有關的那個頭冠?」

「沒有錯,就是那個頭冠。月桂有一個很有名的愛情故事,傳說中,阿波羅喜歡河神的女兒,達芙妮,但是達芙妮不喜歡他,只好一直閃躲阿波羅的追求。最後,達芙妮為了拒絕他的求愛,就變成月桂樹。」

「唉!又是一個讓人變成植物的故事。也難怪,妳們學花草的,都要知道那麼多故事。」

我記得小時候聽到這種故事,只覺得奇妙,現在長大聽到,只覺得有股淡淡的哀傷。

「故事還沒完,等我一下。」嫻靜拿出量杯,將牛奶倒進去,又不知道從哪裡變出幾片葉子,跟牛奶一起丟進手鍋內,她開啟瓦斯爐,轉小火。「後來,阿波羅還是愛著已經變成月桂的達芙妮,他對著月桂樹說:『妳的枝葉我要作成頭冠,用妳的樹幹做成豎琴,妳的花用來裝飾我的弓,我要讓妳永遠年輕。』於是,月桂成為阿波羅的讚美,月桂與太陽神同享榮耀與尊貴。」

「所以,月桂跟愛情還有榮譽有關係,是嗎?」           

「對,這是眾所皆知的事,月桂冠已經是普遍的常識。」

我突然覺得,今天我和嫻靜的對話,有一點點處於鬼打牆的狀態。

果然是冬雨的關係嗎?天氣又濕又冷,嫻靜這位花草博士的頭腦,開始打結。

如果是平常的嫻靜,可能會針對愛情或榮譽之類做解釋,或是有些延伸性的話題才對。

「好了!妳要的,好喝的月桂燉奶來囉!」嫻靜興奮的聲音從小廚房傳來。

「我都還沒喝,妳怎麼知道我覺得好不好喝?」

我放下小說,看向小廚房,等著嫻靜遞來一杯熱熱的月桂燉奶。

「妳聞一下,是不是很香?」

我接過馬克杯,低頭聞香氣,「有很香嗎?我覺得味道有點嗆鼻,而且,牛奶味好重。」

「那是聞起來啦!看來妳不是很喜歡這個味道,那直接喝好了,感受會不一樣。」

是嗎?我實在太疑惑了,這個月桂燉奶有那麼好喝?竟然讓嫻靜這麼推薦,剛才聞的時候,有一股很特殊的氣味,實在說不上來是什麼,是藥草味嗎?

我在嫻靜眼神的期待下,慢慢地,喝下月桂燉奶的第一口。

要怎麼形容比較貼切?月桂燉奶,喝起來的感覺,那股特殊的濃烈香氣,在牛奶當中反而變得清爽,透明溫潤,月桂葉的香氣襯托出奶香,又不失本色,不似它的原本帶嗆的氣味,是溫柔的味道。

「如何?跟妳想像的不一樣,對不對?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嗯,喝起來,和聞起來很不一樣。冬天喝這個,好適合。」

「月桂燉奶可以除濕暖胃,好喝又健康。」

嫻靜也喝著自己手上的那杯月桂燉奶,她的臉龐,露出女生吃到好甜點的那種笑容,恬靜幸福。

「妳剛才問我喜歡過幾個,妳自己呢?」

「我嘛……也不多,國小一個,國中一個,高中也一個,不多不少,剛好三個而已。」

雖然喜歡過三個男生,我還是很專情。

阿靜喜歡喝月桂燉奶,那就要專心喝!突然問我這種問題,害我數到第三個的時候,心虛了一下,我是不是很容易喜歡上男的?

「不只三個了,有第四個了。」

「妳以為妳在數我有幾個小孩嗎?四個的話,我要從幾歲開始生啊!」

嫻靜維持著優雅姿態,持續喝著月桂燉奶,「妳知道嗎?古希臘的神官,用月桂油來取得神諭。」

「神諭是什麼東西?」

「天機囉!可以預測未來的預言。德爾菲神殿,是阿波羅發布神諭的地方,很多信徒會來到這裡找真理的答案,他們的問題,阿波羅會透過女祭師來回答。然後,月桂是阿波羅的聖木。」

「所以呢?」

阿靜喝了月桂燉奶之後,頭腦恢復運轉,又開始說一些深不可測的話。

我還記得,之前是招戀愛運的玫瑰花、可以記憶夢境的檸檬馬鞭草茶,後來是揮別感情難關的月亮茶,這次又是什麼?

「妳要不要帶幾片月桂葉?」

「什麼?」

「還沒有忘掉他吧?晚上睡覺的時候,放一片月桂葉在枕頭下,說不定可以夢到跟他有關的預知夢。」

「我要這種預知夢幹嘛?」

「預測你們有沒有未來啊!有,那就喜歡他,沒有,那就忘掉他,這樣不是很好嗎?很多人去作塔羅牌占卜、看星座運勢還是算八字,不都是為了這個?妳現在只需要一片月桂葉就解決了。」

原來,我的愛情困惑,只需要一片月桂葉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