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義式濃縮咖啡──一直覺得義大利人喝咖啡的品味很怪異,Espresso又苦又澀。我不喜歡Espresso,也不喜歡轟轟烈烈的愛情。我是一個現實的女孩,因此,我的愛情也要腳踏實地。

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

 

「湘實,等一下陪我去買咖啡器具好不好?」

「怎麼了?為什麼要買咖啡器具?」

「我媽說,她最近想學煮咖啡。我想,這種事情只能拜託妳了。」

流行這種東西很奇怪,我記得,在我還沒去咖啡店打工的時候,咖啡這種東西根本不流行。沒想到,我一離開咖啡店,咖啡文化反而盛行起來。學校附近的咖啡店,可說是一家接著一家開。

不只是買咖啡喝的人變多而已,連逛咖啡器具的人潮,也明顯增加。

「嗯,可以啊!妳有想特別去哪家店逛嗎?」

「沒有,妳決定就好。」

我決定嗎?咖啡器具這種東西嘛,每家店賣的都差不多,能不能買到適用的,就決定於買家的智慧了。

「那就先去那家看看好了。」

十分鐘後,我和嫻靜來到一家「咖啡與貓」的店。

從這家店的玻璃牆往內看,可以看到一台正在運作的烘豆機,門邊有幾隻小貓繞啊繞。走進店內,地板上,到處鋪著用來裝咖啡豆的麻布袋。

「湘實,妳覺得我要買哪一種比較好?」

「初學者的話,建議買手沖壺組就好了,虹吸式太麻煩了。」

現在想一想,虹吸式咖啡壺對初學者來說,不是很好的入門款。光是設備上的使用,就是比手沖麻煩許多。

不過,當初,我學煮單品咖啡的時候,用的就是虹吸式咖啡壺(Syphon)

雖然後來又學了手沖,可是,虹吸式對我來說,始終有著一份很獨特的情感,可能是類似初戀情節吧!它可是陪伴著我度過一段,剛接觸咖啡的日子。

「那就買手沖壺,妳覺得買哪個比較好?」

「這個嘛,妳媽有沒有特別想要的款式?都交給妳挑嗎?」

「我媽說,只要買回來的東西,可以讓她煮出咖啡就好了。」

我看著陳列在櫃子上的各種細口壺,琺瑯壺、不鏽鋼壺、木柄壺、宮廷壺、經典銅壺……,不禁想起在「托斯卡納」賣咖啡器具的情景。

「細口壺,主要是看你握把的手勢順不順……」

每一次,我看紋暄小姐介紹手沖壺的時候,就只會這一句。她就這樣,在咖啡店很認真地混了一年。

明明細口壺可以隨便說的介紹點有好幾個:

「這種壺身的設計,可以讓水流穩定。」

「細口的設計,主要是讓水柱的流量比較好控制。」

「宮廷壺,手感不錯,適合初學者。」

或者,直接給一句:「細口壺的設計,水流穩定,水流量好控制。」這樣也就解決了,既專業又可以唬人。可見,30歲,腦容量小,牌氣大,又待了一年以上,真的不能證明什麼。

如果就針對那句「手勢握得順不順」來賣,對新手來說,很難賣出去吧?

對於沒手沖過咖啡的人,哪有什麼很順的姿勢?當然是怎麼沖都不順。

我抬頭一看,沒想到,這裡還有賣比利時壺,這種壺又叫臥式虹吸式,看起來富麗堂皇,煮法卻完全不需要技巧,是一種很重看又很不重用的咖啡器具,跟「托斯卡納」的蕭老闆完全是一個樣。

「阿靜,妳是說真的?只要可以讓妳媽煮出咖啡就好?她難道沒有說,想煮什麼咖啡嗎?」

如果只是想煮出咖啡,也不用買到手沖壺組,摩卡壺或是美式咖啡壺更方便,完全不用技巧,只需要插電或是瓦斯爐。

「對了!我媽說她喜歡喝『花神』,然後,想要學一些煮好咖啡的技術。」

「那我知道了。」

 

幾分鐘後,嫻靜的摩托車前,掛著一大袋,裡面的包容物是:手沖上下壺、細口壺、咖啡匙、瀘紙以及一包半磅的「安堤瓜花神」咖啡粉。

「妳確定這星期就會回去?咖啡豆已經磨成咖啡粉,要快點喝掉比較好。」

我坐上摩托車,一再叮嚀。

「妳放心!我媽一旦想學東西,絕對不是三分鐘熱度,每天煮個一杯喝,一下子就把那包花神喝光光。」嫻靜坐上自己的機車,戴上安全帽。「也不對,她那個人那麼好客,一天一定不只煮一杯,這樣妳更可以放心了,根本就沒有不新鮮的問題!」

「那就沒問題了。現在的時間已經可以買晚餐了,妳想吃什麼?」

「我想吃辣子雞丁。」

「嗯,就聽妳的,買回妳的房間一起吃。」

「只能這樣囉!妳今天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,當然要來我房間。」

「是嗎?就算沒有任務,還是會去妳房間。」

「哎喲!說話不要那麼直接嘛,有點曖昧性才是人生,不是嗎?」

有點曖昧性才是人生?這句話到底是誰教她的?聽起來根本就不像是王嫻靜會發揮的句子。

我戴上安全帽,將機車鑰匙插進洞內,轉動。

「隨便!總之,去妳房間吃便當就對了。」

 

此時此刻,嫻靜的房間內有一股微妙的咖啡香,仔細聞的話,會覺得是花香,這就是「花神」的魔力。

很多女生來到咖啡店,光是聞到「花神」的香氣,便對它一見鐘情。更迷人的是,喝到最後,還可以感受到巧克力的尾韻。品嚐「花神」的趣味,就在於從頭到尾,它無不散發著誘惑女生的魅力。

「就照著妳說的,去教我媽就好了吧?」

嫻靜看著剛寫好的筆記,紙上是手沖的操作步驟和注意事項。

「對,我剛才泡過一次給妳看,妳也親自作過一次,印象應該很深刻了。」

現在茶几上有兩杯黑咖啡,手沖的上壺有著還沒丟掉的瀘紙和咖啡渣。

我拿起其中一杯開始品嚐。真是難得,來到嫻靜女士的房間,喝的不是花茶,而是黑咖啡。

「湘實,妳喝的那杯,是我沖的?」

「嗯,為了不要讓妳誤會『花神』的味道,我還是把沖得比較好的那杯給妳好了。」

「真是謝謝啦!妳沖的,真的很好喝!妳自己這麼會泡咖啡,怎麼平常不喝?好可惜。」

「每個人的生活習慣不同囉!妳媽不會煮咖啡,還不是很愛喝?」

我也認識一位,很會煮咖啡,也很愛喝咖啡的人。

那個人,名字就叫姚柏晉。      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