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天到咖啡店打工所發生的事,讓我有些印象深刻,因為是在考完期中考的最後一天。然而,期中考的因素,只是其中之一,還有一個因素是,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,年齡、智慧與成熟,三者之間不絕對成正比。

「湘實,我有一片法國吐司,妳要吃嗎?」

「好啊!妳煎的嗎?」

「嗯,妳先吃看看。剛才趁沒什麼客人的時候,我進廚房作的,吐司是早上才買來的。」

「應該還不錯吧,光是聞起來就很香啊!」

我聽萩寧姐的話,咬一口,果然沒讓人失望,鹹鹹甜甜,還有一股蛋香味。   

「好吃!萩寧姐,妳連廚藝也很好耶!」

「是妳不嫌棄。我上次也留了一份給紋暄,結果,她才吃一口,就大聲嚷嚷:『吃起來好油,還有焦味跟油臭味!不吃了!』」

「嗯……我是真的覺得很好吃。」

是那個紋暄的味覺有問題吧?咖啡的味道喝不出來也就算了,這種平民美食她也吃不出來?我繼續咬第二口,無法理解那個紋暄的味覺哪裡出問題。

「我也覺得好吃,畢竟,我可是煮給自己吃的,又不是討好她的。紋暄浪費掉我的一片吐司,我都沒跟她計較了,她還自以為很能跩!要不是她現在還是我同事,我才懶得理她。」

說曹操,曹操到,紋暄正推門進來,她擺著一張晚娘臉說:「我是提早來吃午餐的,還沒有要上班。」

「瞭解。等一下換我休息,我要煮自己的,要順便幫妳煮嗎?」萩寧姐問。

「我才不要吃妳煮的!我覺得阿富煮的比較好吃。」

「哦。」萩寧姐回答得不痛不癢。

這種話,是連我在旁邊看,都會覺得很不舒服,何況是萩寧姐本人?紋暄明明才30歲,為什麼會有很嚴重的歐巴桑性格?

人家萩寧姐都要離職了,紋暄再怎麼討厭人家、忌妒人家,也該有個限度。更何況,萩寧姐又不是笨蛋,表面上不計較,不代表紋暄可以一直為所欲為,她紋暄都幾歲了?這種基本的做人道理竟然一點也不懂。

我所謂的歐巴桑性格,就是說話酸溜溜又得理不饒人,見不得人家好,喜歡趁機會找人麻煩。尤其是那種年輕貌美,能力又強的女孩兒,特別不順歐巴桑的眼。

店裡姓紀的老闆娘,正好符合此典型性格,所以姓紀的老闆娘最不會找紋暄的麻煩了,紋暄是長得不差,不過,不到貌美如花的地步。

我會有這種深刻的體悟,來自有限的打工經驗,這種老闆娘,隨處可見,一點也不稀罕。

還有,荷爾蒙失調的歐巴桑,不愛美女,可是,對帥哥是愛到不行!

阿富從廁所走出來,紋暄一看到他,歐巴桑的粗嗓聲,馬上轉為嬌滴滴:「阿富!我要吃你煮的鮭魚燉飯!」

 

之後,我和萩寧姐同時下班休息,打完卡,我們兩個人便端著午餐到店後面少有人煙的位置坐著,由於吝嗇的蕭老闆不提供餐點給工讀生,所以我吃的是萩寧姐分給我的鮭魚燉飯,不加奶油。

「萩寧姐,這是妳自己煮的?很好吃耶!就算不加奶油也很有味道!」

我吃得津津有味:「吃過妳煮的,就會覺得阿富煮的那是什麼鬼東西?他還加一大堆奶油咧!」

萩寧姐輕輕一笑:「算了吧!少拿我跟他比,我一點成就感也沒有。這道菜,當初是我主動跟阿德學的,阿富的手藝我從頭到尾就沒放在眼裡。那種高富帥,只能在家當少爺。妳知不知道,叫阿富去店門口拔草,用手拔不起來的,他就打算拿螺絲起子拔?這種人妳能叫他幹嘛?」

這一下子,我真的無言了。

在牆的另一端,隱約傳來店門口的叮咚聲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才剛踏進店內的蕭老闆,一下子就走來我和萩寧姐面前,直接對著萩寧姐開炮:「不要臉!每次吃飯都躲躲藏藏的,怕讓人家知道!」

我正覺得莫名其妙,整個無明火都上來,現在都什麼時代了,怎麼還有老闆敢這樣亂罵員工,?

只見,萩寧姐的臉色越來越沉,她用著我從未聽過的低沉嗓音說:「你如果要我坐在店裡讓客人看得見的位置,利用我吃飯的時間,幫你招生意……」

最後,她對著肖仔老闆放聲發飆:「你說話,是不是應該客氣一點!」

於是,整間「托斯卡納」都聽得到萩寧姐的咆哮聲,本來才剛踏進店內的三組客人,不約而同地從椅子上站起來,離開店內。

在當下,是我第一次體驗到,即將離職的大器員工,可以這麼不顧一切活出自己,誰也不怕得罪,因為萩寧姐是如此有力量。

離開「托斯卡納」後,事過境遷,我又回想起這件事,漸漸有一些領悟,像蕭老闆這種人,就是拿來得罪的。他的生活被鎖在一間不會賺錢的咖啡店,根本就不會有什麼有用的人脈,因為物以類聚,所以,咖啡店就是他的墳墓。

於是我深刻體會到,這世界上有一種人,他的成就,就是他的地獄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