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回想起來,那天下午的狀況,其實有些詭異。

那天並不是假日,強人萩寧姐也有上班,奇怪的是,所有的麻煩事,剛好都發生在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。

我的上班時間,剛好是下午茶時段,也是萩寧姐的空班時間,萩寧姐中間休息兩個小時,下午2點到4點,我的上班時間是下午2點到6點。

紋暄休假,胖暐婷也空班,於是,外場只有我和柏晉。

發生的時間點,一分不差,就在萩寧姐打卡下班,轉身離開店門口的時候,店裡陸陸續續來了三組客人,都點下午茶套餐。

你可以問,那老闆人呢?你要知道,蕭老闆從頭到尾就不是一個負責任的老闆,如果那個人真的有一點責任心的話,就不應該放任一個工讀生和新手正職人員守店。

總共有七個下午茶套餐要完成,也就是說,我要獨自切完七份果雕,果雕是所有外場人員最害怕遇到的事,它很費功夫,不只是切水果,擺盤也精緻。而且,下午茶套餐最麻煩的地方,不只是餐點,還包括單品飲料。

飲料分別是,一杯耶加雪夫,兩杯黃金曼特寧,兩杯熱拿鐵,一杯冰卡布奇諾,還有一壺水果冰茶。

一次切七份果雕!我只能不作他想,直接拿起放在吧檯冰箱的水果,使出吃奶的力氣,可以切多少算多少,能切多快就算多快。

就當是老天爺的考驗吧!要我把這一個月沒切到的份,一次補回來就對了。

此時,奇蹟發生了。

我看到,那個柏晉,傳說中咖啡很厲害的人,他不慌不忙地將熱水倒進虹吸式下壺,接著,轉開光爐電源。

「妳可以跟我說,咖啡豆放在哪裡嗎?」

我指了指吧檯後方,他看到之後,又問:「一杯的量,是幾匙?」

「一匙半。」

「好,那磨幾號?」

「三號。」

他就站在虹吸式咖啡壺前,熟練地操作一切,動作流暢,神情專注,彷彿他與咖啡壺之間,上輩子就有了深沉的羈絆。光是看著這個畫面,我知道,他煮的咖啡無人能敵。

我的心,不再浮躁不安,思緒也變得清楚。

「你會煮拿鐵嗎?

「不會,所以,其它飲料就交給妳了,單品咖啡我來就好。」

我放下水果刀,是的,現在並不是切水果的時候,應該要先作飲料,先把飲料給客人才是對的。用最快的速度把所有的飲料先給客人,減少客人等待的時間感,之後,我只要依序把果雕完成,一切便不慌不忙。

我走到義式咖啡機前面,開始盡可能地加快填壓和上把的速度。

「湘實,如果想要練煮咖啡的速度,很簡單,動作要越乾淨越好,除了速度要快之外,不能有多餘的動作。」

萩寧姐平日的叮嚀,在我腦海中浮現。

所有的事情,在有條不紊的處理之後,一一完成了,我看著剛剛切完的最後一盤果雕,壓在心中的大石頭終於落下。

和柏晉搭班的感覺,比想像中還順暢許多。

他啊,根本就不需要教什麼,要如何跟客人應對什麼的,這種熟男級的人,懂的還比我多,跑外場的流程雖然還不熟,可是,只是適應的問題而已。

柏晉是29歲,阿富28歲,才差一歲怎麼會差那麼多?阿富的智商看起來就跟18歲的差不多,說不定還更低!

 

「所以說,妳期待的那位男性,真的出現了?」

「妳在說什麼東西?什麼叫『我期待的男性』?」

「之前喝玫瑰花茶的時候,難道沒有認真許願過嗎?」

「喝茶就只是喝茶而已,哪有想那麼多?反而是妳給的餿主意還不少,妳自己才是最認真許願的人吧!」

走進嫻靜的房內,我便用力地往床上一坐,這個床真的是太舒適了。

「妳想太多了,我現在最不缺的,就是男人!好不容易甩掉一個,我哪來那麼多美國時間跟男人耗?」

我的眼睛直盯著嫻靜,她的態度這麼豁達,到底是想裝作不在乎呢?還是真的已經不在乎了?

不管怎麼樣,那種會把腳踏兩條船這種事,當成理所當然的傢伙,最好的處理方式,就是忘得一乾二淨,「在乎」兩個字,是最不需要的。

「妳今天要泡什麼茶?不會又是玫瑰花茶吧?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