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說老闆的壞話很過癮,不過……「萩寧姐,我們說他壞話,沒關係嗎?」

我暗中比了比監視器,指有錄音。

「理他咧!他自己才愛亂說員工的壞話,蕭老闆有偷聽的自由,我們員工有說話的自由,姓蕭的那種人聽員工說的壞話還會少嗎?那根本就是他的興趣!不聽會死!我們也不是在背後說他壞話,我們是光明正大的說實話!要是沒那個肚量,不要聽不就好了嗎?」

萩寧姐說話的音量不但沒有降低,反而越說越大聲,她又接著說:「之前有一個叫薇庭的,一看到帥哥就拚命發花痴,打烊的時候,一個勁往內場跑,每天晚上都在發嗲:『妳知道嗎?阿富的內場有超多東西要洗的耶!我要去幫他!』說完扭頭就走。結果,我每天早上開店的時候,外場的桌面和地板都髒得要死,吧台也沒擦乾淨,到處長螞蟻,最後還不是我要幫那個叫薇庭的擦屁股?都已經三十歲了,還這種德性,有夠丟我們女人的臉!」

依照萩寧姐的說法,也就是說,那個叫薇庭的,為了幫阿富,丟下自己的外場範圍不管囉?要是我和她搭班的話,一定會很討厭她。

「那個薇庭纏男人的功夫,不是普通的煩人。」

「怎麼說?」

「我記得,那時候,她已經離職快兩個月了吧!她還打電話過來找店裡的男生。」

「特地打來店裡?她沒有那個男生的手機嗎?」

「我也是這麼想,可見,人家男生私底下根本不想接她手機吧!她為了釣男人,還特地打來店裡騷擾人家,男人根本不領情。」

「那她到底是為了什麼打來?」

「就只是為了約吃宵夜,是約好幾個人一起去,包括阿富和紋暄。」

「那就不需要特地打給那個男生,不是嗎?」

「所以,我才說,那個薇庭只是想釣特定的男人,約大家吃宵夜只是晃子,醉翁之意不在酒。」

「萩寧姐,她沒有約妳嗎?」

「我從來就不跟他們同一掛,就算約了也是推掉。那些人下班聚在一起,也是抱怨工作而已,我不浪費時間在這種不值得交往的人身上。」

「那個男生,現在不在店裡?」

「是啊!他那麼厲害,也沒道理一直待在這種店。蕭老闆又不是什麼留得住人才的人,店裡的生意才會一直起起落落,要不是他的店面是買下來的,早就撐不住了。20年的老店這種稱號,只能騙騙觀光客。」

我越是聽萩寧姐對那個叫薇庭的描述,心中的疑問就越大,實在忍不住藏在心中的話:「萩寧姐,妳不覺得薇庭,跟現在的這個暐婷,很像嗎?」

萩寧姐聽完後,不顧形象地大笑:「是啊!我也是這麼覺得,一開始看到新人暐婷,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就沒好感。那個死薇庭還會偷改班表,把我改到晚班,自己變成早班,蕭老闆知道這件事也沒處理。」萩寧姐又突然放大音量:「蕭老闆就是一個卒仔老闆!對薇庭那麼好,是他生的吧!反正行事風格和氣質都非常像,不是親生的才可惜,對不對?」

「靠!那個叫薇庭的,真的很賤耶!」

「後來的暐婷和妳,還是妳比較討人喜歡,不論是個性還是工作態度。所以,湘實,妳要加油!將來,一定可以變得很厲害。」

「妳真的這麼覺得?」

聽萩寧姐這麼說,心裡真的很開心,雖然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想變得很厲害,至少,目前為止,我對咖啡並不排斥,也還算有意願學習。

「當然。妳大概也抓得到我的個性吧!大部份的人,出社會久了,不論說話還是做人,都會變得不誠懇,可是這方面,我還算有自信,我是一個誠懇的人,所以,不說假話。」

不管什麼薇庭還是暐婷了,她們都不是值得我放在心裡的人,有一件事,自從得知消息之後,我一直耿耿於懷:「萩寧姐,妳……妳真的要走了?」

「對啊!捨不得啊?」

「當然會捨不得!我知道,妳這麼厲害,一定不會一直待在這種店的。」

走的人,不只萩寧姐,還有內場的阿德。對我來說,我當然特別捨不得萩寧姐。唉!這家店為什麼都留不住特別認真的人?磁場超不乾淨。

「呵!傻瓜,沒有人一開始就是厲害的,我剛來這家店的時候,也什麼都不會。」

「真的?看起來不像。」

萩寧姐笑得溫柔:「當然啦!都待那麼久了,不變得強一點怎麼可以?所以,妳也可以。」

「可是,這家店的蕭老闆那麼爛!要怎麼學?」

「是這樣子沒錯,不過換個角度想,能在咖啡店工作,本身就是一種福氣啊!這裡有那麼多咖啡器具,是在別的地方的沒有的,商業用的義式咖啡機能讓妳每天近距離接觸,也是別的地方遇不到的,雖然老闆教不了什麼,可是呢,每天用心去作好每件事,一定會進步,不是嗎?」

「萩寧姐,妳說的沒錯,可是,如果我不像妳那麼有慧根,那怎麼辦?」

「只要妳肯學,有沒有慧根絕對不是問題。而且,遇到問題的話,有很多管道可以找答案,上網或是看書都可以,甚至,店裡的人事物都會是資源,也包括客人哦!時間久了,妳會發現,真的可以解決問題的,是自己很寶貴的實戰經驗。」

「唉!我真希望自己也能這麼一路過關斬將,那該有多好?」

「一定可以的。還有,我想到一件事,那個薇庭和現在的暐婷,不只個性像,連長相也很像。」

「真的還假的?」

「是真的,她們兩個人身材都有點肉肉的,五官也有點神似,臉都是圓的,也都戴著眼鏡,連眼鏡的款式都很像。還有說話的感覺,說話的時候有種很精明的樣子,眼睛會散發讓人不舒服的光芒,她們都是把聰明寫在臉上的人,氣質上反而不太聰明。」

我仔細推敲萩寧姐說的話,人的長相和氣質,在過一定歲數後,就必須自己負責,薇庭和暐婷相似度如此高,難道就是所謂的相由心生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