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往常一樣,在過完混亂的打工日,我依舊直接騎回嫻靜的宿舍。

「妳最近為什麼老是泡玫瑰花茶?這麼希望我談戀愛?」

「妳想談戀愛嗎?」

「還好。但是,妳現在真的很常泡玫瑰花茶。」

「如果說,泡玫瑰花茶,可以為妳帶來好的戀愛運,我不排斥妳這麼想。」

「那妳泡玫瑰花茶是為什麼?」

不排斥這麼想?那就表示,嫻靜泡這款茶另有她的目的是吧!

「不要小看女神維納斯的力量喔!她是美神也是愛神,維納斯從泡沫中誕生之後,人們用角上鑲著黃金的母牛供奉她,到處都她是的祭壇,她的神殿總是擠滿渴望愛情的人。」

「所以?」

所以,維納斯的功用,跟月老廟是相同的吧?

「維納斯對罕見的事物特別感興趣。有一個年輕的天才雕刻家,愛上自己雕刻的女像,他去維納斯的神殿祈禱,希望愛神可以讓他找到一個跟雕像相似的少女。結果,這種非常奇特的事件,維納斯當然受理啦!她讓雕像變成一個真正的少女。」

「所以呢?」

這樣聽下來,我只覺得維納斯是一個心理不是很健康的希臘女神而已。

「想要戀愛的話,愛神會聽到祈禱的!她都能讓雕像變成真人了,何況只是一般人的戀情。」

「聽妳這麼說,維納斯就是特別喜歡畸戀,不是嗎?」

「哎喲!想戀愛的話,就別想那麼多,反正愛情無所不在,愛神也無所不在啊!好好享用妳的玫瑰花茶就好了。」

我決定,不要再聽王嫻靜說廢話了,好好喝一杯花茶才是真的。

說到底,我並不排斥喝浪漫的玫瑰花茶,只是沒想到,隨意問問,卻惹來嫻靜的長篇大論,偶爾可以聽聽這種故事,滿有趣的,聽太多,就噁心了。

「如果不是這麼想談戀愛的話,先提升一下自己的審美觀。」嫻靜邊說邊喝起花茶,優雅地蹺起長腿。「不只是妳,我也很需要,每個女人,都要提升自己看男人的眼光。」

「嗯,這倒是沒錯。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用力點點頭,嫻靜不愧是從愛情戰場上退役的女人,講起這種話,特別有魄力。

「重點是……」嫻靜的目光停留在裝玫瑰的玻璃罐,「要趕快把它喝完才可以,要是放太久,香氣沒了,也不健康,對誰都沒好處。」

 

故事再度回到「托斯卡納」。

那天早上,並不是假日,只是我剛好不用上課,萩寧姐又剛好放假,於是,我被安排開早。

將店裡的所有電源都打開後,我把紅茶拿出來,準備開始煮茶。

「早啊!」

一聲爽朗的招呼聲,使我從吧檯中抬起頭來。

「早!請問你的名字是?」

「我的名字叫柏晉,柏樹的柏,魏晉南北朝的晉。」

他的聲音很好聽,柔中帶有磁性,感覺是一個溫柔的人。

今天,是我第一次跟他搭到班,聽說,是一個咖啡很厲害的人。

柏晉,連他的名字,都很有言情小說男主角的味道。

這一切,是我對柏晉的第一印象,一個溫柔的成熟男人,舉止得宜,形象良好,比我晚進來咖啡店,他的咖啡卻比我厲害太多。

 

剛好是同一天,胖暐婷不知道吃錯什麼藥,居然開始在我面前跩起來!

客人點了一杯冰拿鐵,我趁著咖啡液正在萃取時,開始打奶泡。

在玻璃杯內放進冰塊和冰牛奶,我小心翼翼地倒進熱咖啡液,接著,舖上一層綿密的奶泡,這樣一杯有漸層感的冰拿鐵,就大功告成。

在我沾沾自喜之際,胖暐婷開口:「妳作錯了!順序全部相反。」

胖暐婷擺起莫名的架子,想要糾正我的作法,我心裡想,是妳自己頭腦有洞吧!我的作法怎麼可能是錯的?隨便想也知道,拿鐵的奶泡一定是在最上層啊!白痴暐婷,真的不應該再胖下去了!

正巧,老闆從內場出來,我完全忽視想糾正我的偽正職人員,直接請教老闆:「老闆,我的冰拿鐵這樣作,對嗎?」

「對,作好了就趕快送去,不要讓客人等。」

於是,我當然很聽話的拿著托盤,心情愉悅地送餐。

胖暐婷的飲料筆記一定有很多錯誤,明明我和她的飲料,是萩寧姐特地找時間,一起詳細教過的。

我的冰拿鐵作品,親愛的萩寧姐是看過的,我可是萩寧姐的得意徒弟呢!

之後,我便拿著傳單走到店外,再進來的時候,已經是我的下班時間。

在吧檯的另一端,胖暐婷正拿著自己的筆記,教著柏晉。

我經過時多看一眼,紙上密密麻麻寫著各種奶茶、花果茶和花式咖啡的作法,是胖暐婷的吧檯筆記。唉!怎麼也輪不到她來教吧!

可憐的姚柏晉,雖然咖啡很厲害,不過,「托斯卡納」的吧檯,他一點也不熟悉,就這樣讓他誤入歧途,實在不是我的風格。

「飲料的話,我再找時間教你。」我對新來的姚柏晉說。

「不用了,妳趕快下班吧!我來就好。」胖暐婷說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