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手沖壺──用手沖壺煮咖啡,你是我的第一個導師,也是唯一。你說,沖咖啡粉的水柱越細越好,當初,如果我們對愛情都能再細膩一些,是否未來就會不同?

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

 

第一印象很重要,這是我在「托斯卡納」學到很重要的一課。

我剛來咖啡店的第一個禮拜,那個時段,外場只有我一個人,內場只有阿富一個人。

客人在我還沒正式操作過義式咖啡機時,點了附餐飲料的熱咖啡。

於是,我只好請待過外場的阿富,出來幫我煮一杯熱咖啡。

阿富很不耐煩地走出內場,我客氣地問:「你可不可以順便教我?」

阿富的回答是:「我先自己煮啦!妳來那麼久了,妳到底會什麼?什麼都不會!」

從此,我對阿富這個三流的內場人員,再也沒有任何好感,不對,是五流,說三流還太污辱三流等級的廚師。

說真的,他那副不太會煮咖啡的樣子,看起來不是普遍笨拙的動作,就算是新人,也難對他產生敬意。

不過,我是有禮貌的小孩,所以,表面上是不會跟這種五流廚師斤斤計較的。

我端著那杯熱咖啡到一號桌的位置,客人馬上跟我反應:「小姐,你們的鮭魚燉飯完全沒有味道!」

我尷尬地收回沒吃完的盤子,鮭魚燉飯,整整剩下一大半。

叮咚!老闆娘走進店內,招呼也沒有打,只是自顧自拿走幾包咖啡豆,一副被養得白白胖胖的模樣,衣服永遠是深藍色,她正準備離開時,抬頭看到阿富正要走進廚房,突然開心大喊:「阿富!拜拜!」

 

「你們店不是來一個新人?狀況怎樣?」

嫻靜手邊忙著泡茶,也沒有忘記要關心我的打工狀況。

「不怎麼樣啊!普普通通。」

我眼睛沒有離開言情小說,那個叫暐婷的新人,樣子普通,工作能力也很普通。

在詭異的「托斯卡納」工作,我只祈求不要再有第二個「紋暄」或「阿富」,就很完美,反正,瘋子蕭老闆和花痴老闆娘,是躲不掉的。

我實在不懂,像我這種只是店裡的小工讀生,幹嘛老是要操心員工素質的問題?不過,話說回來,不管是正職人員或是工讀生,誰不想和萩寧姐那種等級的人搭班?工作效率高,心情也開心,賺錢是一件輕鬆的差事。

「普普通通的意思,就是沒有不好,也沒有很好囉?」

「嗯,大概是這個意思。還有,她長得有點肉肉的。」

「妳是說,她是胖子?」

 「還不算胖子,就是有點圓圓的感覺。」

「哦,那對某些人來說,就算是胖子啦!」

「然後,跟店裡的老闆娘很像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就是那個新人,她的名字叫暐婷,和我們老闆娘一樣,都是荷爾蒙失調的大花痴。」

「她的症狀很嚴重是不是?才來幾天而已。」

「正是因為才來幾天,狐狸尾巴就整個露出來了,才讓我覺得是很大一朵的花痴,才30歲,功力不輸給40幾歲的老闆娘。」

「讓妳說成這樣,到發生什麼事?」

「那個新人,上班第一天,明明是外場人員,老是窩在內場和阿富聊天,只是一開始讓阿富帶她認識環境而已,她就黏上人家了。我都看不下去了,才來第一天,我就懶得理她。」

「她是正職人員吧!為什麼已經有社會經歷一段時間了,還這麼不懂分寸?你們那個刻薄的老闆,沒唸她?」

「當然有啊!後來,新人暐婷還自以為很善良,她跟我們說,叫我們不要兩個人站太靠近一起工作,說是這樣子的話,在監視器的畫面,看起來很像在聊天。明明是她自己笨!是外場人員,還常常待在內場,白痴都知道妳是進去聊天的。連我都知道,現在的監視器都有錄音功能,跟畫面上看起來根本沒有關係好嗎?」

「她這樣一直待在內場聊天,學得到東西嗎?」

「當然學不到啊,最基本的跑外場流程,都是我在跑,因為我懶得帶她,就讓她聊天聊個夠!不然,萩寧姐也是自己跑,誰想理這種脫羈野馬的新人?她搞不好還看萩寧姐比她年輕,不想聽萩寧姐的指示咧!」

「感覺狀況很糟耶!妳為什麼說普通?」

「至少她還能工作啦!像紋暄,連最基本的飲料都調不太出來,新人真的算還可以。被老闆唸過後,她就開始認真跑外場了。」

「好在妳只是工讀生。我真的覺得,那家咖啡店的問題太多了,一點也不適合待太久。妳不是說過,阿富和另一個女生很曖昧?他和新人也聊得很開心?」

「對啊!阿富就是一個很輕浮的男生,那種男的沒用啦!」

「我覺得另一個女生喜歡上阿富,她還滿可憐的。」

嫻靜說著,遞來一杯玫瑰花茶。

我看著那杯玫瑰花茶,想起另外一件事,「嫻靜,我們店裡又要來一位新人。」

「又有新人?你們店這麼缺人手嗎?」

「妳不問是男的還女的?」

「所以是男的還女的?」

「這一次,是男的。」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