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哈囉!湘實,妳有沒有推薦哪家的咖啡?妳推的一定很好喝。」

「不好意思,我沒有特別想推薦的咖啡店。」

說完這句,我匆匆拿起側背包,走出教室。

那個男生是怎麼回事?被拒絕一次了還嫌不夠?臉皮真夠厚的。

他要是真的那麼愛喝咖啡的話,根本不需要我推薦,把附近大大小小的咖啡店全喝過一輪,不就得了?

「妳走得好快!我差一點就追不到了。」

嫻靜隨後跟在我後面。

「沒辦法,我不習慣一直有男生黏在旁邊,他真的太刻意了。」

「妳是說那個叫鄭文德的?」

「對啊!他到底煩不煩啊?」

「哎喲,妳就別理他,他已經來煩妳兩次了,應該不會有第三次了吧?」

「要是再有第三次,那怎麼辦?」

「不怎麼辦,再拒絕第三次,就好了。」

我斜眼看著走在一旁的嫻靜,不關自己的事,總是可以說得輕輕鬆鬆,一副天塌下來也不會被壓到的樣子。

「湘實,妳今天有騎機車來吧?」

「有,怎麼了?」

「那妳順便載我吧!早上我的車子發不動,我今天用走的過來。」

「那先想一下午餐要吃什麼,妳有沒有特別想吃的?」

每次快到中午的時候,就會開始煩惱要吃什麼,偏偏我最懶得想了,每次都是嫻靜作決定,好在,嫻靜的品味很好。

「湘實,妳上次買的紅茶加珍珠,是在哪裡買的?」

「嗯,三弄新開的飲料店。」

「那妳還有沒有推薦別的飲料?」

「有,我其實最常喝的,是那家的百香福。」

「那我們直接去三弄,我想吃那邊的丼飯,順便買那家的百香福。」

於是,我先載著嫻靜來「快樂吧」,下車後,她去買丼飯,我在原地點飲料。

「嘿!我們又見面了。」

有人輕拍我的左肩,我轉頭過去看,是嫻靜說的那個叫鄭文德的人。

我強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:「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」

「跟妳一樣啊,當然是來買喝的。」

鄭文德的旁邊還有一個男生,同樣都是我們班的,叫江明諺。

說也奇怪,為什麼鄭文德的名字我記不住,江明諺的名字倒是一下子就想起來了。

越是不想遇到的人,有時越是很常遇到,現在,我只能耐著性子,等著我的兩杯百香福,拿到手之後,就可以快速閃人了。

「我上次來買這家的奶茶,超好喝的!」

「拜託!奶茶不就那樣嗎?是能多好喝?少誇張了!」

「喂!我平常很少說哪家的飲料好喝的耶!尤其是奶茶,很少是哪家的奶茶讓我喝起來覺得很順的。」

終於,傳來店員響亮的喊叫聲:「兩杯百香福,去冰,好了!」

我二話不說,拿好飲料就走,再也不想聽到那兩個男生的無聊對話。

 

「想不到他的品味那麼差,奶茶這種東西,沒啥好挑的,會喝的就是會喝,不會喝的就是不會喝。」

我在嫻靜的房間吃著雞排丼飯,忍不住嘀嘀咕咕起班上的兩個臭男生。

「妳是說,鄭文德一直說自己喝奶茶的品味很好?」

「是啊!奶茶,不就是奶精加紅茶嗎?這種飲料,到哪家店喝,味道不可能差太多,而且,奶精那麼便宜,奶味越重,就是奶精加得越多而已,換句話說,沒有品質可言,越好喝的,死得越快。」

我挾起一塊雞排,這種人還想品嚐咖啡?別鬧了!他的味覺不僅是先天不良,後天還嚴重失調,我才不相信喝習慣奶茶這種東西的人,品味能有多好。

「不愧是咖啡店的吧檯手,飲料的調配方式,根本難不倒妳。話說回來,那鄭文德買飲料竟然以奶茶當標準,他好歹也挑個鮮奶茶,奶茶真的是太遜了!」

「對啊!味覺敏銳的人,誰會喝那種東西啊?不要笑死人了,還自以為品味很好咧!」

「先不說鄭文德的品味了,他和江明諺,妳覺得哪個帥?」

我仔細想了一下那兩個人的模樣,「兩個人不同類型吧?」

鄭文德比較陽光,江明諺比較斯文。

「妳不覺得,鄭文德比較會打扮嗎?看起來比較帥。」

我又仔細想了一次兩個人的造型,其實也還好,鄭文德只是多戴了一頂鴨舌帽,膚色偏黑,乍看之下,好像比較有型。

我拿起一旁的那杯百香福,「他只是有戴帽子而已吧!」

「妳是說,他有可能禿頭嗎?」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