喝完咖啡之後,我和嫻靜跨上各自的機車,此時,嫻靜問我:「湘實,妳今天要不要來我房間?」

「好啊!」我沒有多作考慮,反正,一個人待在自己的套房裡,也沒特別的事情作。

「那我們今天晚上吃泡麵好不好?」

「妳怎麼會突然想吃泡麵?」

嫻靜這個千金小姐,想吃什麼沒有?我看著她,她竟然一臉極度渴望泡麵的表情,太令人無法理解了。

「妳上次煮的泡麵很好吃,我好懷念。」

我上次煮的泡麵?哦!原來如此,之前留在嫻靜房間過夜的時候,兩個人聊得很晚,我就在她的小廚房煮泡麵,當兩個人的宵夜。

「那有什麼問題!現在就去買材料。」

泡麵既便宜又沒營養價值,不過,要是自己煮的話,又另當別論啦!

它可是經濟實惠,美味又營養價值滿分!

把泡麵變成另一種價值感完全不同的食物,是大學生化腐朽為神奇的驚人生活能力。

 

「湘實,妳煮的泡麵真的好好吃,有特別的訣竅嗎?」

此時此刻,我已經在嫻靜的套房中,利用她的小廚房煮出兩人份的泡麵晚餐。

「特別的訣竅嘛……」

我挾起碗裡已經破掉的荷包蛋,嫻靜的問法,讓我想起一件陳年往事。

那時候,他剛來到店裡,我問過他一個問題。

「要怎麼樣才能像你這麼會煮咖啡?」

他酷酷地說:「有三種方式。」

「哪三個?」

「第一種是智慧。」

嗯,聽起來有點道理,那除了智慧之外,還有什麼?我很好奇。

「第二種,智慧。」

好吧!我大概知道第三種了,他可以不要再說了嗎?

「第三種很重要,智慧。」

現在回想起來,這種回答方式,依然很討人厭。

因為他的咖啡夠厲害,所以,我選擇原諒他。

關於煮好泡麵的方法,我一定會誠實回答嫻靜,絕對不以打馬虎眼的方式應付過去。

「阿靜,其實,要把泡麵煮得好吃,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方式,就是三種材料。」

「哪三個?」

「第一個,愛很重要。」

「嗯,所以,第二呢?」

「我跟妳之間的友情很重要,這是第二個。」

「嗯,其實,還是愛吧?」

「所以,第三個,當然是對人類來說是最重要的,愛!」

「顏湘實,妳真的很無聊耶!」

「哪會?有愛,煮料理才會好吃啊!」

我堅持,愛,絕對是料理食物的唯一關鍵。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嫻靜是一位個性好,修養也好的女孩,儘管我剛剛給了一個很無聊的「三段式煮泡麵素材」的爛回答,她依舊不計前嫌,用她的愛心,為我泡了一杯檸檬香蜂草冰茶。

我看著那杯淡黃色的香蜂草茶,有些久遠的回憶漸漸被勾起。

我之所以會養成老是往嫻靜的套房跑這種習慣,還得歸因於她那段不愉快的戀情。

那件事發生的時間點,是在即將升大二的那個暑假,而我找到咖啡店工作,則是在升上大二之後的春天,三月初旬。

為了陪伴嫻靜度過失戀的黑暗期,那時候,我最常跑來找她。

「阿靜,妳上次不是說,檸檬香蜂草可以療癒情傷嗎?」

「怎麼了?妳該不會想要做月亮茶吧?」

「不是。他對妳那麼過份,就是前男友,妳……妳是怎麼忘記的?很不容易吧!」

提起月亮茶,我還正想著,嫻靜是不是偷偷製造過這款茶,用來忘記混蛋前男友?

「該怎麼說呢?其實,他背著我和前女友復合這件事,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。」嫻靜若有所思,一字一句慢慢從她嘴裡吐出來:「我聽到他親口承認劈腿的時候,除了憤怒,我覺得自己鬆了一大口氣。」

「鬆一大口氣?」

「對,我掛掉手機之後,整個人都放鬆了,心還是隱隱作痛,也不覺得他們可以從此幸福。不過,我不在乎,正確來說,是我不想在乎了。」

嫻靜竟然用「壓死駱駝的最一根稻草」來形容這段戀愛的結束,她的前男友在這之前,已經做了不少混蛋事了吧!

有段時間,我覺得嫻靜老是悶悶不樂,她一開始還會跟我說戀愛的狀況,之後就越來越少聊到,直到分手。

「妳在這之前,已經有察覺到一些蛛絲馬跡了?」

「不算什麼蛛絲馬跡,他那種人,就像種馬一樣,自以為風流不下流,殊不知,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。我和他交往時,有時候才隔一個禮拜沒見面,總是會聽到他自己說,又跟哪個女生見面,他都說是學妹,或是高中同學,更自戀的是,還說有些女生是跟他告白過的,對他戀戀不忘。」

「哦!我知道了,不是蛛絲馬跡,是大象的腳印!」

「是的,是大象的腳印,真虧他前女友那麼沒大腦,還願意回收他。」

「搞不好,他那個寶貝前女友,也存心不良,也有過不良紀錄的吧!」

聽嫻靜的說法,那個前男友跟前前女友的組合,根本就是資源回收筒剛好湊成一對的概念啊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