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黃金曼特寧──有藥草味,喝起來扎扎的,很像你的愛,成熟深沉。因為你是大叔,所以,我可以原諒你,有點扎人的討人厭。

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

 

在咖啡店打工的那段日子,除了學學如何煮咖啡之外,我也順便修修愛情學分,儘管我的對象和一般大學生很不一樣,他的年齡大我九歲。

「我要一杯熱的原味拿鐵,不加糖。」

到櫃台點完咖啡後,我回到座位上,對面坐著嫻靜。

「妳看 menu看了那麼久,結果還是點拿鐵?我以為妳會點別的。」

我笑了笑:「妳以為我會點什麼?耶加雪夫?還是安堤瓜花神?」

嫻靜直視我的眼睛,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樣:「不管妳點哪支豆子都好,畢竟妳是混過咖啡店的,比起一般人都會喝的拿鐵,妳比較容易點黑咖啡吧?」

「是嗎?這很難說。」

今天下課後,難得嫻靜邀我去咖啡店喝下午茶,無好或不好,我一下子就答應了。現在,我們兩個人就待在一間風格純樸的咖啡店中,它不走西式浪漫,店面沒有特別裝潢的痕跡,保留臺灣的傳統建築,門口兩旁貼著手寫春聯,強調紅磚牆色調,室內光線明朗,屋中瀰漫溫馨和諧的氣氛,是一間平易近人的咖啡店。

關於咖啡的話題,嫻靜的話,只對一部份。通常會煮咖啡的人,也會有喝咖啡的習慣,但是,我自己就是一個例外,即使認真地在咖啡店工作過一段時間,我並沒有被咖啡的味道綁架。

說到黑咖啡,耶加雪夫,是我有時心血來潮,會想點的一支咖啡豆。剛才,我就是在拿鐵和耶加雪夫之間,試著作出抉擇。

耶加雪夫(Yirgacheffe),又被譯為耶加雪菲,細緻的茉莉花香,帶一點微酸的檸檬特色,有著明顯的紅茶尾韻。是一款普遍女生會喜愛的咖啡豆,在我服務咖啡店客人的經驗中,不少男生也喜歡它的口感。

他最常喝的豆子,就是耶加雪夫。

在打工的那段日子,隨著品嚐咖啡的時間越長,我越來越能分辨出各種咖啡豆的特色風味。儘管他老是不提供咖啡的名字,我也知道,他最常喝的,就是Yirgacheffe

不過,最容易讓我聯想到愛情滋味的,不是耶加,而是藍山咖啡。

那天早上的「托斯卡納」,氣氛跟平常比起來,有那麼一點不同,那次,是我在吧檯品嚐過的咖啡之中,最接近愛情的味道。

既不是酸酸甜甜,也不是甜中帶一點柔膩,而是柔情之中漾著秘密,如此昭然若揭,又小心翼翼。

「兩杯熱拿鐵,小心燙口,請慢用。」

「謝謝。」

服務人員親切地端來我們的飲品,我和嫻靜報予一個真誠的笑容。

「湘實,妳和他,沒有再聯絡嗎?」

「沒有,就算我想,男生不一定想吧!」

我喝一口熱拿鐵,含在嘴裡,細細感受。

不知道是我真的太會煮咖啡,還是純粹自我感覺過於良好?喝來喝去,還是覺得,自己親手煮的拿鐵最順口。

或許,只是心理作用,就像我老是覺得,沒有哪家咖啡店的耶加雪夫,比得上他親手煮的那杯耶加雪夫。

「那個男生也很奇怪,當初鬧彆扭的是他,讓場面收不了場的也是他,現在想一想,是一個在感情上很有破壞力的人。」

我放下拿鐵杯子,是因為喝咖啡的關係嗎?嫻靜很少對我的咖啡戀情下評論,現在竟然一口氣說那麼多個字。

「無所謂了!當初沒有在一起,搞不好是好事。」

我現在最不想做的事,就是去猜他的心思,猜那種男生的心,很累,非常累。

有一陣子,我以為自己最擅長的,就是猜中他的思念,但是,事實是,在這個世界上,沒有誰總是可以瞭解誰在想什麼。

尤其,當彼此都深陷在愛情泥淖之中,誰也救不了誰。

「湘實,先不用這麼快下定論,你們說不定就是很像是小說情節,分開之後,繞一大圈,又可以重新開始。」

「阿靜,我覺得,妳可以先不用想那麼多,先專心喝咖啡吧!熱拿鐵要是不趕快喝掉的話,很容易就冷了。」

我盯著拿鐵表面上有些散掉的愛心拉花,說到小說情節,我覺得自己可以花一年的時間來忘記一個人,但是小說的世界總是需要510倍的時間量,往往還忘不了。

所以,對我來說,故事只是故事,用不著拿虛擬人生,套用在真實生活上,這樣只是作繭自縛而已。

話說回來,阿靜這個傢伙是被我帶壞了嗎?我每次去找她,都帶了好幾本言情小說往她的房間塞,不知不覺,她也跟著看了不少本。

「冷掉就冷掉,我本來就不打算喝很熱的咖啡,現在天氣還那麼熱,冷掉的拿鐵才好。」嫻靜雖然是這麼說,還是拿起杯子嚐了一口,「嗯,現在我真的覺得,妳煮的咖啡是真功夫,完全養刁我的胃口了。」

「謝謝誇獎!」我想,我的笑容看起來一定很甜!「不過,如果不想喝那麼熱的,妳一開始可以點冰拿鐵。」

「冰拿鐵又太冰啦!」

「好吧!妳高興就好。」

是的,高興就好。

每個人有每個人喜歡的咖啡味道,品嚐咖啡的方式,還有,選擇不喝咖啡的自由。

我想,愛情也是,思念更是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