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亮色的筆跡在黑色背景上寫著:耶加雪夫香氣,由虹吸式咖啡壺完美詮釋;曼特寧內涵,在冰滴咖啡壺浮現深沉輪郭。每一次的際遇與接觸,是緣份,亦是無限可能。

「這個掛耳包的廣告寫得好美哦!」我忍不住將內容一看再看。

「聽說,是之前一位文筆很好的員工寫的,不只文筆好,連畫畫也很厲害。」

「有這麼厲害的員工!我還以為是花錢請人寫的。」

這家店的風水真是奇怪,好像店裡的員工都比老闆優秀。

也不對,有例外,阿富和紋暄是例外。應該要說,是這家店的老闆太笨,優秀員工從他身上學不到東西,他自己又容易吸引到白痴員工進來。

「妳放心好了,那個瘋子老闆不只很神經質,還很吝嗇!」

「嗯,看得出來,他真的很喜歡佔別人便宜,難怪這家店的生意好不起來。」

我沾染上萩寧姐愛說老闆壞話的習慣,說蕭老闆壞話的功力,蒸蒸日上。其實,我最想學的,也最應該學的,是萩寧姐可以煮出好咖啡的習慣。

目光暫時從廣告卡上移開,我的注意力轉移到一旁精緻的裝飾品,它的上方是轉輪盤的模樣,有個木頭把手,下面則是木製的底座,看起來古典高雅。

問紋暄也問不出個所以然,說不定萩寧姐知道些什麼:「萩寧姐,妳知道這個裝飾品是什麼嗎?」

「那個不是裝飾品,那是可以用的手動磨豆機。」

「磨豆機?」

我睜大眼睛,咖啡店中,隨便一個細節都充滿驚奇。

「是啊!看不出來這麼漂亮的東西,其實是磨豆機吧!很多咖啡店都把這種手搖磨豆機拿來作擺飾用。它可不便宜哦!而且,是很好用的手搖磨豆機,實用性與藝術性兼具。」

 

接近中午時候,店內的生意開始沸騰,我發傳單的任務告一段落,腳步正踏進店門,推開玻璃門,便看到紋暄勾起驕傲的嘴角,對萩寧姐說:「我最近有在開始想辦法讓自己的能力變強。」

「是嗎?」萩寧姐的表情完全不以為然。

「我只需要順順的做就好了,不用急著先上飲料。」

我聽了,這是什麼話?速度要是不夠快,根本沒有「順」這件事。

把傳單放回櫃檯,我瀏灠目前的飲料單子,一壺水果冰茶,一壺水果熱茶,冰拿鐵,還有三杯熱紅茶。

我再看向吧檯,雖然只有六杯飲料,而且三杯附餐飲料只要丟茶包就好,以紋暄的能力,大概還是忙不過來吧!她的水果茶的水果片,到底切好了沒?水果茶的難度在於除了要混合四種糖漿之外,還要切三種水果片,蘋果、奇異果和柳橙。

此時,店門口湧進一大群客人,是我勤勞發傳單的結果。

「妳的飲料都好了嗎?」萩寧姐冷淡地問紋暄。

「我都弄好了!拿鐵的咖啡液就在那邊,我要去忙了!」

紋暄邊說邊丟下吧檯的工作,匆忙跑去店門口接待客人,簡直就是落荒而逃。

紋暄的病症,就是老是覺得自己的速度很快,是餐飲業中最不切實際的妄想症。在我有限的打工經驗裡,不少人有這種病,阿富也有,與紋暄同病相憐。說真的,他們兩個人最後要是真的成為情侶,我一點也不意外。

我又回頭看吧檯的狀況,只有一壺水果冰茶是完成品,另一壺水果熱茶的水果只切到一半,再看向咖啡機,咖啡液是萃取好了,不過,也放置一段時間了,早就冷掉了,這一定是先淬取咖啡液,再去切水果片的後果。

紋暄小姐切那一壺水果片,是切多久啊?冰拿鐵又不是只要有咖啡液就好,奶泡、牛奶和冰塊全不見影子。

這所有的一切,就是紋暄所謂的能力變強?

再看向吧檯的水槽,水果皮、餐具和shake杯全都混在一起,有夠亂七八糟的!照紋暄站吧檯的方式,光是找工具就夠了,哪有時間作飲料啊?

萩寧姐一接手,馬上找出水槽內的shake杯和蓋子,清洗後隨手放在吧檯上,接著打開水籠頭,幾秒內掃掉水槽內的混亂,又將量酒器、調棒等器具瞬間歸位,吧檯一下子變得井然有序,難怪呢!我每次看萩寧姐的吧檯,不管再忙,都是乾乾淨淨的。

紋暄和阿富真是越來越像了!專挑生意忙的時候給別人添麻煩。萩寧姐真是宅心仁厚,跟紋暄這種人當同事,都不知道在背地裡幫她擦掉多少臭屁股,紋暄連最基本的感謝都不懂,比狗還不懂事。

肉包子打狗,雖然有去無回,不過,狗至少會對你搖搖尾巴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