掛耳包買2深情邂逅價(用餐加購)

耶加雪夫香氣,由虹吸式咖啡壺完美詮釋;

曼特寧內涵,在冰滴咖啡壺浮現深沉輪郭。

每一次的際遇與接觸,是緣份,亦是無限可能。

 

「這張是掛耳包專用的廣告嗎?」

「對,不要亂動它的位置。」

「那旁邊這個很漂亮的裝飾品是什麼?」

「我怎麼會知道?反正那也不重要。」

「妳可以教我用虹吸式煮咖啡嗎?我想知道得仔細一點。」

「哎喲!根本不用想得那麼複雜,那又沒什麼!」

現在跟我一起工作的這位女生,叫紋暄。

紋暄,紋暄,完全是一位讓人很暈眩的問題人物,她的年齡是30歲,心智年齡可能只有13歲吧!她已經在這家店工作快一年了,為什麼會一問三不知?明明和萩寧姐的資歷是差不多的,程度卻差了十萬八千里,萩寧姐才27歲呢!

話說回來,紋暄這樣的人物,雖然很麻煩,又往往讓人不忍過度苛責,是一種容易在夾縫中生存卻十分悲劇性的角色。

唉!這天萩寧姐放假,我格外想念她。

正值下午茶的悠閒時刻,店內沒什麼客人,我拿著濕抹布在吧檯週遭裝忙,東擦擦,西擦擦,恨不得把這種無聊的時間,從生活中迅速抹掉。

「喂,妳會不會覺得,老闆很愛唸阿富?」紋暄突然沒頭沒腦地冒出話來。

「嗯……好像有一點。」

阿富這種員工,是不管到哪裡都會被唸的吧!這是我心裡的實話。

他是內場人員,作餐點的動作老是慢吞吞的,記憶力又差,出餐慢也就算了,還喜歡看錯菜單、記錯菜單。我雖然不是內場的,以當過早餐店的切烤人員的經驗來判斷,阿富這種等級的廚師,沒被炒魷魚已經算很不錯了。

「老闆的個性很機車!喜歡找人麻煩,故意刁難。其實,我自己有時候也會這樣。阿富他自己也知道,有時候作事情太優柔寡斷。之前有客人在店裡坐超過10點,他還沒有去趕客人,讓客人繼續坐,延誤到大家的下班時間。」

原來之前發生過這種事,這不是什麼優柔寡斷的問題吧?明明是阿富沒有膽子去跟客人說實話,聽萩寧說,他就是因為害怕與客人交談,才被老闆丟進去內場。

不過,紋暄喜歡找人麻煩,故意刁難別人?人家好歹是老闆,紋暄她憑什麼?

「可能吧!他就是做事都很猶豫不決的那種人。」我打了一個哈欠,跟紋暄這種人聊天,只能儘量忽略自己真正的想法,表面上順著她就對了,我無力地擦著吧檯上的花瓶,跟紋暄聊天,讓我好想睡覺。

「是啊!」她的聲音聽起來異常惆悵,「我看他,跟每個女生也都曖曖昧昧的。」尤其是句尾幾個字,顯得特別苦澀。

紋暄突然的憂鬱,把我身上的瞌睡蟲全部嚇跑,她在暗戀阿富?

 

隔天早上,是我和萩寧姐開店,由於是假日的關係,我可以上早班,下午二點就可以下班了。

趁著還沒正式開店的時候,我和萩寧姐兩人辛勤工作之餘,熱絡地聊著天。

「他們兩個人哦,早就不是什麼新聞啦!妳看,連妳來沒多久,都可以知道他們兩個人很曖昧,不是嗎?」

萩寧姐手邊忙著煮紅茶,嘴巴也沒停下來,張口淘淘不絕:

「紋暄就是看阿富長得又高又帥,才來沒多久,她就每天讓男生載回家,說是自己沒有騎摩托車來上班,這也不是什麼理由,要不是她喜歡阿富,哪會這樣作?他們兩個人來店裡上班的時間,才差兩個星期而已。紋暄表現得那麼明顯,根本是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,還覺得自己隱藏得很好。」

萩寧姐不愧夠資深,知道的八卦有夠多的,資訊廣泛又深入。

我打開義式咖啡機的第一段開關,等到入水聲音停止後,再轉第二段。

「可見,男人只是長得又高又帥,是沒有用的!沒腦袋,就是阿富那種德性,一點氣場也沒有,我看了就倒胃口。還一天到晚喜歡趁機會摸女生的手,自以為長得帥,就覺得全世界的女生都應該對他有意思,真的病很重。」

耳邊聽著萩寧姐對那兩個人的嘮嘮叨叨,我的目光則專注在那張手工廣告卡,即掛耳包的廣告,用黑色和酒紅色的粉彩紙作搭配,在留白處,用幾筆簡單的素描勾勒出咖啡杯,幾顆散落的咖啡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