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托斯卡納?妳是說,妳在打工的那間咖啡店叫這個名字?」

「對啊,很奇怪嗎?」

剛好是不用去咖啡店打工的日子,下午沒課的時候,我跑到嫻靜的高級套房裡,舒舒服服地窩著。

「妳知道,托斯卡納又被譯作托斯卡尼嗎?它是一個義大利的區名。」

「我怎麼會知道?是妳比較奇怪吧!好像很瞭解托斯卡納的樣子。」

「那是因為,我媽很喜歡旅遊,」嫻靜從矮木櫃裡拿出小玻璃罐,「義大利的托斯卡納,是她去玩過的地方。我只是覺得怪,為什麼那家店要取這種一般人看不懂的名字?」

「老闆高興囉!」

就像萩寧姐所說的,誰會知道那種白痴老闆心裡在想什麼?我拿起租書店租來的小說,坐在嫻靜柔軟的大床上,悠哉看起書來。

總之,他的店對我來說,一點也不重要,我只是去打打工,賺賺零用錢罷了!

「應該說,義大利比較有名的地方,不是托斯卡納這個區名,而是地區裡面的景點,像是佛羅倫斯之類的。妳要不要喝蜂蜜水?」

「妳手上拿的那罐是蜂蜜?顏色看起來好特殊。」

嫻靜手上的蜂蜜顏色,和一般的蜂蜜看起來很不一樣,它的顏色很清淡,包裝也比較小巧精致。

「這是南法的西洋菩提花蜜,又叫椴樹花蜜,上次回家的時候,我媽拿給我的。其實,托斯卡納的鄉下地方,是很好渡假的地方,聽我媽說……」

接下來,我聽著嫻靜柔軟滑順的聲音,娓娓道來義大利鄉下的情景。鄉間蜿蜒的小路,環繞著葡萄園和橄欖樹,充滿異國風情的石砌莊園,這一切構成托斯卡納鄉下的悠閒氛圍,是讓許多人嚮往的原因。

當然,我手上還有一杯蜂蜜水,有一股濃郁的花香,入口時清爽恬淡。

嫻靜還說,托斯卡納最有名的就是當地的葡萄酒,她媽媽對那裡的紅酒愛不釋手。

不管是咖啡還是托斯卡納,對這兩者的認識和學習,都不是開這間店的老闆教給我的。這樣說起來,那家店的蕭老闆還真不是普通的悲哀。

「我媽說,那次去義大利玩,遇到一個素質很差的遊客。」

「哦?怎麼說?」

我喝著冰涼的椴樹花蜜水,實在感到很好奇,到底是怎樣的人,會讓阿靜的媽媽那麼嫌棄?

「那位女遊客說:『我每次來義大利,總是有很多寫作的靈感,一回到臺灣,就完全沒有靈感,我想我上輩子應該是義大利人。』」

「嗯,聽起來,很討厭。」

「然後,我媽就回她說:『如果真的是這樣,只代表妳靈魂的適應力很差吧!』」

「嗯,聽起來,回得妙!那女旅客的反應呢?」

嫻靜笑笑地回答:「她當然反應不過來啊!我媽接著說:『在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沒有靈感,表示妳不懂生活。上輩子是外國人,那也已經是上輩子了!妳這輩子到底在臺灣幹嘛?難道妳也要等到下輩子才覺得自己是臺灣人?』」

沒有第二句話,我高舉手中的蜂蜜水:「嫻靜,我敬妳的媽媽。」

「我媽很酷吧!」

「超酷的!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