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
摩卡壺──摩卡壺煮出來的咖啡,是悶騷的味道,濃厚香醇,口感最接近Espresso。你可以表面上不夠在乎我,但是,請給我100%的純情真心。

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

 

「托斯卡納」,是那家咖啡店的名字。

那天,讀大二的我騎著摩托車,頂著春日和煦的太陽,出現在那家店的正前方。

起初,我只是想找份打工而已,不知道它是一家咖啡店,看見招牌,便推開那道玻璃門走進店內,問了一句:「請問這裡有在缺工讀生嗎?」

於是,我成為那間店的正式員工。

要怎麼開頭去描述那段在咖啡店打工的日子?也許,可以從一個愛喝咖啡的男人和他的狗開始。

在適應幾天的基本工作後,如托盤作業、跑外場流程及附餐飲料的調配……等等,我便被派到店外發傳單。

「哈囉!妳又出來啦!」

他的頭髮長度,以普遍男生的標準來說,長度偏長,最喜歡穿著白色背心在街頭閒晃,順便溜溜狗,他的狗是一隻灰白毛色挾雜的哈士奇,性別是男生。

「你家的狗真的很奇怪,為什麼看到喜歡的人反而會假裝沒看到?」

那隻哈士奇的名字叫威廉,每次牠的主人下命令跟我握手的時候,牠老是把頭轉過去,假裝沒看到,屢試不爽。

「威廉只是比較害羞。威廉,來握手!」

那隻威廉仍然只是撇過頭,伸出牠的大舌頭,若無其事地喘氣。

「牠才不是害羞,是悶騷。」

我非常確定,這隻狗絕對不是害羞,是悶騷,超級大悶騷。

最初,以為哈士奇威廉不喜歡我,所以,跟我握個手,牠沒興趣。

可是,牠善良的主人提醒我:「威廉沒有不喜歡妳啊!」他拉了拉手上的繩子,「妳看,牠現在坐著,就在妳的腳旁邊,我拉不動。」

害羞跟悶騷的差別,害羞是前階段性的,暫時的,悶騷則是永恆的,不會消失,沒有藥可醫。哈士奇威廉不算害羞,我觀察過,牠和其他女性初次見面的互動可活潑了。

「妳摸摸牠嘛!」哈士奇男把他家的寵物抱到我面前,哈士奇威廉則是張著無辜的眼神,轉過頭去。

「我才不要,牠又不需要我摸。」

看了手錶,時間也差不多了,我逕自往店裡的方向走去,不再多搭理那一男一狗。

 

「湘實,妳進來啦!」

喊我名字的人,是萩寧姐。

我把傳單放在櫃檯上,順道問:「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?」

「這個嘛……幫我煮一杯熱咖啡,現在人不多,剛好可以讓妳練習。」

「可是……老闆不是說,客人不是用來讓新手練習的?」

我很想煮咖啡,不過,要是不小心砸掉這家店的招牌,又讓刻薄的老闆發現這件事的話,就糟糕了。

「理論上是這樣子沒錯。不過,事實是,如果老闆真的那麼注重品質的話,這家店的吧檯不會是這樣的。總之,先去煮咖啡吧!有我在。」

萩寧姐話中有話,雖然一肚子疑問,我心裡想,反正老闆也看不到,便有些興奮地走到義式咖啡機前面,想煮咖啡的心,蠢蠢欲動。

「熱咖啡煮好後,幫我送到四桌。」萩寧姐交代。

我開始填壓和上把,每個動作都得小心翼翼,此時,就忍不住在心中嘆氣,要是親自操作過一次義式咖啡機,就會知道,萩寧姐的操作技巧簡直就是神乎奇技。

煮好咖啡,我拿起托盤,附上湯匙和糖包,正準備送餐,聽見萩寧姐響亮地喊了一聲:「歡迎光臨!」

店裡進來兩位客人,一男一女,後面尾隨著一個人,老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