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些年讀《紅樓夢》,最讀不懂的是賈寶玉,看似多情其實專情,對於妙玉的「六根不清淨」,倒是有種了然於胸的清明。

 

妙玉常被批評,為修道人卻道行過淺,大部分是源於「櫳翠庵品茶」的故事,品茶場景的細節,在在皆細微顯露,出家人妙玉的分別心。

特別端給賈母的是,海棠式雕漆填金雲龍獻壽小茶盤,上面放著成窯五彩泥金小蓋鐘,懂得賈母不喝「六安茶」,但飲「老君眉」,還要細分烹茶的水,是「舊年蠲的雨水」。

光是這一段,就藏了多少心思?一位應該生活簡樸的出家人,喝個茶如此講究,怎麼有清淨心?

 

至於,原作者對妙玉的「不清淨」抱持什麼態度?曹雪芹在前面的第18回就點明:「因生了這位姑娘自小多病,買了許多替身兒皆不中用,到底這位姑娘親自入了空門,方才好了,所以帶髮修行,今年才18歲,法名妙玉。」

入空門修行,不為修身,只為養病。18歲,正值花樣年華,情竇初開,如何看破情關?如何能六根清淨?

 

幹嘛要六根清淨?

 

那年,17歲的我,讀不懂林黛玉,也讀不懂薛寶釵,對妙玉,卻不難理解。

 

第五十回「蘆雪庵爭聯即景詩」,李紈對寶玉說:「又說韻險了,又整誤了,又不會聯句了,今日必罰你。我才看見櫳翠庵的紅梅有趣,我要折一枝來插瓶。可厭妙玉為人,我不理他。如今罰你去取一枝來。」眾人都道這罰的又雅又有趣。

因為外面正下著大雪,李紈又叫人好好跟著寶玉,黛玉忙攔說:「不必,有了人反不得了。」李紈點頭說:「是。」

這一段讀來實在有趣,我讀《紅樓夢》讀得再沒慧根,也隱隱約約知道,妙玉對寶玉是有情的,這件心事,眾所皆知。

李紈嘴上推說是要罰寶玉取紅梅,她心裡知道,若真的想插瓶賞梅,只有寶玉辦得到,眾人對這個建議只是默許,湘雲不說二話,為即將出門的寶玉倒了一杯熱酒,黛玉更是心知肚明,要取紅梅,只能讓寶玉單獨前往。

 

寒冬中最豔麗的紅梅,綻放在清修之地櫳翠庵,隱喻深長。

曹雪芹寫妙玉的少女情思,寫得不著痕跡,因為才情高,因為慈悲心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