嫻靜停下喝茶的動作,眼睛微瞇,開始回想:「好像是這樣,不過,我不是刻意去喝的。那陣子不知道怎麼了,一到晚上,就很想喝熱熱的香蜂草茶。」

「不是因為很懂花草茶療效的關係?」

「不是,純粹是很想喝才去喝。香蜂草有治失眠的效果,可是,那時候的我已經不是失戀初期,也沒有睡不著的問題,而且,那時候是冬天,特別想喝一杯熱熱的花草茶,也沒什麼好說理由的。只是,喝了一陣子的香蜂草茶,之後我反而不太想再喝它。」

「那麼,妳已經忘記他了嗎?」

當然,我說的遺忘,是指現在,跟檸檬香蜂草一點關係也沒有。

「應該吧!」嫻靜放下自己的把手玻璃杯,再重新倒一杯:「我和他的回憶沒有妳的那麼美,時間也都過那麼久了。當初受到的傷是真的很痛,不過,快刀斬亂麻,狠狠痛過之後,恢復得特別快。」

嫻靜的愛情故事,是因為男朋友劈腿劃下句點。

我很慶幸,我的好朋友是一個隨著時間的腳步慢慢往前的人,而不是讓傷痛束縛住腳步,劃地自限,無視時間的流動。

時間是最寶貴的禮物,能懂這句話的人,往往要經歷過一點滄桑。

我的視線重新落在,從剛剛就被擱在一旁的小說。

小說的情節正走到情敵出現的時刻,女主角判斷「情敵」的標準,是女方喊男人名字時的語調,彷彿已喊過千萬次,如此熟悉,如此飽含感情。

因為她是男主角的「前女友」。

我和他要是能夠再相遇,我喊他的名字,會不會也一樣?

「阿靜,妳要是再遇到他,會叫他的名字嗎?」

「妳是指誰?前男友嗎?」

「對啊!妳會喊他的名字嗎?還是假裝沒看見?」

「假裝沒看見!叫他的名字是非常浪費口水的事情。」

「噗!」我忍不住笑出聲,小說畢竟只是小說,王嫻靜小姐的回答,其實比較符合實際狀況吧!

「那妳呢?如果妳又遇見他,妳會怎麼反應?」

這是一個好問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如果可以再遇到他,會是在什麼情況下呢?

這一點,我自己也很好奇。

「其實……」我放下空杯子,望向外面的茉莉花,「我也不知道答案,我和妳的情況不一樣。戀愛的情況不一樣,目前的情感狀態不一樣。」我輕輕笑了笑:「可是,我覺得你的決定很正確。」

嫻靜對前男友已經完全死心,她的心是空的,很乾淨,很輕盈。

而且,嫻靜的對象,曾經是自己的男朋友,關係明確。

我對他的情感,還很不透明,我們之間的感情關係,詮釋空間太大。

「也是,這又讓我想到托斯卡納四個字。妳知道我媽為什麼要去托斯卡納嗎?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我媽說,她看了一部電影,叫《托斯卡尼豔陽下》,就決定總有一天,要飛到義大利去這個地方看看。」

「為什麼?因為很風景很漂亮?」

「風景漂亮是重要理由之一,另外一個重要理由是,她說要去尋找赤子之心。」

特別跑到義大利的鄉下找赤子之心?這是什麼重要理由?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
「結果,妳媽有找到赤子之心嗎?」

「沒有,我媽還是我媽,老樣子,還好。」

「為什麼?可以找回自己的赤子之心是一件好事啊!」

我真正不懂的是,找赤子之心,幹嘛非得飛去義大利不可?

「因為那部電影的女主角是離婚之後,跑去托斯卡尼找回赤子之心,從此人生有幸福的第二春,我一點也不希望我媽重蹈覆轍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