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法式瀘壓壺──聽說,法國人很慵懶,所以瀘壓壺又叫「法式瀘壓」。它的使用方式很簡單,只要往下壓,等個幾分鐘,就是一杯咖啡,因此品質穩定性高。我曾經希望,我們的愛情單純而美好,永遠不變。

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...*

 

很多時候,我常常搞不清楚,自己思念的,是一個人,還是咖啡?

但是,有件事很確定,一杯耶加雪夫的香氣,總是能讓我想起,許多關於他的回憶。

一覺醒來,聞到一股清香,是從陽台上散發出來的茉莉花香,恍恍惚惚想起,昨天晚上,我留在嫻靜的房間過夜。

我從床上坐了起來,腦還有些昏沉沉。

「在想什麼?很入神的樣子。」

「沒什麼,只是感覺好久沒有聞到茉莉花香了。」

「現在,是茉莉花的花季啊!」嫻靜正梳著她一頭大波浪捲的長髮,正要綁起馬尾:「妳早餐想吃什麼?我等一下騎車出去買。」

「煎餃和熱豆漿。」

「好。」

嫻靜出門之後,那段咖啡香與茉莉花香的往事,清楚浮上心頭:

他把咖啡豆拿到磨豆機的位置,調整好研磨粗細度,將咖啡豆倒進盛豆器內,按下開關,機器一開始發出有點刺耳的轟隆聲,幾秒後,吵雜聲音漸漸轉小,最後幾乎趨近於無。

他將磨好的咖啡粉放在我面前:「妳可以先聞一下味道。」

我拿起裝咖啡粉的塑膠杯,湊近鼻子:「它是不是會酸?」

「是,它喝起來會酸。妳還有聞到別的味道嗎?」

「我沒那麼厲害。」

「那就再加油。」

那是一段我剛接觸咖啡沒多久的日子,其實,並不覺得每天在吧檯煮咖啡是一件多浪漫的事,可是呢,每當他心血來潮賣弄一點咖啡知識時,伴隨著男性低沉的磁性嗓音,我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,漸漸迷戀起,咖啡店吧檯特有的朦朧氛圍。

現在又到了茉莉花的花季,跟那時候一模一樣。

他根本不會知道,那杯耶加雪夫的味道,我是心裡有底的。

看向陽台的茉莉花,樸素的白色小花在綠叢中,顯眼脫俗。依稀記得,那一天的早晨,是空氣中還殘留些微冷冽的夏初六月,腦海裡陸續浮現出當時的對話:

「最近很常聞到茉莉花的香味。」

「妳聞得出茉莉花的味道?」

不知道是出於什麼理由,他的語氣顯得嗤之以鼻。

茉莉花的香氣那麼好認,誰會認不出來?

我在當下實在很困惑,不過,喝下第一口咖啡後,頓時理解到某些事由。

唉!這些往事多想無益,更何況,現在的我,觸及到這些回憶,除了傷感,還是傷感。

決定不再緬懷過去,我掀開身上的薄被,踏進浴室開始梳洗。

不多久,空氣中出現一陣塑膠袋的摩擦聲,嫻靜開了鎖走進房內,手上提著兩個人的早餐。

「妳回來啦!好快。」

「就只是去附近的早餐店而已,騎機車不需要五分鐘。」

「也是。」

梳洗完畢,我從塑膠袋裡拿出屬於我的豆漿和煎餃,「阿靜,我好想他。」

「妳想他,很正常啊!就好好的想他吧!」王嫻靜小姐用平穩的聲音回答。

 

現在是大學開始放暑假的時候,我和嫻靜都是即將升上大四的大學生,我們是同系的同學兼好朋友,然後,我的名字叫顏湘實。

吃完早餐後,我拿起昨天晚上從租書店租來的言情小說,翻開昨天書籤擱置的頁數,「阿靜,我會不會就這樣一直走不出來?我真的覺得他很好。」

「相信我,絕對不會。」嫻靜打開矮木櫃的門,好像忙著找些什麼:「你們兩個人不算真正的戀人,造成的傷害沒有想像中的大,不需要想太多。」

「是嗎?」

我不確定嫻靜說的到底對不對,不過,她這句話要是在幾個月前對我說,我一定無法接受。

曾經有段時間,我很篤定地覺得,自己在那家咖啡店談了一場戀愛。

現況是,他已經不在那家咖啡店了,我也是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