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下午,上完詩經課的意戀,路上巧遇靈虹,她們決定到茶水棧喝下午茶。

「妳跟妳室友喝綠茶喝到茶醉?那你們也很厲害耶!」

「我也覺得我們很厲害,喝酒沒有醉好像不算什麼,喝茶喝到醉比較強。」

「意戀,妳有沒有推薦什麼特別好喝的?」靈虹看著單子,考慮中。

「桂花烏龍還不錯,我想點這個。」

「那我跟妳點一樣的。」

意戀和靈虹點完飲料後,再坐回原本的位置,繼續聊。

靈虹說,她已經沒有在書店打工了。雖然可以多賺一些零用錢,可是一直做很無聊的工作,還要跟冷冰冰的人相處,這樣的日子,她不想再過下去。

店員送來兩杯桂花烏龍,兩人拿起桌上的吸管,開始飲用。

「妳知道為什麼月亮餐廳的名字,要有月亮嗎?」依妍問。

「怎麼會想問這個?」

意戀用吸管攪拌著桂花烏龍茶。

「因為最近有學妹這樣問我,我也不知道,所以想找人問看看。」

「嗯……可能是因為二樓看得到月亮吧!學校也只有這間餐廳可以在戶外用餐。」

這個問題,有個男孩子在一年前,就回答過她了。

一杯桂花烏龍,串起女鬼橋的傳說,是當時生活中的記憶點。或許是話題太觸景傷情,意戀的情感記憶,像是拚湊著不完整的拼圖,在一瞬間被全部補齊。

「對耶!我怎麼沒想到有這個可能性?我改天就可以拿來回答學妹。」

意戀淡淡一笑,她想,有些故事很適合拿來分享,跟情傷無關。

於是,她對靈虹娓娓道來,那段聽完鬼故事睡不著覺,後來被男生扶著過橋的往事。

「好酷哦!那你們後來有沒有在一起?」

「妳只是聽到這一段,就覺得我們應該在一起?」

「因為感覺很像會在一起啊!不是彼此都有好感嗎?」

「沒有,我們沒有在一起。」

實在搞不懂自己,儘管已經不敢抱任何期望,卻又逢人便傾訴,淘淘不絕地向人說他和她的故事,像是當作一則趣聞,那樣若無其事地散播,只有她自己知道,真正想傳達出去的,只有思念。

她唯一不敢訴說的,只有唯一的那個人。

或許是仗著彼此見面的機率低,共同的朋友是零,她的勇氣和思念,很輕易地就躲藏在他找不到的地方。

她有時候在想,這段感情最讓人心碎的是,男生是不是放棄了?

 

意戀跟依妍要了一些綠茶來泡,有前車之鑑,在放茶葉份量時,特別小心斟酌,免得泡出濃茶,不小心有了茶醉症,還讓自己遲遲無法入睡。

這天晚上,意戀在宿舍寫「三國演義」的期中報告,床舖上散落著三、四本相關參考書籍。報告的主題是:三國人物的性格分析。

意戀最想寫的人物是曹操,煮酒論英雄的那段文字很吸引她。

不過,找資料找到後來,讓她最有感覺的,不是曹操,而是馬超。

馬超擁有好的外表和武功,行事作風卻讓人無法理解。是屬於家破人亡型的角色,情感上的表現卻一點也不深刻,對某些事他應該要有所謂,呈現出來的卻是無所謂的樣子,父仇沒報成,和週遭的人關係也不好,說得直白一點,就是沒有存在感的人,只是因為帥氣和會武功,在《三國演義》佔有一席之地。

讀馬超,讓意戀聯想到「嘉鈺哥」,兩個人的性格,太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那種男生,現在大概也把她蘇意戀忘得一乾二淨了吧!呵,畢竟不專情的人不會深情,處處留情,又處處無情。風流帳一大堆,到底誰是他的債主自己都不清楚,這樣的風花雪月人生,說有多諷刺就有多諷刺。

意戀翻了幾頁書後,在電腦上打了幾行的文字,順手拿起手邊的綠茶解渴。

手機鈴聲響起,銀幕上閃著意想不到的名字,她按下通話鍵,另一端傳來熱情又熟悉的娃娃音:「意戀,我們明天中午要在月亮餐廳吃飯,妳要不要一起來?」

是沁心學姐,意戀其實有點懷念她的溫情,有時候有點過度,卻又不失貼心細膩。

沁心學姐和饅頭學長已經是大四了,再過不久,就要畢業了,去跟他們見見面也好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