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

「在經過一些挫折之後,是否還能相信,自己仍然擁有幸福的能力?

相信,需要練習,相信幸福,更值得練習。

相信你的人生,你需要用上最大的勇氣。」

──〈幸福的勇氣〉藍之戀

 

在藍之戀獨自吃完早午餐,意戀背著放直排輪的大背包,要出發到學校的溜冰場,一個人練習。

依妍已經先回嘉義老家過暑假,少了一個知心朋友相伴,有點寂寞,卻又有一點點享受。

走出早餐店,經過茶水棧,青梅系列的優惠活動已經過期,意戀還是選擇買一杯青梅綠茶,在運動時可以解渴。

搬家過後,每天行走的路徑變得大不相同,她似乎更可以認識到,這個地方不同的各個角落。

來到空無一人的溜冰場,這正符合意戀的期待。

她就是要在完全沒有人的情況下,自己溜個痛快,不管是散步式地往前溜,或是練習特定動作,可以不用在意旁人的眼光,肆意發揮。

脫下帆布鞋,套上直排輪,綁好鞋帶,拉正鞋舌,跨出第一步,開始她今天的思念旅程。

愛情心動的模樣,也許就是她留在溜冰場上,無數個卻隱形的滑行軌跡。有時候溜個剪冰作轉彎,有的時候弄個T煞踩煞車,更多時候,只是不斷壓刃,持續往前。這些累積的痕跡,到後來會浮現心底,再也無法隱形。

 

意戀已經分不清楚,自己是因為想念他才去溜冰,還是溜冰時總是容易想起他。

 

依妍的「無糖紅茶隱喻」沒有錯,可是依妍忽略了一點,她和石懌昊並沒有那麼熟,除了不是他的女朋友之外,她並沒有特別到,可以打一通手機過去,質問他和學妹的關係。

就在依妍發表「無糖紅茶隱喻」的那天晚上,沁心學姐打來一通電話,告訴她,懌昊沒有跟前女友在一起,他那天其實是去找朋友,沒想到前女友也住同一棟,剛好遇到而已。

誤會是解開了,在這之後,兩人的聯繫卻是音訊全無。

 

七個月後──大三下學期

 

今天是「詩經」的第一堂課,詩經老師的上課方式很特別,她在一開場就說:「同學,既然會想要來修這一門課,應該對《詩經》有一些概念。現在,我要用點名的方式,請幾位同學上來黑板,寫下對《詩經》的感覺,之後,我們再針對這些心得作討論。」

意戀一聽到這段話,心中便直冒冷汗,她最怕這種要上台發揮臨場反應的上課方式,她只知道《詩經》是文學之祖,便腦子一片空白了,只能祈禱,自己的名字千萬不要被點名抽到。

詩經老師看著點名簿,陸陸續續喊出幾個名字,意戀沒有聽到自己的名字,倒是聽到一個很熟悉的人名:「林澄韻!」

當她聽到澄韻的名字時,大大鬆了一口氣,因為,那個名字是最後一個要上台的名額。

然後,她的好奇心來了,澄韻會在黑板上寫什麼?

意戀看著澄韻的背影,一開始澄韻很猶豫,遲遲無法下筆,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她下了壯士斷腕的決心寫下:我要跟詩經談戀愛!

嗯,很像是澄韻的風格,經典版的澄韻詩經心得。

接下來,就要觀察詩經老師對這份感想的回應了。

詩經老師的想法很開朗,黑板上各種奇奇怪怪的想法,她似乎都能一一為學生作全面的詮釋,就連澄韻的戀愛方程,詩經老師也只是笑一笑:「要不是看到這位同學這樣寫,我還真沒想到可以用這種方式來學習!這樣的方法很好,如果大家都可以用談戀愛的心,來讀《詩經》的話,一定可以學得很好。」

用談戀愛的心來學習?聽起來很美,很實用。

意戀在心中苦笑,但是,談戀愛本身就是一門很難修的課。

 

上完詩經課,意戀走回明美別墅,剛出學校後門,經過果汁攤位,她考慮了一會兒,決定買一瓶柳澄汁回宿舍,沒意外的話,整個下午,應該會跟依妍在宿舍窩著,現在可是春寒料峭的春天哪!

 

「妳是不是很喜歡喝柳橙汁?」

「為什麼這麼問?」

「難道不是?」

「我想,應該比較像是習慣。」

 

那時候的她,只覺得自己被買柳澄汁的習慣制約了,卻還沒有發現,對一個人的思念,也漸漸制約了她的生活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