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,正是豔陽高照的時候,意戀站在圖書館的二樓窗前,眼前呈現一片翠綠色的樹海。站在高處,她還有一項發現,這裡看得見那一大片相思林,黃色的花團開得正茂盛,陽光灑在花上,金黃色的光芒,耀眼動人。

原來,夏季處處跟戀情有關,相思樹和青梅,到處都是暗示。

心,只能隱隱作痛。

她知道,痛過了,一切將會好轉,相思淚流過的以後,代表的是,不再對那份相思執著。

鄰近的桌上放著《愛上浪漫》、《史蒂芬金談寫作》和《愛在大腦深處》。

意戀想看的書還有很多,她沒有帶背包過來裝書,先借這三本解解饞。

依妍看到她手上抱的三本書,睜大眼睛:「妳是不是情傷很嚴重?」

意戀一時沒聽懂:「才剛失戀而已,很難說嚴不嚴重吧?」

「那妳手上的書是怎麼一回事?」

她低頭看了手上的書名,忍不住笑出聲:「哦,妳想多了,這幾本書的內容其實跟書名看起來不太一樣,而且,我在以前就很想借來看了,跟情傷沒有關係。」

此時,依妍用一種欣慰的眼神望著她:「意戀,妳真的很堅強。」

「怎麼說?」

「才剛失戀,妳還有能力可以笑,而且笑得很開懷。我記得,澄韻第一次跟男朋友分手的時候,在宿舍哭了好幾個晚上,整天也都悶悶不樂。妳沒有這樣,真的很好。」

意戀親熱地勾著依妍的手臂:「有妳陪著,我還不懂珍惜,那才是浪費人生。有一點,妳也不算猜錯。」

「哪一點?」

兩個人各自抱著要借的書,走下樓梯。

「《愛上浪漫》和《愛在大腦深處》都跟愛情有關係,不過,兩本書都是用很理性的方式在解讀人的感情。要不是遇到感情上的挫折,我大概也不會馬上找來看。」

「妳不是說,之前就很想借了嗎?」

「因為覺得談戀愛也需要學習,可是沒有很大的學習動力。」她的嘴角揚起一抹自嘲的笑:「現在啊!我想,已經是必需學習的時候了,所以,來圖書館搬救兵。」

「那妳看完之後借我,我也要看。」

走出圖書館,已經是下午四點過後了。

意戀問:「妳肚子會不會很餓?」

「有一點,現在去買晚餐好像又太早。」

「那我們先把書拿回去宿舍放,再出來買吃的。」

 

約五點左右,意戀和依妍從「東籬館」走出來,準備覓食。

「我們去吃貓頭鷹的便當好不好?」依妍說。

「好啊,妳好像今天特別想去吃那家的便當?」

根據意戀對依妍的瞭解,對於決定吃喝的項目,依妍往往是被動的那個,而且,通常會想很久才作決定,難得今天她對吃貓頭鷹的便當,表現異常果斷。

「嗯!突然好想去喝那家店的紅茶。」

原來是想喝紅茶,所以目的是紅茶,不是便當。

對了,意戀想起來了,依妍每次去那家便當店用餐的時候,都會紅茶續杯,就算不在店裡內用,也會外帶一大包紅茶。

她們來到便當店門口,牆壁上依舊掛著那隻貓頭鷹,永遠是同一號表情,呆呆拙拙的大眼睛,憨傻的模樣。

「意戀,我覺得……」

依妍看著手中的冰紅茶,若有所思。

「嗯?」

「那件事,妳要不要先確定一下?」

意戀看向依妍,不太懂她的意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我是說,妳和他的誤會。我真的感覺,妳其實不用那麼快就急著傷心,雖然石懌昊做了一件曖昧度高的事,那只是表面上看起來,不是嗎?」

她指著冰紅茶說:「像這杯紅茶,本來都是加糖的,可是我這兩天喝到的,都是無糖。」

「所以?」

「我剛才跟阿姨聊了一下,她說店裡的紅茶只是前天晚上忘了加糖,並不是從此改成無糖。我愛喝有糖的紅茶,只是因為喝了一次無糖的,就放棄不再喝了,不是很可惜嗎?不是每家店的有糖紅茶,都可以符合我要的味道。」

聽起來是歪理,可是,意戀覺得自己被打動了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