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戀開始喜歡起,蘋果西打版的紅酒了。

「是吧?有時候,意外的東西有意外的驚喜。說到意外,這次回家,我阿嬤作了一件事,讓我嚇一大跳。」

「什麼事?」

讓依妍嚇一大跳,肯定是驚嚇,不是驚喜,意戀心想。

「我穿破洞牛仔褲回家,是新買的。結果,我回去睡了一個午覺之後,牛仔褲的洞全都不見了。」

「怎麼不見的?妳是說,變成正常的牛仔褲嗎?」

「隔天我要再穿的時候,我阿嬤很驕傲地說,她趁我昨天睡午覺的時候,就把那件褲子的破洞全都補好了。」

「……好溫馨的故事。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當依妍看到那件「正常」牛仔褲時,表情應該是嚇傻了。還有,那年代的阿嬤,女紅都是很厲害的,這個小故事讓意戀想起一個快要被遺忘的傳統美德。

依妍舉高紙杯:「乾杯吧!這就是人生啊!」

「乾杯!我今天晚上可以睡這裡嗎?睡在地板上的竹。」

「妳不介意睡地板的話。」

她們天馬行空地聊著,一開始試著適應純綷紅酒的味道,到後來,幾乎放棄,每次都要加一點蘋果西打,然後笑自己不是品嚐紅酒的專家。不知不覺,整瓶紅酒只剩空瓶,人沒有醉倒,反而是聊天至深夜,聊到睏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意戀不是很確定,是不是聊得太開心的緣故,還是紅酒的微醺在發酵,她的心裡最近藏了一個意外,在入睡前,她迷迷糊糊地說:「依妍,我好像……」

「嗯?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我好像喜歡上石懌昊了。」

 

天氣越來越熱,五月過後,進入梅雨季節,溜冰社的社課也常常因此暫停。

好不容易,今天大放晴,意戀終於可以背著大背包,來到睽違已久的溜冰場。

當她一到達目的地,沁心學姐便溜過來問:「意戀,妳不是說要搬家嗎?」

「嗯,已經找到要搬的地方了。」

「那需不需要幫忙?如果不是很遠的話,我和饅頭都可以騎機車幫忙,不一定要請家人過來。」

意戀的確是想直接請家人過來搬家,但是,聽沁心學姐這麼說,原來也有不一樣的解決方案。意戀開始思考,反正她還沒跟家人說要搬家的事,行李也不多,或許可以自己解決。

「對啊!有需要的話,說一聲,我們會支援。」饅頭學長說。

「嗯,我再想看看,有確定的話,再跟你們說。」

「那現在來討論一下社聚。」只見沁心學姐興奮地說:「我們期末社聚,就到饅頭家去!」

「去饅頭家?」

意戀發現,通常說到玩樂的部分,沁心學姐總是會莫名地開心。以往的期中、期末社聚,都是直接去附近的餐館,這次,沁心學姐不知是哪裡來的靈感,特別想到饅頭社長的私人空間。

可能也不太算吧!對某些人來說,饅頭社長的房間根本是公眾領域了。

「就是去我住的宿舍,意戀,妳有意見嗎?如果不反對的話,就決定了。」饅頭社長溫和地徵求她的想法。

意戀想了一下,並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原因:「好啊,可是我不知道你住在哪裡。」

「這個妳放心,當天會有人去負責去接送妳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