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

每回經過相思林,意戀特別會注意到它黃色的落花,總是在下課後。

昏黃的光線,下課後的慵懶,放慢的腳步,更容易捕捉到各角落的美感。

五月初夏,是相思樹的花季,風中飄著細細黃花絮,寄來隱約思念。

走在相思林的小徑,意戀回憶,剛進這所大學的時候,她曾經期盼,在這片相思林中可以看到傳說中的相思紅豆。偶然,她可以彎下腰,拾起一地紅色的相思。

經過時間洗禮,她漸漸曉得,自己的想法是痴人說夢話,她永遠無法在這種相思樹身上,看到半顆相思豆果實。

大一選修「現代詩選讀及習作」,她以相思樹為主題,作為寫詩的練習:

 

相思樹為了誰

在特定的季節

流下黃色的相思淚

卻執意忍住衝動

不結,紅色的相思果 〈相思樹不相思〉

 

這股靈感來源,是那時剛脫離一段青澀暗戀,對感情開始萌發新體悟。雖然選擇寫相思樹,卻絲毫不見浪漫感性的影子,只有理性成份居多。

初夏傍晚,微弱的光線斜斜灑下,相思樹的花與葉融和為無法言喻的朦朧。

相思樹的光與影啊……

是不是意味著,愛情的光明與黑暗?

「意戀,我們今天晚上來喝紅酒好不好?」

紅酒?老天爺在跟她開玩笑嗎?才剛想到朦朧兩個字,依妍就說想喝紅酒。

醉了之後,確實也有朦朧感,不過,只喝一點紅酒,應該不至於吧?

 

她們穿過相思林,回到明美別墅,在貓頭鷹便當店吃晚餐,吃飽後,就在7-11買了一瓶紅酒,帶回宿舍。

意戀拿著紅酒,有點興奮地對依妍說:「我要去妳的房間。」

「可以是可以,可是,妳最近為什麼特別喜歡來我房間?」

依妍拿出房間鑰匙,打開房門。

「因為妳的電風扇比較大台,吹起來很涼!」

將紅酒放在桌上後,她們兩人互相對看,這才發現一個新的問題:沒有紅酒開瓶器,怎麼喝?

她和依妍,之前也有在宿舍一起喝酒的經驗,只不過,喝的都是啤酒或氣泡酒,今天是兩人獨處的紅酒初體驗。

「我們再回到7-11。」依妍提議。

「為什麼?」

意戀想,依妍該不會是想把酒拿回去退?

「請店員幫我們開酒。」

「有這項服務嗎?」

「要去問看看,有賣酒的話,可能會有開瓶器。」

於是,兩人又回到她們買紅酒的那家7-11,剛開始遇到一位女店員,在依妍問說:「請問,可以幫我們開這瓶紅酒嗎?」之後,女店員遲疑了一下,請她們稍候。

不久,出來一位中年男子,興味地看著她們:「妳們要開酒?」

兩人點點頭。

他拿出類似開瓶器的器具,一邊開一邊說:「要不要買蘋果西打?配紅酒的話,味道還不錯。」

「好啊!」依妍大方順從,轉身拿了蘋果西打來櫃檯結帳。

回宿舍的路上,意戀看著那罐蘋果西打,真的跟紅酒很搭?

 

又回到依妍的房間,意戀坐在舖在地板的竹席上,盤腿而坐,她忍不住好奇心,開口問:「妳怎麼會買蘋果西打?如果不好喝怎麼辦?」

「都有膽子拿著酒回到7-11了,順便再買一罐蘋果西打,沒有什麼不好,我也想試試看味道。」

依妍從櫃子裡拿出紙杯,開始倒紅酒。

「也是,買完酒才發現不能開,又回去請人家幫忙開酒,滿蠢的。」       

「不覺得這樣很有趣嗎?做了一些蠢事,換來蘋果西打的訊息。就算不好喝,也是生活趣味。」

「我們還知道,原來7-11有開酒的服務。」

依妍倒完兩杯紅酒的量,遞了一杯給意戀:「妳先喝看看只有紅酒的味道,之後再加蘋果西打。」

意戀喝下一口,吞下肚後,皺起眉頭:「比想像中苦澀!」

雖然啤酒很難喝,可是紅酒也沒有想像中好喝。

依妍也喝了一口,從她的表情看起來,顯然頗有同感:「那我們再混蘋果西打看看。」

試喝混了蘋果西打的紅酒,兩人一致認為,有加比較好喝。

「好在有聽中年大叔的話,多買一罐蘋果西打回來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