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依妍的房間回到自己的房間,意戀便整個人筆直躺在床上,雙手朝上,發起呆來。

其實,要說是發呆也不完全,有時候她覺得自己在發呆,腦袋卻也閃過不少想法,只是那些想法都不是很費力,比較像是天馬行空式的胡思亂想。

不知道是不是春天的關係,靜謐的夜裡,空氣中散發出淡淡的怡人涼爽,再浮躁的心情,也能漸漸沉澱下來,對她來說,這種氛圍很適合用來發呆。

「他說的,會不會就是妳?」     

石懌昊難道真的在喜歡她?

這個念頭,意戀此時此刻開始正視,也許,會開始重視這種事情,也是因為她有點在乎他。

她現在回想起來,其實,意識到男生對自己可能有好感的那一刻,會有一股直覺閃過腦海,即是最初的啟發點。可是所謂的直覺,頻率振動的感應通常很微弱,敏感如她,也老是錯過,在當下不以為然,只能事後驀然回首,卻不是誰的伊人。

「嘉鈺事件」算是一個例子吧!一個落花有意,流水無情的範例,只是,對他的愧疚感消失得特別快。

人與人之間的交流,不論是哪一種情感,總有深淺之分,只有時間能慢慢證明。就像作家木心的經典名句:「友誼的深度,是雙方本身所具的深度。淺薄者的友誼是無深度可言的。」

想到這裡,意戀嘴角上揚,把那個嘉鈺哥的情感貶得這麼低,會不會太刻薄毒辣?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,嘉鈺哥的行為要不是那麼討人厭的話,她也不會這麼印象深刻。

還是想一想迷人的石懌昊吧!意戀不曉得自己是不是喜歡他,可是,想著這個男生,確實令人舒服多了,可能就是太舒服了,意戀漸漸感覺到睡意來襲,她腦中不斷重複著他的名字,石懌昊,石懌昊,石懌昊,石懌昊……

石懌昊好像有一個綽號,叫11號公車。

這是意戀睡著前的最後一個記憶。

 

自從在藍之戀討論過搬家之後,依妍和意戀開始有所行動,上下課的時候,藉機在同學間打探宿舍的消息,偶然經過某棟租屋大樓時,總會多看幾眼。

這天,溜冰場上,只來了四個人,沁心,饅頭,石懌昊和意戀。

「只有我們四個,去路溜吧!」沁心學姐熱情提議。

「剛好,我有中統一發票,我們直接溜去7-11買飲料喝!」饅頭社長附和。

意戀很認真的覺得,溜冰社的人超級會中統一發票。

「今天只是要路溜的話,我們把放鞋子的包背在身上溜,解散後就可以直接回去,不用再回到溜冰場了。」石懌昊建議。

「對,大家記得把自己的東西拿走,不要忘記了。」饅頭再次叮嚀。

黑漆漆的夜晚,能在若大的校園裡,盡情路溜,這大概是身為溜冰社社員的專屬福利吧!

溜啊!溜啊!風,在觸手可及的地方,速度再快一點,彷彿就可以乘風飛去。

「妳看起來心情不錯。」

石懌昊溜到她身旁,與她並肩而行。

「今天天氣好,很適合出來路溜,溜起來很痛快!」

她就算有壞情緒,一路溜著,在風中打轉,也都隨風遠逝,只留下爽朗的心。

「我在字典裡翻到妳的名字。」

意戀感覺到自己的心似乎多跳了一下:「你怎麼會翻到我的名字?」

「上學期的文字學,不是要用《說文解字》查自己的名字,然後用小篆的字體寫在考卷上嗎?我那時也用一般的字典查自己的名字,看字義跟《說文》的有沒有一樣。」

「結果有一樣嗎?」

「當然不一樣。剛好看到妳的名字印在上面。我查我的『懌』字時,也看到妳的『意』」

「所以?」他到底想說什麼?

石懌昊不把理由一次說到底,意戀的耳朵有點無所適從,實在不知道他說話的焦點落在哪裡。

「我看到『意戀戀』這個詞,妳想不到吧?妳的名字在字典裡是一個辭彙。」

「真的!那『意戀戀』是什麼意思?」

「流露出依依不捨的情態。我一開始還以為跟戀愛有關,它只是依依不捨的意思。」

「很多人聽到我的名字,都會覺得很美,沒想到還有真正的意義在。」

「哈囉!那邊的兩位,不要再顧著聊天了,快點溜過來!」

饅頭社長在校內的7-11門口前大喊,看樣子,他和沁心學姐已經先到達有一段時間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亦若是 的頭像
亦若是

亦若是,說窟事

亦若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